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五十六章九黎族地宫(下)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五十六章九黎族地宫(下)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等爬出这个溶洞足足用了半个多时辰,虽然因为动作不便赵信减慢一些速度,但是这也足以证明这个地宫到底有多大,赵信都怀疑这里还是不是在界中界的范围。

    爬出了溶洞发现自己是站在一个石台上,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地下溶洞,自己则站在这溶洞的顶空,向下看去,一个长方形的黑影,具体是什么看不真切,因为实在是太大了,赵信在这溶洞中如一粒砂砾般,实在是微不足道。况且这溶洞的寒风似乎比之前的地宫中还要狂暴,吹得赵信心惊胆颤,生怕自己从石台刮落。

    但在这长方形的阴影上面,有一个小高台,高台上的东西通体发白,泛着淡淡的光芒,雾气萦绕,在这黑暗中如一颗水晶般,神辉闪烁,流光四溢。

    虽然很想下去看看那到底是何物,但是赵信心中深深的感到无力,如此高度就算有不死金身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就此高枕无忧。

    没想到刚刚逃出地宫,这回又进了一个溶洞,而且情况越来越恶劣,赵信开始后悔自己来到此了。

    “嗡”

    脑中一阵眩晕,赵信急忙走出高台,退至来时的通道中,盘坐在地。

    经过之前多次的经验,赵信知道自己要晋升了,与上次还没有过多久,这次又要晋升了,可谓是飞速,但是只有经历过赵信遭遇的才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用生命换来的。

    人的脑袋是人身体最复杂的地方,有太多的东西潜力不曾被开发出来,有的人生下来就能咿咿呀呀的说话,有的人自出生就痴痴傻傻,人们管着前者叫做有天赋,而在守护者看来,前者便是那天灵大开的奇才,如若寻常人想要达到这一境界,则难于登天,但是守护者们则可以通过晋**到天灵大开,那便是幼学境界。

    幼学境界可谓是守护者晋升路上的第一道大坎,也是以后晋升境界的基础,天灵的开拓为晋升弱冠之境生成灵海起着重大的作用。

    血脉的是有生俱来的,可是灵海却是经过后天的努力修来的,而开拓天灵则是生成灵海前最重要的一关。

    没想到今日竟然在此便开启了天灵,让赵信有些措不及防,根本就没有准备好。

    刚刚逃过一劫,赵信身体本就虚弱,而头痛欲裂让赵信根本不能自持,体内的精血极其紊乱,时而汹涌,时而平静,身体也因为承受不住着巨大的压力,鲜血溢出,一片殷红。

    “啊”

    赵信一声惨叫,瘫倒在地,顿时鲜血便将石台阴湿了一大片。

    此时赵信心身俱疲,自出生到现在的往事片段历历在目,几乎都是模糊不清凌乱不堪的,赵信的父亲死前的嘱托,忽然切换到了姚梦烟的一颦一笑,杨家家主死时的安详的样子,荒憨厚的喊着自己“信爷”,李萧死前的嘶吼,杨婷调皮的拿走自己的砚台,吕方明的如骷髅的尸体,苏妮梨花带雨的伤心模样,山臊的笑容……

    一幕幕的如再现一般,最后定格在一个模糊的倩影上,没有回过头,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赵信伸手努力的去抓住,却发现那道倩影如沙般在指间穿过。

    一滴晶莹的泪水自赵信的眼角滑落,在这短短的时间似乎比自己活得这一千多年都要长,似是自己带着感悟有重活了一次一样。

    狂风袭过,吹散了赵信的长发,黝黑发亮的头发一瞬变得雪白,随着风四散飘扬。

    眼前一片血红,鲜红的血泪自眼中泛起,接着是耳,鼻,最后口中咳出了一滩黑血。

    天灵开启,毕竟要和血脉融合,两者融为一体,才算是真正的晋升成功。血脉是守护者之根,是自上古传承下来,而天灵只是一个血脉传承者的载体,让千古血脉和天灵融合无异于以卵击石,一般的人都是做好准备稳定状态最好找人帮助自己护住天灵之下才会晋升的,像赵信这般虚弱不堪又毫无准备就像是作死一样。

    虽然这些年赵信一直都与血脉如若一体,但是说到底,自己只是不死金身血脉传承者其中的一个,虽然如今只有自己一个传承者,但也是一个道理。

    血脉有自己的傲气,没有不强的血脉,只有不努力的人,血脉上古流传下来的遗迹,能将自己血脉传承下去的无一不是顶天立大,移山填海的上古神人,这中必定会有属于他们的一丝血气随血脉传承下来,而不死金身的血脉就是赵信的爷爷传承下来的,赵信的爷爷自陨落空间就可以看出,是一个全然不顾血脉亲情之人,所以身为第三代赵信所受的血脉中血气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

    天灵如缥缈的金丹一般在脑中形成,虽没有实质,但丹身却散着耀眼的金芒,华光流离,熠熠生辉。

    此时的精血如同莽荒凶兽一般,狂暴的气息冲上大脑,不停的攻击着赵信的刚刚生出的天灵,想要一击将之溃散。

    寻常时候,赵信根本就不知精血如此的凶猛,此时不死金身的血脉彻底的掌控了赵信的精血,也就是赵信爷爷的血气掌控了自己,一心想要将那刚刚生成的天灵击散。

    而赵信只能抱守元一,全力守住自己的天灵,刚才那一幕幕的片段也是血脉使然,也只自己的血脉才是最了解自己过往的。

    不过幸好的是刚才的拼命也使赵信身体虚弱,精血并不旺盛,不然的话对于血脉的猛烈攻势,赵信根本就招架不足。

    赵信这一段时间一直都在与人斗与天斗,没想到如今却还要与自己斗。

    想起父亲临终时的话,赵信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爷爷如此心狠手辣,而自己的父亲却期于自己非常高的期望。

    精血的攻势越来越强劲,而赵信的天灵金丹也越发的黯淡无光,照此形势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天灵定会就此溃散,晋升失败。

    如果晋升失败的话,在想要晋升到幼学境界生出天灵不知还需多久,那时候自己精血旺盛,更会是难于登天了。再说,如今赵信最缺少的就是时间,时间是过到现在找最缺少的。本身赵信的身体已近暮年,气血已不再旺盛,只有不断的晋升才能挽住颓势。

    而如今血脉中爷爷的血气挡路,让赵信疲惫不堪,很难长时间的坚持。

    “呼”

    肆虐的狂风呼啸而过,本就躺在石台之上的身体被风卷起,移至石台边缘,赵信只顾上这精血的攻击,对于身体已完全不能自控。

    “呼”

    又一股强风吹过,直接将赵信的身体从石台吹下,就像一只在大海上飘荡的小舟,随着溶洞中凛冽的寒风飘来飘去。

    突然在那溶洞下面泛着光芒的晶体,紫霞四射,荧光灿灿,一股牵引力将赵信的身体吸去。

    那晶体周围流转这蒙蒙的雾气,将赵信的身体包裹进去,将其困缚其中,溢出丝丝光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