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正文 第三卷第六十一章结封印

正文 第三卷第六十一章结封印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赵信将精血凝聚成线,在血脉根源中凝出了一个方阵型,但是总感觉不太完美,因为在此穆胖子还说了一个很值得注意的事情,那就是一旦封印结成,那就是永久的了,也就是说没有办法改变了,所以赵信还需要不断地更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认真,就连被关紧闭的古狼也回来了,虽然去的时间没有多久,但是从他那惊慌的神色还是可以看出,那个地方很是恐怖,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让一个花甲境界的传承者变成这样子。但是回来之后,穆胖子还是将刚才自己所说又跟他讲了一遍,虽然看样子还是心有余悸的,但还是很快就进入入定状态,对于他们这种境界的人来说,什么也没有学习知识更加的重要。

    修行无岁月,转眼已千年,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一旦入定就很容易让人忘记时间,因为自己的精神全都集中在一个diǎn了,对于外界的事情根本就不关心,所以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小半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赵信凝成了一个基本的形状,那就是圆形,圆形是最近接完美的图案,因为它没有棱角,所以很难找到破绽,这也加大了封印的成功率。

    形状定了下来,赵信又在圆形中央加固了一个五芒星,这个创意还是来自于自己阳炎眼中的星芒阵,更是有五行相生相克的意思,自己现在拥有冰和阴阳火血脉,更好能够实现相克,至于自己的吞噬和融合血脉现在还不能放入其中,因为自己的一旦控制不好的话,冰火双容易被融合之后吞噬,那样的话就是给自己挖坑了。

    况且赵信看准的也不是现在,而是未来的日子,如果自己能够吞噬金木土三脉加上自己现有的火与冰的话,勉强能够凑成五行,那样的话自己的封印就厉害了,无论封印什么样的传承者都能加大成功的几率。

    借助着九宫八卦阵的灵感,赵信尝试着将五芒星中连接起来,居然一下子就成功了,毕竟都是自己的精血很容易完成,最困难的就是将冰脉和火脉的放入这五芒星阵之中。但是那需要自己慢慢去尝试,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结成封印刻在血脉根源之上。

    这个结成封印是封印最关键的一diǎn,根据穆胖子所讲,血脉根源上的纹络都是传承下来的,是血脉自主凝成的,也就说现在赵信的血脉根源就是玄嚣的血脉根源的模样。不过只是最开始的一个模样,这回随着完善自己的血脉也就是境界越强而发生着改变,直到最后完全继承血脉为止。

    而结成封印之所以说是关键,那是因为结成封印需要更改自己血脉根源上的纹络,刻下属于自己的印记,这样的话解开封印也只有自己能够做到了,这就是专属性。

    改变血脉根源的纹络说起来容易,实际上是非常难的,因为不仅是玄嚣,每一个传承人最强大的就是自己的血脉根源,不然的话也不会万古流传,更改纹络无异于逆天改命,是非常关键的一diǎn,这也就证明为什么说花甲境界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境界。因为在花甲之前,传承者拥有的是各自传承人的血脉,而在花甲之后就需要打造属于自己的血脉了,这也是在原始的境界上强化血脉,使之青出于蓝胜于蓝。

    很快赵信就找到了自己血脉原始的封印位置,之前自己一直不懂自己血脉根源上的图案是什么意思,而这个时候而自从听穆胖子讲完之后终于明白了,所以也很好找血脉根源上玄嚣的封印图案。虽然看起来很模糊,但是赵信还是能够看清那是一个类似于水滴的图案,赵信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个水滴图案更改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催动精血,存于玄鸟神魂的体内,当储存到一定能量的时候,集于一diǎn不断地冲击着血脉根源的上的图案,这种方法看起来很暴力,但却是唯一的办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抹去传承中的印记。

    “嗡……”

    刚刚碰触了自己的血脉根源一下子,赵信只觉头中顿时嗡嗡作响,全身都抽搐了一下,玄鸟神魂更是差diǎn都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并发出了一声哀鸣。这就是血脉根源对传承者的重要性,即使赵信已经有所准备了,但还是有些承受不住这种来自灵魂的痛苦。

    缓了好久,赵信鼓起勇气再次冲击血脉根源,结果还是一样的,连续两次赵信感觉自己的精血都快要混乱了,自己更是没有了继续的**,实在是太难了。

    这次赵信缓的时间更久,直到身体没有一丝的不适后才决定再次冲击,重新聚集精血后深吸了一口气,对准一diǎn再次冲击,血脉根源再次颤抖,精血变得极不稳定。不过这一次赵信就认准了一diǎn,不管不顾的继续冲,直到冲洗掉一丁diǎn之后才停了下来。这一次快要将赵信折磨死了,才堪堪除掉了不到百分之一的水滴纹络,几乎是微不可见的,赵信一想到还要如此来上九十九次,就感觉自己不如直接自杀了,那样也许会更痛快一些,实在是太折磨人了,这比多次濒临死亡的战斗还要难熬。

    但是没有办法,赵信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一直走下去,就赌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这种钻心的疼痛如同拿刀剜下指甲,去钻肉一样,当然疼痛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自己的精血和血脉根源相连,一个不小心精血容易在自己的神魂中爆开,那样的话自己可不是一命呜呼那么简单了。

    这是赵信第一次承受如此难忍的痛苦,很多时候赵信自己都已经自己已经死掉了,但是在停下之后发现自己还活着。每一次冲击后赵信都要休息很久的时间,并且一次比一次久,一个月匆匆过去,赵信终于除去了一半。但是本人几乎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仿佛已经生无可恋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