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正文 第三卷第四十二章兵不厌诈

正文 第三卷第四十二章兵不厌诈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步,我在这里”

    距离门口还有一小距离的时候,赵信放声大喊,希望能够引起花一步等人的注意,但是结果却让他失望了,可能是因为已经走远了,所以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看来只能从门走出去了。

    “小子你跑不了了”

    赵信想要走,但是那老者可是不会同意的,震破了五个阵图之后,眨眼间就追上了赵信,这一次他直接下了杀手,就连冰蟾心也不问了,显然在他的心中,赵信的位置已经高过冰蟾心了。

    “我本来也没想跑”

    赵信随意的回了一句,便低下头双手结法印,老者见状急忙看向四周,以防被赵信阴了一手,毕竟这个小子的鬼心眼太多,提防着一点终归是没有错的,万一被阴了就真的不好了,谁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压箱底的技能没有出。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对方见自己停下来之后,竟头也不回的逃跑了,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被这个小子给耍了。

    “混蛋,如果让我抓住你,你死定了”

    老者被气得山羊胡都快翘起来了,并且他的速度可比受了伤的赵信要快太多了,如果说他是兔跑,赵信的速度无异于龟爬,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尽管赵信已经很用力了,但还是很快就被对手追上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说你为什么就这么傻呢”赵信摇了摇头,似是有些为对方不值。

    “你不用在这里装神弄鬼”老者冷眼看向赵信,直接动手。

    “困”

    随着赵信的一声大喝,就在老者的身体距离赵信只有不足十余米的时候,数道光柱闪烁着荧辉,再次将白发老者困在了其中,而白发老者虽然因为小心再小心最终还是被算计了愤然,但是这个困阵根本不管用也是事实。

    “同样的事情你做这么多遍,就不嫌累吗?再说不管如何,你都必死无疑,就这么困我,顶多也是让你多苟活一会儿而已”白发老者的话很张狂,但是却也是事实。不过他的话音还没落,就发现了自己脚下的异样,当他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坚冰给包裹住了,并且以非常快的速度侵蚀自己的全身。

    发现了这个事情之后,白发老者先是一愣,随后突然瞪圆了眼睛看向赵信,让他吃惊的不是赵信困住了自己,而是赵信居然是冰脉传承者,这一点是他完全没料到的。因为赵信最开始用的是火脉,而由于火脉和冰脉本就是相克的,所以任谁也不会想到赵信居然有两个完全不相关的血脉传承。而这个时候,白发老者也明白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冰蟾心的归属,之前以为赵信是火脉传承者,所以就没有往这方面想,但是现在知道他是冰脉传承者就不一样了。

    “冰封”

    赵信不管精血的消耗,不住的往脚下灌输精气,而白发老者身上的坚冰越结越厚,不一会几乎连人都看不清楚了。这个时候赵信也没有闲着,拿出了琴额木冲向了白发老者。这一些发生的非常快,从白发老者被困阵封住,到后来赵信提着琴额木跑过去几乎就用了几个眨眼的时间,其实赵信也明白,如果自己继续逃跑的话,结果还是会被对方追上,自己的困阵根本就困不住对方多久。

    而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拼一把了,这样的话活命的几率要大了许多。赵信能够活到现在自己的胆识占一部分功劳,最关键的是赵信能够审时夺势,每次都能够在正确的时机做出正确的选择。

    “死……”

    赵信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中不断的回荡,琴额木上燃起了数丈的烈火,奋力一击劈向了已经冻成冰塑的白发老者。烈焰在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转瞬间就劈砍在了那白发老者的头上。

    “咣当”

    琴额木狠狠的砸在了白发老者头部的位置,顿时一道玄青色震荡的能量波冲击开去,做为冲击第一热赵信差点将琴额木脱手,身体也无法保持住,倒飞了出去。再观白发老者的位置,在巨响之下,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但人已经消失不见了。看到这一幕后赵信心中“咯噔”一下子,顿时一种不祥,之后连想也不敢想,快速的飞离原地。

    “现在才反应过来,太晚了”

    正当赵信走出去还没有十余步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白发老者那烦人的声音,可赵信一点对方的气息都没有感受到,这白发老者就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不过虽然赵信的攻击没有对白发老者造成了什么实质的伤害,但是可以看出的是这白发老者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从容与淡然,双目紧盯着赵信,连续的吃亏让他对赵信的提防上升了一个心的层次,这还是他第一次在面对一个花甲境界的传承者时,有这样的感受呢,光是这一点赵信就足以自傲了。

    “我会好好的折磨你的,没想到你居然是冰火双脉,看来我这次眼拙了,不过冰火是绝对不能共存的,我相信你肯定还有别的秘密。而那个冰蟾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和你有关系,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就算你说没有阴谋我都不相信,至于蔺木为什么要保护你?那就是后话了……”白发老者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没想到他居然看穿了赵信和蔺木两个人有猫腻,也确实,赵信现在回想起来也蔺木的话当时说的有些太刻意了。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么我也没有意义了,动手吧”赵信知道对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特别是经过之前的事情,赵信也不相信对方会放过自己,多说无益,再说就算赵信现在一心求死,那个白发老者也不一定敢动手。

    果真,看到赵信一反常态的没有了反抗的情绪,倒是让白发老者有些不安了,因为吃过太多的亏了,他现在不确定赵信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一年被蛇咬十朝怕井绳,反正赵信已经是俎上鱼肉了,谨慎一点总没有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那些亡命之徒临死之前的反击才是最可怕的,虽然赵信并不想亡命之人,但是白发老者也不得不防,毕竟赵信的心思太重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