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六十七章沉睡

第一卷炎黄使者第六十七章沉睡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琼瑶仙子,姬氏姬飒城少主前来参拜,您见吗?”

    在一间环境清幽的闺房之内,一绝世女子端坐在床旁,一脸的愁容,忽听房外有一男子呼唤,微皱秀眉,此人正是农依瑶。

    “跟他说我休息了,让他改日再来罢”

    那门外的男子听后,应了一声。

    “琼瑶仙子,这已经是我今日第三次登门拜访了,你再不见有些说不过去吧”

    房门忽被打开,一长发男子闯了进来,来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正是那姬飒城。

    “你怎么进来了?”农依瑶连头也没回,微怒道。

    “怎么?不欢迎我啊?”姬飒城随手搬过一把椅子坐于一旁,神情颇为随意。

    “这里好像不是你姬氏的福地罢”农依瑶将目光从床上移开,转过身问道。

    姬飒城见农依瑶转身,微微有些动容,轻笑道:“这小洞天内还没有我姬飒城不能进的福地,再说你们能在这小洞天安然的呆着,可多亏我没有暴露那赵氏族长的身份,不然的话,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如果那吕氏和李氏知道赵氏之人还活着的话,该做何打算罢”。

    农依瑶听后,神情似是有些激动,道:“那你要知道他可是为了你们所有的守护者,要不是他把那冥神郁垒的**毁了,你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冷嘲热讽吗?”

    姬飒城急忙制止农依瑶的话,道:“停……我帮你们隐瞒可不是因为他救了我们什么的,我也并不需要让任何人救我,所以请不要把我也加进去,就算那郁垒真的活过来,我也可以做到让他死过去,所以你要明白,我帮你们全是因为你,不然的话我会管那个废人的死活?”。

    “那我就多谢你的好意了”农依瑶冷冷道。

    “那倒不用,这是我该做的,谁让我就喜欢上你了呢”姬飒城淡然一笑,双目在农依瑶妙曼的身上扫个不停。

    “我有些累了,还行姬少主自便,谢安,送客”农依瑶不想再和这种自大之人继续交谈,下了逐客令。

    房门打开一个冷面男子进来,向农依瑶微微俯首,随后对姬飒城说道:“姬少主,琼瑶仙子乏了,还请姬少主……”。如果赵信在此的话一定会认得,这人便是那在九黎族地宫被郁垒所控人之一。

    姬飒城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撵了出来,心中虽不爽,但还是强笑道:“既然琼瑶仙子要休息,那姬某就不便打扰了,等明日再来与仙子叙旧。”说完,姬飒城起身便走。

    谢安给农依瑶一个抱歉的眼神后,退出房内后,道:“姬少主,谢安送你”。说完,便将门带上。

    农依瑶见姬飒城离开了,眼神再次落在那床上之人身上,美眸有些湿润,轻叹道:“一年了,你还能醒过来吗,你这样让我怎么心安?”。

    只见那床上之人,一头银色的发丝,脸上刚毅的面庞一片惨白,苍白的眉毛下,一只眼轻阖,另一只则黑漆漆一片,空洞无一物,显然已经损毁。在往下看,胸前塌陷,双手无力的摆在腹前。一身白色的内衣,平坦无一处褶皱,显然是有人长期照理的结果。

    这一年来农依瑶无时无刻都在后悔,这床上之人有今日的结果全然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为求自由将他陷害,如果不是自己硬要拉着他去那禁忌之地,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被幻界困住没能帮忙,如果自己不贪恋那幻界中的美好不愿退出,如果不是自己的自私,今天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即使发生了躺在这里的也应该是自己。因为这是自己的职责,可如今自己的使命却被他执行了。

    农依瑶想着想着,早已泪眼朦胧,芊手拉过床上之人的手放在裙衫上,嘴角弯弯翘起,哭笑自语道:“你知道得吗?当初我把你迷晕就那么硬生生的拉着你爬了一座山,当初我为了帮你解毒还亲了你呢”。

    ……

    赵信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但是每时每刻都在煎熬中度过,因为那郁垒的残破天灵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摧毁自己的天灵,有人曾说过,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赵信在昏迷中是真正的感受到了这句话的真谛,每天都在被郁垒残破的天灵攻击着自己的天灵。

    本来赵信认为自己昏过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没有想到那天灵处却异常的清醒,或许自己感知不到精血的枯竭,支配不了血脉,但是这天灵受一点的攻击都会让赵信如遭雷劈般。

    这么长的时间来,赵信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就不相信你的天灵这么顽固,下一次一定成功”。当然这就是郁垒的残破天灵每时每刻必说的话,这是天灵之间的交流。

    赵信的天灵非常的坚固,可是说赵信最顽强的就是这天灵了,想当初那可是整整一年与血脉的争斗磨练出来的。郁垒奋斗了一年,可就是攻不破这小小志学之境守护者的天灵,不过他没有一天放弃过,因为他这天灵只是一股执念形成,如果放弃了这残破的天灵也就消散了。可是一年来,他发现这赵信的天灵一天天的壮大,而自己似乎只是对方锤炼石,助他成长。

    “小子,我知道你能听见了,出来咱们说说话”终于郁垒有些气馁了,每天除了撞那顽石般的天灵让他愈感无聊。

    赵信的天灵此时已经和最开始不同了,宛如一颗金丹般,浑圆的丹体上爬满金纹,周体泛着一缕光晕,如纱如雾。

    “怎么了?累了?”这是赵信一年来第一次和那郁垒对话。

    “还是有人说话好啊,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志学境界的天灵居然这么顽固,你是第一个”郁垒见有人回答自己似乎有些欢喜,似乎不再介意当初被赵信毁掉肉身之事。

    “也会是最后一个”赵信毫不留情的回道。

    “哈哈哈,最后一个,也许你说的对,我肯定攻不破你这天灵了”郁垒毫不在意赵信话中的锋利,道:“我了解了你的血脉,我承认自己之前眼拙了,居然以为你是冰火双脉,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可是我没想到这一血脉居然还残留在世。”

    这是赵信第二次听到有人谈论自己的血脉,上一次是农依瑶,不过还没等对方说呢,自己就昏迷了,但是这次听到郁垒说了,自己有些掩饰不住喜悦,问道:“你知道我这不死金身血脉?”

    “不死金身?哈哈,你这可不是什么不死金身血脉”郁垒仿佛听到笑话一般,朗声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