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五十五章九黎族地宫(中)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五十五章九黎族地宫(中)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借着烛光看去这石门足足有十丈之高,寒风自门后透过门缝呼啸的吹过来,赵信站在门下犹如蝼蚁一般,微不足道。

    石门透着古朴的气息,纹络上尽是岁月的斑驳,石门之上犹如刀刻般的画着各种已经灭绝的凶兽,凶兽刻画的栩栩如生,似是活过来一般。其中居然还有十大魔兽,让赵信唏嘘不已。

    试了试,赵信徒然的发觉自己推不动这石门,左右的观察了一番,终于在石门之上看到了点幽光,因为实在太远了,加上那幽光几乎被黑暗掩盖,几乎很难看清是什么形状,但是赵信敢确定,那个东西应该能开开着石门。

    十丈,这要是在平地上,赵信还有信心能够窜一下,但这可是高度,赵信便有些望而生畏了。

    踏空飞行,现在的赵信还做不到,至少也要到达花甲境界才可以做到,但是虽不能飞行,却也阻拦不了赵信。

    猛然的窜起一丈有余,赵信抓住那石门上的凹凸处,想要凭借着**力量爬上去。

    但是当赵信趴在这石门上才突然的意识到,这个石门的古怪,这石门没有触碰到罢了,手一摸在上面就如摸在千年寒冰上一样,整只手瞬间冻僵,一个不留神赵信身体骤然摔落在地。

    一回生二回熟,这回赵信做好了准备,激活火脉精血,再次上去,这一次坚持了很久,但也之爬了三丈左右,再次摔落。

    一次次的爬上去,一次次的摔下来,这仿佛激起了赵信的斗志,百折不挠,虽然一直都在失败,但也积累了许多的经验。只是这精血损失的太多,让赵信有些疲惫,最难受的是在这呆的时间越长,赵信的意识便越模糊,可能是寒气太重导致的。

    感觉该有人回来了,赵信躲在一旁的房内,正好也趁机休息一下,恢复一下精血。

    掐好了时间,感觉来人应该走了,赵信再次来到石门前,这一次赵信要一鼓作气爬上去。

    纵身跳起,身体贴在石门之上,激活火脉,暖了一下身子,就这样爬了近三丈的距离,随后激活冰脉与石门上的寒气相融,就这样贴着石门爬行至五丈多高。

    体内的精血滚滚汹涌,每爬行一寸赵信的身体就发出吱吱的脆响,犹如破碎的冰块寸寸裂开。

    “噗噗噗”

    身体越来越僵硬,每一次的屈肘,弯腿用力身体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干裂的皮肤直接崩开,甭裂的鲜血几乎都冻成了冰碴。

    碎冰的血液自高空落下,有一两滴贴在了石门上,冰释水溶,转眼便消无踪迹,如同被吸收了一般。

    继续向上爬,赵信的身体愈发的僵硬,脸上挂了一层寒霜,每一寸的皮肤都结成了厚厚的寒冰,就像是那么九黎族人一样,僵而不死。

    眼看着还有只有一丈的距离,赵信实在是爬不上去了,身体已然冻僵,身体还呈爬行的姿势,四肢下生出厚厚的寒冰,长在了石门之上。

    精血在体内的血脉血线中几乎已经停歇不前,可以说现在赵信除了脑子还在转之外,身体已经进入了“休眠”。

    赵信感觉渐渐的已经感受不到四肢的存在,脸色如冰霜变得一般的发白。

    “真够倒霉的”赵信心中碎念道,即使在大战一场死掉他也不要像现在这样被活活的冻死,眼前一阵眩晕他感觉到生命在慢慢的枯竭。

    眼前渐渐的模糊,赵信知道那是寒气已经将眼球冻住了,慢慢的耳朵也失去了听觉,鼻间不再耸动,嘴中的白气越呼越少。

    远远的看去,赵信宛如冰晶一般在石门之上,借着石门顶空的幽光影射,身上寒冰泛着淡淡的冷光,平添了一分鬼魅般的感觉。

    “不死亦无伤,无伤既无痕,无痕生无妄,无妄何求生,求生即为不死,不死踏入轮回……”

