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一卷 炎黄使者 第八章 夸父氏后裔

第一卷 炎黄使者 第八章 夸父氏后裔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说完,荒将手伸入怀中自怀中拿出一个黄色的物体,并放在了枯树之上。

    赵信仔细看去竟是一条黄色的小蛇,蛇约三寸,通体发黄,放在枯树之上竟然还吐着蛇信子,显然是活的。

    黄色小蛇被放在枯树上之后便如同黏在上面一样丝毫没有掉下来的迹象,而且还在上面轻松的盘旋,可就在这时这棵原本已经干枯的树开始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只在呼吸之间枯树的树缝中竟长出了新的树芽,接着这些树芽如同雨后春笋般将整棵树重新装饰了一般,焕发出新的生机。

    赵信被眼前的景色完全惊呆,这种朽木逢春的情况活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见到,就像是上古期间的神技一样,让赵信都产生了怀疑。

    虽然赵信血脉中是不死金身,但是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却只是听说过不曾见过。这让赵信想到了一个八大神族—神农氏,或许只有他们才会见过这种情况。

    这一切似乎只是一个开始,只在短瞬间这棵枯树便化为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完全没有之前的样子。

    “这是……?”赵信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荒。

    还没等荒回答,赵信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自面前的大树中发出。

    金光大盛,正片天空似乎都被金色染过一般,刺得赵信根本睁不开眼睛。

    十分强烈的拉扯感,霎时间将赵信包围,正当赵信以为身体就此要被撕裂的时候一些都停止了。

    没有了刺眼的金光,赵信睁开了眼睛赫然的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茂密的丛林全然不见,那棵参天大树也没有了踪影。

    巍峨的山峰盘盈数千里,峭壁上没有满山的苍翠,除了点点星辉光秃秃的别无他物。顺着山峰下看去只有十余个草屋的小村庄,一条溪流在村前前方流过,几个巨汉正在俯下身子喝着溪水,全然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

    “夸父,不死金身赵氏的后裔来见。”

    赵信和荒的到来似乎并没有能引起夸父氏人的注意,荒只能闷声的喊出来。

    话音刚落,赵信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向自己扑来,虽然气息给自己的感觉很强,但是赵信知道这是试探。

    眼中金芒乍现,金色纹络在眼中渐渐成型,将自身的气息放到最大反击给了向自己扑来的气息。

    虽说赵氏在诺大的守护者体系中并不是最强的,但是实力也能处于中游。加上赵信本是直系第三血脉极为纯净,所以实力全开还是十分强横的。

    探视的气息和赵信的气息一遇便散,而那种不必言语的比试也随之结束。

    “咳咳……”

    赵信强行抵住有些翻涌的血气,眼光汇聚在村中较大的草屋之上。

    “哈哈……不死金身赵氏还算不赖”茅草屋中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夸父一族的实力也不减当年啊”赵信哈哈一笑随着荒的引路走进村落中。

    不过就在刚才的比拼中赵信知道自己已然输了,对方是从非常远的距离对自己进行试探,而自己只是进行反抗,这种难度根本就不处在一个实力的。当然主要的还是赵信的刚刚被毒瘴侵蚀了身体还没有缓过了,再加上疲惫的赶路和这转换时空的后遗症让赵信十分的虚弱。

    “哎,老了啊。”赵信心中喃喃,不过输了就是输了,并没有任何的借口可以用来讲。借口自古以来都是胜者的,而不属于失败者。

    “不死金身赵氏一族,乃我夸父氏的旧友,如今有朋自远方来不知所为何事啊?”

    进得茅屋之内,一位长相粗矿身高足足有两丈的老者位于上首,此时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也没得什么事情,只是想询问一事,望能求解。”赵信早已看透了人情冷暖之事,对于如今夸父这种较为淡漠的态度也十分淡然。

    “哦,寻事而来,不知阁下是第几代赵氏后裔?”夸父并没有顺着赵信的话说,反之询问。

    赵信微微一笑回道:“不死金身赵氏第三代赵信”

    “第三代?”夸父听后眼神一聚,神情骤变。

    “夸父氏五十三夸父见过赵信大人”夸父自座位上站起身子躬身敬道。

    “不必多礼,起身便是。”赵信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之变化,颇感意外。

    “不知赵信大人所为何事,竟亲自屈身前来,如此之事唤作晚辈前来即可了。”夸父重回座椅之上探问道。

    “此事重大不易托付于他人,另外除我之外赵氏并未有其他后裔。”赵信并未隐瞒自己并无后代,再说这种事情只要稍一打听便知,也不必有所隐瞒,只是这夸父氏消息不通才会不知。

    “难道您?哎……虽说血脉强不过三代,不过您也不必强求了吧。”夸父深深的看了赵信一眼,摇头惋惜道。

    “您是否是来问那件事的。”夸父好像知道了赵信所求之事,思索一阵后问道。

    “正是”赵信心照不宣的应道。

    “我祖上自知早会有这一天的,那样东西我们一直保存着。”夸父好像瞬间老了几十岁般,起身走向赵信。

    “实不相瞒,我感觉自身的寿命已尽,只是想最后拼搏一下,夸父不必为我惋惜”赵信看向夸父,微微一笑。

    “那件东西就在我们这村落之中,见您这日有些疲惫还是休息一日,明日再随我前去取出。”

    “好”赵信也确实有些疲惫,昏胀的脑袋如果不是靠意志强挺着,恐怕早已昏睡过去了。

    走到夸父给自己安排的草屋之内,赵信如同结了冻的肉块,倒头便睡。

    “如此心境之人着实让我们佩服”

    还是夸父的草屋之内,不过此时却站满了巨人,皆是夸父氏族人。而位于上首位置发话的正是之前有些老态龙钟的夸父,不过此时却是精神迥异。

    “为了保存自家的血脉而胆敢背负断尘绝后千古骂名实属第一人”夸父的下首一位看似身份颇为高崇的老人接道。

    “不死金身赵氏不亏为那人最为纯正的血脉,真是让我们佩服。”另一位身份也不低的老人感叹道。

    “是啊,如此一比我等不得不趋于下风。要知道,这个赵信说了自己的寿命将近了。”夸父犀利的眼光扫向屋内众人若有所意轻喝道。

    “将自己逼上绝路,釜底抽薪不留退路。”之前那位身份颇为崇的老者若有所思。

    “不成功则成仁”另一位身份不低的老人低下了头。

    “荒,你是我族五十三代中最有抱负之人,这次或许就是能实现你抱负的一个机会,我命令你这次跟着赵信大人前去,祝之一臂之力。”夸父似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重新焕发了精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