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正文 第三卷第三十八章自相残杀

正文 第三卷第三十八章自相残杀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噗哧”

    为了防止赵信反抗,树干上的倒刺皆长了数倍,将赵信原本就萎靡的身体瞬间穿透,鲜血如流,浸湿了一大片的树干。看起来这个招式蔺木经常用,所以很是得心应手,知道怎么办能让人失去战斗力,这一点他就被赵信做的好多了。

    虽然赵信对战斗很有自信,但是对于自己的血脉却没有那么了解,就像是自己原本的血脉,自己也只是会一个吞噬而已,而最强战力居然还是在自己失去意识的时候。昌意血脉只有一个融合,如今自己还不能控制,吞噬之后几乎都被融合了,所以效果微乎甚微,就这次的冰蟾心算是一个意外了。除了这两点赵信真正战斗起来,反倒用不上自己原本的血脉,无论是吞噬的吕氏的炎火,周氏的烛火,还是李氏冰脉,甚至连阵图都是别人的。这不是说自己的血脉没有用,而是自己还没有真正赵信自己血脉强悍的地方,当初的《不死法门》也只是将激发血脉能力的方法而已,反倒没有最关键的如何使用血脉之力。

    当然,血脉的千变万化,能够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但赵信却翻来覆去的只有那几个招式,这也是每次战斗赵信最吃亏的地方。赵信不是不想变化,但是自己的血脉自己不懂,至于无论火脉还是冰脉终于还是吞噬过来的,终归不是正宗,所以有很多的东西是自己得不到的,毕竟传承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明白的,都是万古流传的。而这种东西是没有人能够教自己的,除了拥有和自己一样的血脉传承者,当然如今自己的赵氏血脉存活于世的,也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所以说赵信的处境十分的尴尬,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摸索,没有引路人,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摸索。

    “去死吧”

    就在“死透”的赵信距离蔺木只有短短的几米的时候,赵信突然暴起,琴额木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正中蔺木的天灵。而那牢牢贴在他脸上的面具也在瞬间化为了齑粉,露出了一张极其扭曲的脸,说是脸都算是赵信心态好,因为那明显就是一堆交缠挤压在一起的碎肉,除了两只突兀能够清晰的看清楚血管的眼睛外,其他的五官根本就看不到了。

    “啊……”

    中了赵信奋力的一击琴额木,蔺木并没有立刻死掉,反倒仰天大吼,声音如同啸林的猛虎,震彻天地,而那满头的黑发也暴涨,不一会儿就像是无数的触手一般整整遮住了半边天。

    “蔺木疯了,这个混蛋到底做了什么?”

    远远躲开的赵信,看着这如同疯了一样的蔺木,在看一眼惊慌大喊的冷武,心中顿觉这件事貌似要闹大。可以说几人中自己是对不了解对方的了,但是中了自己的琴额木还能够不死,光是这一点赵信就不敢再小瞧对方,因为这是连赵信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再中了琴额木后能够完好无损,当然前提是对方要赵信自己血脉传承的位置,毕竟自己的玄鸟神魂可不在头部。

    “跑……”

    柔大喊了一声,语气中充满了恐惧的韵味,不过她可不是冲冷武喊的,而是满身血污的朝赵信大喊,看来和冷武的战斗也让她受了很严重的伤。

    “轰……”

    冰面不断的开裂,从地下穿上来无数的巨大的树干,而这个时候冷武也顾不上对付柔了,转身飞快的逃跑,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但是还没有走出几米,就被叫喊的蔺木跟上了,而赵信则趁着这个机会到了柔的身边,怎么说对方也比自己了解这个蔺木一点,面对似乎已经疯掉了的蔺木,最起码现在两个人是在统一战线上的。

    “你竟然恩能够让蔺木受伤,看来我们都小瞧你了”赵信刚到柔身边,就听对方在夸自己,不过再看眼前的情景,总感觉有些言不由衷。

    “这个家伙是在发什么疯?”看着追着冷武满地跑的蔺木,赵信有些傻眼了,就算对方真的疯了,为什么要追着对方冷武跑呢?要知道这里可不止冷武自己。

    “哼,那是因为他是最先动的,蔺木发疯后攻击的一般都是最先动的”柔冷笑道,看样子她对蔺木很了解,同时对冷武如今的下场也感觉很解气。

    “难道冷武不知道吗?”赵信觉得柔的话有水分,既然他们三人相识,而按照他们之前所说,冷武和蔺木的关系比柔要好多了,冷武没有理由不知道蔺木这个秘密的。但是这回柔可没有给赵信解惑,而是一副爱信不信的样子,沉默不语。

    “既然你不想说的话,那么抱歉,我没有任何义务和你在一起了”赵信之所以能够如此“绝情”是有原因的,因为自己无意间看到了这个妖族女子的左腿正不断的淌着血,除了像自己这样拥有恢复能力的血脉外,其余血脉传承者想要恢复身体可是非常难的。

    见赵信真的要走,柔顿时急了,她也知道自己的伤势如何,如果想要逃跑必须要赵信的帮忙,被逼无奈,她也只能道出实情:“你别走了,我告诉你,其实刚才我没有骗你,只是受伤后的蔺木是敌我不分的,就算所有人都不动,他还是选择威胁最大的人攻击”。

    “威胁最大的人?这么说如果那个人被解决后,就该轮到咱们了呗?”之前因为蔺木的疏忽,让赵信钻了空子,能够伤到他,但现在赵信可没有这个把握了。特别是听到了这个消息后,顿觉头上升起了一层阴云,自己好像无意间捅了一个马蜂窝,本想用琴额木杀了他,但是不仅没有杀掉对方,反倒弄巧成拙的引来一个更大的麻烦。

    “对的,所以咱们只能在冷武没有被杀掉之前,逃离这里”柔小声的回道。

    “刚才你不想说,估计是在给自己留一个退路吧”赵信突然想到对方为什么要隐藏了,她现在行动不便,如果冷武被解决了的话,她也可以趁着自己不知道实情而为她拖延一些时间。

    “毕竟咱们两个不相识,我可不想全都说出来”柔也在据理力争。

    “嘭……”

    就在两个还在“废话”的时候,冷武已经有些败意,这个时候赵信才发现这冷武也是冰系传承者,这个妖族中还是比较少见的,就在其挥着冰刀披荆斩棘的时候,一根巨大的树干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

    “带上我跑,我知道一条近路”见赵信已经有了退意,柔急忙出声喊住赵信,因为害怕以至于声音有些颤抖。(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