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正文 第三卷第三十九章进退两难

正文 第三卷第三十九章进退两难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近路?”

    其实正如柔心中所想,得知一切的赵信已经打算逃跑了,但是听了柔的话,还有看了一眼比自己更临近门的蔺木和冷武后,为了能活命的赵信还是选择相信柔,因为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够在蔺木的“眼皮子低下”成功的出了那扇门。(〈?网[

    一把抱起柔的身体,赵信急问出去的路,而柔则指向了空间的深处,赵信也不迟疑,快的奔向那个方向。而这个时候,已经将冷武“解决”差不多的蔺木也注意到了赵信两人,胸口一收冷武已经冰冷的身体随着巨树,进入到了蔺木的体内,微微抖了抖身子,居然将冷武就这么消化了。

    “前面左拐”

    “接下来右拐”

    看来这个柔对今天这件事情准备很久了,在她的指挥下赵信将自身的度开启到最大,在冰川中自由的穿梭,不过这个地儿还真是大,赵信如此奔驰都没有看到房内的边缘,甚至赵信都怀疑这里是不是一个结界,就像是亮魔的结界一样。

    “隆隆”

    就在赵信还是寻找出路的时候,蔺木已经追上来了,相比左转右绕的赵信,蔺木就直接多了,巨树开路将一些挡住去路的东西全都毁掉。三个人之间的距离被飞的拉近,柔看到之后顿时被吓坏,急忙惊恐大喊,还不住的捶打着赵信的胸口。而赵信则比她还要焦急,毕竟自己刚刚得到冰蟾心,又因此实力大增,怎么会想在这里翻船呢。

    “还有多远?”已经跑了这么久,赵信完全就没有看到边缘,更别说是门了,心中不由得开始怀疑柔说话的真实性。

    “前面,前面那个冰雕……”妖族女子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冰雕大叫道。

    赵信闻言急忙跑过去,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出口,由于之前被蔺木伤的很重,幸而自己能够恢复,不过这么长时间的奔命,赵信的身体也已经有些出负荷了。特别是在没有看到出口的时候,一直憋着的那一口气,也吐了出去,脚步不稳,身体一个酿跄,突然跌倒在地,而那妖族女子也顺手甩了出去。

    “啊……”

    一声拉长的尾音,妖族女子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并连续做了数个漂亮的后空翻动作,直直的摔了下去,震裂了一大片的冰面。

    “你没事吧?”赵信想要去问候一下,却现自己已经被蔺木盯上了,强忍着身体剧烈的疼痛,飞了出去。

    “死……”虽然精神已经错乱了,但是蔺木杀人的想法却一直没有改变,声势浩荡的冲过来。赵信连搭了十余个冰盾作为保护,但是当自己回过头的时候却吃惊的现刚才摔落在此的妖族女子柔已经不见踪影了,只剩下了一个凹下去的坑而已。

    看了眼四下无人之后,赵信知道自己被耍了,他们肯定是已经到达出去的地方了,而柔只是没说而已,刚才趁着自己慌神的功夫逃了出去。赵信的心中一冷,这种背出卖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一点错也没有,幸好赵信也算是适应了,不然的话很容易气背过去。

    “蔺木,你在干什么?”

    就在赵信即将被蔺木的长包裹的时候,远处暴出一声惊吼,声音如同洪钟连地面都跟着震颤,更别说人了,赵信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不过效果也很是显著的,这一声震吼使得蔺木微微一怔,似乎忘记了要攻击赵信。不知道是自己要转运,还是天道这段时间不打算针对自己了,总之这几次都有贵人相助。

    正当赵信打算松一口气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在身前了,说话的人是一个老者,长眉苍,一身灰色的长衫,手持一根龙头拐棍,如果不是刚才看过这老者展示了身手的话,都可能认为这就是一普通的将朽老头而已。

    “你是何人?怎么会在这里?”只见那看着用龙头拐杖轻轻的敲了蔺木的头一下,那蔺木顿时安静了许多,神情也没有那么疯狂了。

    “在下只是新一届的弟子,导师是邪媚导师,因走错了路,误闯这里,这才遭受了这位师兄的暴走…”赵信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副说辞,快的说出来。

    “他怎么会暴走呢?你没看到别人吗?”老者点了点头,似乎信了赵信的话,老者看了一圈周围,微微皱了皱眉头,让赵信顿时将心思提到了嗓子眼,自己可是偷了东西的。看样子这老者应该是这三人的导师,因为自己偷东西导致这三个弟子一个负伤逃跑,一个疯了,一个死了这样的事情自如果说出来的话,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我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位了疯的师兄了,至于其他人我没有见过啊”信口胡说这样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干了,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人,无论赵信说什么也都无处考证了。

    “这里明显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你刚才说你是新一届的弟子?如果我得到的消息没有错的话,邪媚刚刚收的弟子没有花甲始龀境界的吧?你到底是什么人?”老者突然加重语气,一股无形的威压瞬间将赵信包围,一时间连喘气都变得困难的多了。

    “我确实是邪媚导师的弟子…您老…可以…去…核实,我只是…这几…天…突破了…而已”赵信说话越来越艰难,如果对方再继续下去的话,赵信都怀疑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扛的住。

    “你最好祈祷自己刚才没有说慌,因为等蔺木清醒后,你想改也晚了”说着老者讲手搭在蔺木的头上,一团光华在他青筋暴起的手掌下闪过,罩在了蔺木的头上。短瞬后老者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显然是因为蔺木的伤势而疑惑,他不知道的是在身旁的这个偷摸将琴额木放入怀中的男子就是凶手。

    看着老者给蔺木疗伤,赵信则心急如焚,因为当蔺木醒来的时候,自己的谎言就会被揭露,那时候甚至都不用这老者动手,光是蔺木一个人都够自己喝一壶的了。看对方的样子即使知道自己真的是邪媚的弟子也不会因此就放过自己的。现在赵信绝对是进退两难,不知道该不该将实话说出来,说出来是死,不说出来等蔺木说出来的话,只会更惨。至于逃跑这种事赵信连想都不敢想,他的弟子都这么强,更别说身为导师的老者了,肯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传承者。8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