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正文 第二卷第二十五章困阵

正文 第二卷第二十五章困阵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刚才我什么都没看到,也没有见过你,求你不要杀我”鼠眼青年跪在地上求饶道。

    看到对方的样子,赵信顿时心生一计,决定要在自己离开之前做一回大的。

    “想要活命的话也可以”赵信手掌在对方的身体上一划,一缕淡淡的赤光一隐而入,钻入了鼠眼青年的体内。

    “你做了什么?”鼠眼青年惊魂未定的问道,不过不等赵信回答,顿时鼠眼青年便重重的仰倒在地,豆大的汗珠自鬓间滑落,表情十分的扭曲,嘴张开着,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画面显得特别的诡异。

    “接下来我问什么你答什么,知道了吗?”赵信手指轻轻在鼠眼青年身体一点,暂时控制住了肆虐的火脉气息,而鼠眼青年像是从地狱中跑了圈一样,看向赵信的时候神情十分的呆滞,连忙点头。

    “你叫什么?”

    “屠狗许氏,许子辉”

    “刚才死的那个是你什么人?”

    “不是什么人,都是挖矿的”

    “南部的主事人是谁?什么血脉?”

    “是滚地雷徐彪,土雷血脉,战斗力极强,是东西南北四区域中最强的一个主事人”

    大概的了解后,赵信点了点头,开始直切主题。

    “他是不是有自己的私库?”

    许子辉愣住了,疾呼道:“你怎么知道?”

    赵信冷冷一笑,手指微动,鼠眼青年许子辉登时倒地,双极致的火脉气息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抗住的,拥有不死金身的赵信都差点死掉,更何况他只是一个驱兽类的血脉。

    “我错了,不该说的不说,他是有自己的私矿,我知道在哪里,快停下吧,一会儿我该烧着了”赵信闻言再次压制住火脉气息,许子辉赶忙脱下了上衣,此时他的皮肤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地方了,黑一片白一片如同斑点狗一般。

    许子辉不停的用手扇着身体,不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果,那钻心的疼痛,使他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还等什么呢?”完全不给许子辉喘息的时间,赵信那没有一丝情感的魔音,灌进了许子辉的耳朵内。

    “现在就走”虽然身体十分的疼痛,不过许子辉却不敢有半分的迟疑,急忙起身带路。

    由许子辉带路,赵信终于明白为什么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了,只是因为熟悉。这个困扰自己许久的矿洞,特别是其中纵横交错的岔口,特别容易让人迷路,但是许子辉似乎完全不受影响。面对无数的岔口,几乎都没有停留过,期间碰到了几个同样的挖矿的矿工,和许子辉打着招呼,不过全都被其无视了。

    最后,两人在一个岔口停了下来,这是一个略小一些的矿洞,看其比较粗略的手法,就知道这个矿洞是后挖开的。洞内黑漆漆的,两旁也没有烛台,站在洞口看去,如同深渊一般,让人望而生悸。

    “哥哥,地方我找到了,进不进去就看你的了,不过再往里我是不可能进去了,如果被徐彪发现的话,我绝对要倒霉的。”站在洞口处,许子辉说什么也不肯进去了,赵信也知道这种事情强逼不得,原本自己也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秘密。

    “你走吧”赵信挥了挥手。

    “我身上的东西”许子辉一听说赵信让自己走,都快哭了,如果能走的话自己造都走了,关键自己体内的那火脉气息。

    “放心吧,过几天就没了,要不了你的命的”赵信轻笑道。

    “那个……”许子辉还想在说什么,可是已经看不到赵信的身影了。

    中了自己的火脉气息之后,想要活下来纯属于天方夜谭,对一个将死之人,赵信也不想说太多,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进入了这条矿洞之后,也不知道是心里因素,还是这矿洞中有阵法,赵信总觉得背后冷风直钻,并且矿洞中静的也有些吓人,冥冥中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不知道哪个徐彪什么时候会出现,赵信也不敢过多的区耽搁时间,虽然视线受阻,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大步流星的走向矿洞深处,不过赵信越走越觉得矿洞中的空间愈发的狭小。

    “呼呼”

    在走了有小半个时辰后,赵信终于发觉到不对劲了,此时在这个矿洞中赵信已经不能直起腰了,最为诡异的是呼吸已经感到十分的困难了,这是在矿洞中从没出现过的情况,况且自己已经走了这么久了,还没有走的头,这个时候赵信萌生了退意。

    之前没有想到离开赵信还没有感觉,可是现在想要后退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后的路已经被堵住了,至于什么时候堵住的,自己竟毫无知觉。

    走近身后的墙壁,伸手探视,这墙是真实存在的,绝对不是幻觉,对于不惑境界的赵信来说,想要探视一下真假,实在是太简单了。如果是假的话,也根本就骗不了赵信。

    认真的用阳炎眼扫了一周后,赵信终于确定,自己应该是进入了一个阵法之中了。这是一种阵法,并不是赵信那种小儿科的阵图,阵图顶多只能起到一个限制的作用,而阵法和阵图则有天壤之别,就连当初花甲境界的嗔魔都栽了跟头了,其威力可见一斑。

    但是走了这么久,对阵法有一些了解的赵信可以确定这个阵法应该没有太强的攻击性,不然的话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完整的站在此地了,所以说这应该是一个困阵。

    这种阵法几乎都是上古时期传下来的,只需照葫芦画瓢就可以了,只要在阵眼处放入足够的荒石,这个阵法就能够一直延续下去,而在这荒石矿中不缺的自然就是荒石了。

    回忆师言给自己的《八易》,里面大概的讲述了一下关于阵法的一些事情,其中就有关于困阵的,不过只是笼统的讲述了一下,至于困阵的万千种类没有一一标明,总之想要破困阵,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阵眼,摘除掉荒石,便可以出阵了。

    不过这一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的话,特别是对于外行的赵信来说,一点头绪都没有,更别说去找阵眼了。

    这个阵法应该只是一个残阵,所谓困阵是困住人的阵法,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身在困阵中的人是不知道自己在困阵中的,一直在阵中直到死亡。而眼前的这个困阵,就连赵信这个外行人仅需一眼就能够看出自己进入了阵中,可见这个困阵的残破程度。

    既然知道自己被困住了,赵信也就不打算往前走了,而后退也不太可能,只好就地而坐,想一想对策。就连赵信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想就是两天的时间,关键还没有想出任何的方法,仅仅这么个残阵,就将赵信困住了。

    “信爷,我晋升到而立境界了”就在赵信一愁未展的时候,姚梦烟发自内心的高兴笑道。不过赵信对此也没有太多的惊喜,毕竟是八大神族的血脉,再加上这取之不尽的荒石,晋升到而立境界自然手到擒来。

    “好好感受一下精气,到时候我教你聚气成形”晋升到而立境界最重要的就是聚气成形了,而自己对这个实在是太熟悉了。哪知,赵信刚说出口,姚梦烟接下来的话让他顿时被打脸。

    “聚气成形不用你教啦,在家族中早都学会了,我都已经烂记于心了,特别像我们这种驱兽的血脉,聚气成形可是非常简单的哦”虽然没有去看姚梦烟的表情,不过只听话赵信也能从语气中听出对方骄傲的样子。

    赵信打哈哈应付了过去,没有再去提自己能够凝炼出数个塔的“光辉事迹”,以免在被打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