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四十九章白发男子与天道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四十九章白发男子与天道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最后赵信凭借冰火将桀魔给吓走了,转身走到生机已无的桀魔尸体旁边,举拳砸下,冰晶寸寸欲裂,咔嚓一声,如破碎的石块散落一地。

    赵信在碎块中找到了五滴血精子,惊奇的发现血精子竟完毫发无损,静静的聚在一起躺在碎肉块之中。

    剩余的东西几乎都不能用了,用炙火烤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才将那包裹住桀魔犬齿的冰块烤化,要说这桀魔的犬齿果真是无坚不摧,肉身已成冰块但那犬齿却依旧锋芒毕露。

    “这里怎么了?如此大的阵势,看来那个倒霉鬼要够呛了”丛林间,窸窸窣窣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女子声音传入赵信的耳中。

    说话间,一行五人来到了此地,打头的是一个男子,青衣飘然,相貌如刀刻般俊美,一双剑眉怒冲云霄,最为惹眼的是那一头雪白的发丝,给人一种脱离世俗的高超感。

    在其身边有两女两男,男的俊美帅气,女的清新脱俗,刚才说话的正是那其中的一位白衣女子。

    “这几个是何人”抬去望去后赵信心中一震,这五人给赵信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特别的为首的白发男子更是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赵信所见的同辈人中能给赵信此印象的此人当属第一人。

    那白发男子身着古装,看向赵信和散落一地的冰块微微皱眉道:“冰封李氏?”,看样子他对李氏还是有些成见。

    “喂,你怎么一人在此?这个桀魔是你杀的吗?”之前说话的白衣女子上前一步,神态漠然,似乎完全没有将赵信放在眼中。

    “怎么如今的人都喜欢古装”赵信心中喃语,如今的时代更新,人们的着装也千变万化,但是自从进入这小洞天后,每个人几乎都是以古装示人,让赵信仿佛感知回到了古时一般。

    “喂,跟你说话呢?你是聋的吗?”那白衣女子见赵信竟不理会自己,秀梅紧蹙,语气颇恼。

    赵信将血精子放入净瓶中,上前一步,轻笑道:“首先我有名字不叫喂,其次我不聋,最后我为什么一定要答你的话呢”。

    即使面对对方五人,赵信的语气也并未软下半分,反倒铿锵有力,让那白衣女子一愣。

    抬手拉住身旁的白衣女子,那白发男子微微一笑,道:“是我们有些冒昧了,不过你的伤没有事情罢?”,白发男子此话一出,随行的四人才注意到赵信血肉的腹部,有些反胃的同时心中皆是大惊,如此重的伤势对方竟毫不为意,如此毅力让人佩服。

    “多谢这位仁兄的关心,这伤并无大碍”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白发男子举手投足都透着无法抗拒的亲和力。

    寒暄过后,赵信便有了离开之意,虽说自己是不死金身,但是如此重的伤势还需找个安妥之地慢慢的恢复。加上赵信并不想暴露身份,在众人还未看出自己新生的肠肉之时,最好是先行离开。

    那白发男子也看出赵信不想与己方有交集,淡然一笑,让随行人放下了一身衣物,点头示意后带人离开了。

    “乐哥哥,怎么能放过他?他可是李氏的族人,放过他也就罢了,还送与衣物”一行人离远后,那白衣女子拉了拉白发男子的衣角,埋怨的问道。

    “那人不像是冰封李氏的族人,那种气息反倒是有些似曾相识”白发男子淡淡的应道。

    “似曾相识?”随行者的一名男子疑惑道。

    “嗯,似曾相识,很像姬氏,又与姬氏不同”白衣男子略作思索的说道。

    “姬氏之人你我都认得,他定然不是,难道是和姬氏有关联的弱小血脉族人?”那人长相虽气宇非凡,但话中对八大神族外的族氏似乎不屑一顾。

    “妫兄此言差异,没有什么弱小的血脉,只有那弱小之人”白衣男子虽心中对说话之人略恼,但还是心平气和的回道。

    “姜兄所言极是,妫厉受教了”那男子倒也知趣,躬身敬道。

    “妫兄这是作何,折煞姜某了”白发男子将妫厉托起,当先走在前方。

    ……

    没想到对方居然给自己一套衣服,赵信心中做疑,但还是颇为感激的,如今自己的衣物早已破烂不堪,这一身的衣物无异于雪中送炭。

    离开了原地,在摸索了半日后,赵信寻得一隐秘之地,藏于其中,揭开冰封,祭出精血恢复身体。

    赵信一连在此有数日的时光,这次虽能战胜,但是伤势却十分的严重,等苏醒恢复过来已经身体已完好如初,不仅如此那血脉的血线又扩涨了几寸。

    盘坐在地,赵信思索了半响,观视体内的两根变了颜色的血线心中定下了结论,炎火吕氏和冰封李氏两大血脉一冰一火忽的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并不是巧然,而是因为那两条炎龙和两只冰虫,这两物皆来自于吕方明和李萧,也都是两人用精血所炼,也可以说是这两人的血脉的一部分。

    而自己分别将这两者吸收,也就是说吸收了这吕李两族的血脉,再结合之前的事情,赵信惊骇的发觉自己竟有吸收血脉的能力。吸收血脉,这是何等的逆天,古往今来,没有一族或是一人有过此等的能力,如果能吸收天下所有的血脉,那一定能成为古旷今来的第一人。

    但是赵信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冰火血脉并不完全,也就是说只能释放出其中的一部分,而如今自己体内的火脉似乎并不强大,仅仅只能放出一些小火苗,也可能是因为吕方明的境界不如李萧的缘故罢。

    不管怎样,赵信还是为此惊喜万分,但是赵信也知道,这等逆天的能力不仅会让世人所不容,就连天道也会阻止自己。这段时间中,不知不觉中阻挡赵信成长的阻力越来越多,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天道再做安排,一个接一个的敌人接连出现,总是会因为各种的原因要迫害自己,这可能也是天道所布下的轨迹。

    天道,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信则有不信则无,赵信也是在不死法门中了解到天道的存在。没有一个人能看破天道,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左右天道,不管你怎么努力最后都是本着天道最初所规定的轨迹所走,就像是有的人积德一生最后死于非命,而有的人作恶一世却臆想天年,无论是花草树木,人神鬼兽在出声的那一刻起,天道便已给你刻下了年轮和你的一世浮华,而你只能遵循天道,如若不然定会被天道所抹杀。

    赵信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总是觉得天道已经发现自己这么个异类的存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要磨灭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