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三十九章“收获”~求收藏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三十九章“收获”~求收藏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次赵信沉睡了大概有数日之久,在醒来之时身体还有些虚弱,不过并无大碍。

    出得房内,走到大厅之中只见荒把玩小天甚是开心,不过看来小天有些萎靡不振,任凭荒玩弄。

    “信爷,你醒了?”荒无意中看到站在身后的赵信,眉笑颜开。虽说那一日荒几乎被冻僵,可借仅存那一丝的意识知道了是赵信舍命救了自己,至此荒便下定了心思非赵信不随。如今,见得赵信醒来,荒自然难免心中的狂喜。

    “信爷,那日您的救命……”荒的话还未说尽便被赵信拦下。

    “荒,莫要再说了”赵信揉了揉眉头,温声道。

    “荒并不是要说救命之事,只是荒发觉自从饮下信爷的精血之后,身体不仅健硕许多,似乎还有了信爷的金身之体”。

    赵信顿时来了精神,走到了荒的面前在荒的手臂上轻划出一道伤口,果真如荒所说,眨眼间便已恢复如初。

    没想到自己的精血还有如此之功效,赵信自是又喜又惊,喜的是自己精血竟是一个天生的良药,惊得是这也是一大隐患,若是他人知晓难免会抛开一切来追杀自己。

    “对了,信爷,你昏睡的这段时间,我发现这小天一直没精打采的,会不会是生病了罢?”

    荒一手将趴在一旁的小天提起,只见小天搭耸着脑袋,双眼无神,甚是萎靡。

    赵信刚才也发现了小天的问题,并以为只是荒所为,但是现在听荒一讲,便知事情不是如此,更何况荒下手也是知轻重的。

    “它是不是饿了?”要说这小天生病是绝无可能的,不说这魔兽血脉异常的强悍不会生病,就算真的生病也是中毒所致,但是观其颜色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由此推敲,赵信大胆的说道。

    “饿了?”荒抓了抓小天的瘪瘪的肚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虽说荒和赵信也并不是不食五谷,但是饿上几日,也没有什么感觉。没想到这几日小天魔兽未进食,这腹中便已觉得空无一物。

    “那他吃什么啊?不如我出福地买些魔兽的肉材,来喂食?”要知道这小洞天本属于封闭的空间,根本没有什么吃食之物,遂在各族进入之时,都会大量的储备食物以备不时之需。

    当然也有人在这里做一些吃食的买卖,为一些贪嘴之人来解口舌之瘾,可是如今却大大不同,仅仅是血精子代价便让那些馋嘴之人不敢挥霍,也很少有人光顾那些吃食的买卖了,更多的人选择将捕猎的凶兽取出血精子,剔其皮骨交易,而那**则作为食物。

    “难道,你让小天去吃自己同类的肉吗?”赵信摸了摸小天的头部,玩笑道。

    “也是,况且我们也没有血精子可以去买些食物”说到此,只闻得一声腹鸣,荒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赵信也哈哈一笑,自怀中拿出了从李亮几人身上搜出的血精子,在荒面前晃了一圈。

    “信爷,您这是?”荒见得血精子自是欣喜若狂,但也颇感疑惑。

    “这是咱们前几日一战后的收获”赵信说到此,想起了那封信便拿出。

    荒接过赵信手中的血精子爱不释手,而小天似乎也来了精神,渴望的看着那血精子。

    “信爷,这小天似乎想吃血精子”荒看出了小天的想法,不过自己不敢做定夺,只好请示赵信。

    “它若喜欢吃了便是,但是你可别吃,不然我可不好救你”想起自己的那生死时刻,赵信不寒而栗,也只有自己的不死金身血脉才能经得住那血精子的摧残。

    荒嘿嘿一笑,十分小心的拿出一滴血精子放在小天嘴前,谁知小天毫不客气,一口吞下,因慌张竟然还咬到了荒的手指。

    “信爷,这个小畜生在吸我的血呢”没等赵信打开信封,荒一声蛮吼,将小天甩了出去。

    “吸血?”赵信看了眼荒红肿的手指,还有那小天意犹未尽的神情,心道,这凶兽难道对我的血有兴趣。

    因赵信输精血给荒,所以荒的血液中也含有那一丝的自己血脉中的恢复力,那么由此可见,这小天跟着自己就是为了自己的血液,或者以此为食。

    “好了,不要管它了,这血精子都交于你,你是不是有日子没见苏妮了,今日你就去看看她吧,随便如果可以的话让她将这血精子重新炼制,以便咱们吸收”。赵信自知荒在这福地中很无聊,不然也不会以欺负小天为乐,不如让荒出去见见苏妮,随便还能将这血精子炼制了,何乐不为。

    “信爷,你不会是想借我之手让苏妮给白白炼制吧”荒一语道破赵信的心思。

    “那你的意思,你不去了呗?也罢,到时候我自己去炼制也一样,不就是有些炼制的报酬嘛”赵信反客为主。

    “别,信爷,我去”荒急忙应道,转身就跑。

    “等我送你出去,还有你知道苏氏福地在哪吗?”赵信大喊一声,见荒心急如焚的样子顿觉好笑。

    “知道,我们早都有了自己的联络方式”荒给了赵信一个放心的手势,吼道。

    “小心别把血精子弄丢了”赵信心意所致,这院中的大门随之敞开,在看去,荒早已不见了踪影。

    赵信心中一阵苦笑,小天似乎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站在赵信身边朝荒走远的方向低声嘶吼,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没有理这个颇有心机的小天,赵信回到了陨落空间中,打开了那封信。

    “迫于炎黄入洪荒,血脉相连带思量,浮生已过陨落殿,夕落晨生一霸王。”

    短短的几句诗,却表现出了写诗之人豪迈的气势,揣测了半晌,赵信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就是炎黄的威势进入洪荒中,而在洪荒中发现了这血脉的秘密,耗尽一生终于度过了陨落殿,在朝阳升起的时候,就是这个霸王出世之时。虽读懂了这大概的意思,但是这话中语境让赵信有些不得其解,却感觉到有些话似曾相识。

    这封信中除此之外便无任何的字句,看其字迹这也像是自什么上临摹下来的,不像是原文。

    “炎黄、血脉、陨落殿”这些字眼都很熟悉,炎黄自然就是炎黄子孙,也就是守护者们,而血脉便是传承血脉。而这陨落殿,到是没有……

    想到这里,赵信将目光转至自己所呆的空间中,陨落空间和这陨落殿仅仅两字之差,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一时间,赵信也有些不得其要领,脑袋一片混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