    在赵信弥留的最后一刻,《不死法门》中极为难懂的一句话在脑海中浮现,之前赵信一直没有明白,以为就是一个口诀,但是在这一刻终于参透了其中的蕴意。

    不死金身为什么非常难晋升,因为不死金身需要在死亡边缘徘徊,赵信一直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当看到“求生即为不死,不死踏入轮回”才真正的明白,或许不死金身最大的秘密并不是不死,而是求生,从字面上看来几乎都是一个意思,但是赵信直到这一刻才明白自己之前全是错的。

    不论第一次吕方明之死时,还是吞噬血精子,还是那陨落空间中的九死一生,现在回想起来并不是因为自己的不死金身,而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求生意识,每一次都是在自己求生**下才能活下来的,而每一次的晋升也都是在死中求生才得以成功的。

    就像《不死法门》中所提,不死亦无伤,无伤既无痕,无痕生无妄,无妄何求生。不死金身本就是不死的,甚至连伤痕都不会留下,不会死也就没有了妄想,没有了思想怎么能求生,连求生的**都没有了,不死金身也是枉然的。

    所以不死金身血脉最强悍的地方并不是不死,而是它能为你求生奠定一个非常浑厚的基础,让你拥有着求生的资本。但也正是因为不死金身太难死了,使血脉之人的求生**越来越消沉,所以不死金身是真正需要在火中重生的血脉。

    正所谓,有多强烈的**就是多大的天空,赵信的血脉肉球猛地跳动了一下,如平静的湖面被从天而降的巨石激起了千丈浪潮,原本死寂的精血被重新唤起,沸腾般的涌动起来。

    “我要生,就算天道也不能阻拦”赵信心中歇斯底里的呐喊。

    附着身体上的冰层渐渐的脱落,双目恢复了清明,两道金芒自眼中射出,赵信身体的金纹大盛,如黄金浇筑一般,璀璨如烈日,熠熠生辉。

    赵信的气势如泛滥的海水,一发不可收拾。

    “嘭”

    一声震响,声动云霄,万千的冰片化作万道光芒,射向天地,流光绚烂无比。

    “是谁在那?”

    远处一声高吼,浩瀚的气势铺天盖地袭来。

    赵信则动如脱兔,迅速的爬上石门,终于看到了那个泛着幽光的圆体,原来是一个能容一人身体的溶洞,这光便是这溶洞发出的,赵信想也没想快速的钻入溶洞中。

    “是谁”

    那人的速度极快,声未到人已至,吼声如滚滚洪雷,整个地宫都跟着颤动。

    赵信躲至溶洞出不敢发出一点的声响,甚至为了隐藏喘气声,在原地屏气。

    “不要藏,我已经看见你了”

    那人似是拿出了什么发光的物体,将走廊照的大亮,亮光忽闪忽灭,看样子对方是在一个个的房间探寻呢。可是任谁也想不到,赵信本人在十丈高的石门顶上。

    不知过了亮光已经看不见了,赵信猜测对方已经走远,缓缓的移动着身体向溶洞深处挪去。

    “轰隆隆”

    地宫一阵颤动,响声震耳欲聋,赵信手扶四周才堪堪稳住身子。

    随后一时间地宫中狂风大作,飞沙走砾,狂暴的飓风吹在地宫中发出似鬼哭狼嚎般的呼啸声。

    “把入口堵住了”赵信心中作想,肯定是那人没有发现自己,出去找援兵了,而出去时先将这地宫堵住防止自己逃跑。

    不敢多做迟疑,顺着溶洞赵信快速的爬行,如今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逃离这个地宫,就刚才那个人的表现而言,赵信粗略的估计,对方肯定是弱冠的境界,如果被抓住自己完全没有胜算,更何况他现在去找援兵,在这地宫中自己早晚要被抓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