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五十章打劫的沙弥~求推荐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五十章打劫的沙弥~求推荐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得知自己有这么一种能力,赵信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隐藏,非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可能泄漏出来,不然的话,不用等天道来抹灭,世人一定会将自己当做公敌来对待了。

    “迫于炎黄入洪荒,血脉相连待思量,浮生已过陨落殿,夕落晨生一霸王”。

    恍惚间,赵信想起了在李氏少主身上携带的信件,那句“血脉相连待思量”,难道是有人发觉了血脉的异象,或者还有和自己一样的血脉的族人,这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特别是最后一句“夕落晨生一霸王”让赵信感到颇为烧脑。

    简单的打理了一下身子,将那件新衣服穿上,虽说是古装,可是对于活了一千余年的赵信来说,没有任何的不适,反倒感觉很舒服。

    出得隐秘之地,赵信开始担心那康王究竟如何了,一直以来康王给赵信的感觉都是非常的神秘,总觉得这个人深藏不漏,不仅仅是因为其父辈的原因。

    来到这绿林中,只获得五滴血精子就差点被杀,这也给赵信提了一个醒,一切都不再是那么的简单。

    接下来赵信也在这绿林中晃悠了大半日,在此期间也杀了不少桀魔兽,不过这回赵信学聪明了,为了少惹麻烦,取出血精子的时候都是用树枝或者树叶调拨包裹,尽量少的去沾触桀魔兽的血液,以防来引来嗅觉领命的桀魔,在追踪自己,但也着实的费尽。让赵信明白为什么杞若水一个始龀境界的可以跟在康王等人的身边了,有那血脉之人确实方便许多。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正当赵信小心的将血精子从死去的桀魔兽体内剥离的时候,悠悠的声音钻入耳中。

    由于守护堂的建成和八大神族的声威,可以说现在小洞天内很少有人敢打守护者的主意了,赵信也碰到过很多的守护者,虽然自己是孤身一人可没有一个守护者对自己出手,而如今没想到居然在这样的时态下还有人要打劫,还是劫到了自己的头上。

    转身看向说话之人,赵信顿时愣住了,来人在一颗高树上,若不是寻着声音看去几乎难以发现。当然,这些都不是让赵信愣住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个人的穿着太过奇葩了。

    打劫之人年岁不大一身黄色袈裟,袈裟上满是破洞和补丁,手中持有一串紫檀念珠,胸前挂有百余颗的佛珠,头上点有十二戒疤,佛光宝相,一脸的慈悲。

    “和尚?”赵信千算万算没算到居然被一个和尚打劫了。守护者中竟有佛门中人,让赵信心中难以接受,那日进得小洞天之时赵信曾仔细观察过,并没有发现和尚的存在。当然,最重要的是,在守护者中是不允许有和尚的,虽说佛本并不是出自炎黄之地,但也有大乘佛之说。万物溯其根源都是出自一处,只是心念不同而已。

    佛讲究的是业绩,无色无相,空即是色,净出五根,修养心性。而赵信是信的天道,道法自然,逍遥自在。守护者中如有修佛者,那便是要被逐出族的,成佛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能破色戒,而守护者讲究的就是血脉传承,要孕育后代繁衍生息。所以两者本是相背驰的,同根但不同源。没料到今日赵信居然碰到一个修佛者,还是个打劫的修佛者,着实吃惊不已。

    “佛在心中,在下本是一沙弥,不是什么和尚,阿弥陀佛”那和尚自高处飘然落下,双掌合拾,躬身道。

    “沙弥不就是和尚,和尚不就是沙弥吗?”在赵信来看这两者皆为一种。

    “当然不是,沙弥是沙弥,和尚是和尚,施主怎可将两者混为一谈,我一时是沙弥,一生也为沙弥,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那沙弥宝象庄严,手中的念珠散着些许佛光,看起来颇为崇伟,但前提如果他不是来打劫的话。道:“沙弥本是红尘中的一片枯叶,看众生之相,品五味之香,不可成佛”

    “说那么多干什么,你不就是想说沙弥是可以破戒的嘛”赵信一语道破那沙弥的话中玄机,一生为沙弥,那就是没有受过比丘戒,不能成佛,这浅显的知识赵信还是懂得的,不然也不白和康王谈天论地数日了。

    “施主说笑了,是沙弥的佛理浅显,还没看淡红尘而已”那和尚淡然道。

    此时赵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被一个和尚打劫本就够怪哉了,如今又被迫听了一堆佛理,要气死了。

    “你的意思你今日来打劫是在体验红尘呗”赵信嗤笑道。

    “看来施主对佛理也颇有见解,那就方便于人罢”这和尚顺杆爬的功夫也不是盖的。

    “我没有什么见解,想要打劫你也找错人了”赵信可不会将辛辛苦苦死里逃生换来的血精子就这么拱手让人。

    那沙弥闻言合指轻叹:“成佛之路多磨难,古人果不欺我辈啊”。

    “你是要动手了”赵信暗提精血,随时准备开打。

    “阿弥陀佛,施主言重了,只是讨个过路财而已”沙弥作揖佛礼,随后拨动手里的念珠,佛法荡然。

    赵信从未和和尚动过手,但是赵信知道,什么叫先下手为强,精血在体内如波涛汹涌,金纹浮现,总角境界的气息浩然散出。

    “阿弥陀佛,沙弥失礼了”那和尚身形未动,一脸的真虔诚,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那我先还礼了”赵信猛然出动,如下山的猛虎般,气势浩荡,在原地卷起一阵残风,手指间荧光璀璨,直取那和尚的命门。

    和尚见状,手指轻捏念珠,周身登时升起一层金色雾气,萦绕不散,渐渐的形成一人高的梵文密布的佛钟。

    “当”

    犹如打在了钢铁上一样,那佛种发出一声闷响,将赵信弹射开去,那沙弥并未伤损半分。

    “凝气成形,而立境界”赵信失声惊道。

    正如所有境界都有一个规判一样,弱冠境界会生出灵海,灵海不枯人便不老,而到了而立境界便是能将自己身精气化为实质,用于攻守。精气也是而立境界的才会生成的一股气,由精血提炼而成。一气化三清,这口气便是精气,也是成大器之根本。精气是修炼之人的一个天坎,只有将这股气锤炼出来,才能真正的功镇一方。

    虽说这和尚身上只是一层薄雾,但那也是有其浩瀚的精血做底蕴,放出精气凝成佛钟。

    “万般变化始于尘,施主莫要惊慌”和尚口吐佛言,面露佛像,身边雾气昭昭,真若一神佛一般。

    “而立境界怎么能在此地”赵信心中不知该做何感,而立境界之人能在此还不被小洞天排斥,说出去几乎是危言耸听,无人能信。

    “沙弥这只是佛宝使然,并未到而立之境”和尚轻举手中的念珠,缓缓道来。“施主,以你之境,破不了我佛身,不如就此作罢,施舍一些血精子给沙弥,也算为弘我佛法出一份力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