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十七章、无刀

作者:东陵不肖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五十七章、无刀

    蝶舞。

    这的确是一个浪漫而富有诗意,足以令任何男人生出无穷无尽幻想的名字。这个女人是注定不能让男人失望的,至少至今为止但凡见过蝶舞的男人,没有一个感觉失望过。

    即便是以挑剔奢华富贵著称的京城第一花花公子慕容秋水也不能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是一个很难令人生出挑剔的女人,至少这个女人的舞,任何人都难以生出半点挑剔。

    因为蝶舞的舞是完美的,世上倘若还有一样事物是完美的,那就是蝶舞的舞。

    完美的舞要配上完美的腿,唯有完美的腿才可以跳出完美的舞。以前蝶舞的舞是完美的,以后蝶舞的舞也一定是完美的,但蝶舞的人已经不完美了,蝶舞已经不舞了,自离开大镖局以后她就已经不舞了。

    ——一个不舞的蝶舞自然不是完美的蝶舞,可蝶舞已经不再舞了。

    今天朱猛大宴宾客,但他没有出席,以前这种时候朱猛一定会让她出席的,一定要向所有人表示她就是他朱猛的女人。不过这一次朱猛没有,她知道朱猛没有让她出席,并非是因为她已经不舞了,而是现在她需要修养。

    她的身体实在太差了,至今那两条完美无瑕的**上还有两道非常深的刀痕。

    很难想象世上竟然有人狠得下心那如此完美的双腿上砍下一刀,但事实的确是这样。蝶舞的左腿右腿上都有深深的刀痕,这刀痕自然不是别人砍上去的,大部分的男人甚至女人都不会做这种焚琴煮鹤的事情,在腿上砍下这一刀的人是蝶舞。

    是蝶舞自己。

    蝶舞是一位天生的舞者,但她已经不想舞了,但现实有许多事情本就是非常无奈的,即使她不想再舞了,但倘若她还可以舞,那一定会有人让他舞的,现在他不能再舞了,因此自然也没有人可以逼迫她舞了。

    她现在坐在轮椅上,坐在一把根据他的身高体重喜好平日习惯精心制http://www.cbiquge.com的椅子上,朱猛还特意派了四个丫鬟贴身伺候蝶舞。

    蝶舞的心很平静,自从回到了雄狮堂以后,她的心情绝对不算坏的,因为在路上她就发现她的确是喜欢朱猛的,虽然她有时候也厌恶朱猛的一些行为,但她的确是习惯朱猛的。

    一个女人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且这个女人已经来到了她喜欢的男人身边,这个女人的心情无论如何也都不会太坏的。蝶舞的心情不坏,因此她甚至还愿意见到太阳,甚至还愿意在花园中散步。

    快步入五月,已是晚春了。

    蝴蝶在院中飞舞。

    蝶舞静静坐在望着院中飞舞的蝴蝶,她的心也似乎也在随着蝴蝶飞舞。这时候她忽然想跳舞了,但她没有跳舞,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能跳舞的,就算她要跳舞也知道要等到三个月后,而且跳出来的舞绝对没有以前那么完美。

    她安静坐在轮椅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忽然开口道:“朱猛呢?”

    四位侍女只是负责照顾蝶舞,自然不知道朱猛在哪里。

    但其中一位侍女走上前开口了,侍女道:“蝶舞姑娘想见朱爷,奴婢这就为你禀报?”她说完就准备走,只不过还没有走两步就被蝶舞挥手阻止了。

    蝶舞淡淡道:“他若要来,那自然会来。他若不来,你去了也没有用,这个人就是这种性子。”

    侍女低头娇笑,道:“朱爷一定会来的,因为蝶舞姑娘在这里。”

    蝶舞笑了笑,她没有说话,她那双明亮而温柔的眼睛盯着蝴蝶,她似乎又已经痴了。

    日已东升,正午都快过去了,侍女轻声提醒了一声要用午膳了,蝶舞才回过神来。

    她瞧了一眼雄狮堂大堂的方向,也没有说什么,在四位侍女的推扶下回到了那件朱猛特意根据她的喜好,安排好的房间。

    蝶舞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按照平日这个时辰,朱猛一定已经过来了,而且至少已经来了两次,但今天朱猛一次也没有来,而且除此之外平日热闹非凡的雄狮堂今天显得格外安静,为什么会忽然有这种变化呢?难道雄狮堂出了什么事呢?

    她已经有些开始担心朱猛了,即使她吃饭的时候都开始有些心神不宁了。

    以前他每餐一定会吃下一碗饭的,今天即使菜肴再丰盛她也只吃了半碗,而且在这期间她手中的筷子掉了两次。最近原本已经好转不少的面色,现在变得开始有些苍白了。

    朱猛呢?朱猛去了哪里?

    她自然是不知道的,侍女也不知道,不过她没有去找,因为她是了解朱猛的,倘若朱猛想见她,那无论如何都会见她。倘若朱猛不想见她,那无论如何她也见不到朱猛,既然如此派人去找有什么用呢?

    蝶舞微笑瞥了身后的四位待命的侍女一眼,轻声叹道:“我现在什么都缺,似乎最不缺得只有时间了。”

    侍女们没有说话,他们不知道如何回答蝶舞的。

    蝶舞没有说话了,她望着窗外的鲜花绿草,感受着拂面的清风,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太阳西斜,一道非常熟悉的脚步声响起了。

    蝶舞没有回头,她知道那脚步声的主人一定就是朱猛,这种脚步声她是不会听错的。只不过她听出朱猛的脚步声有些奇怪了,今天朱猛的脚步没有了平日的那种压抑肃杀,反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写意,仿佛一位顿悟出世的得道高士。

    一双粗糙厚重而熟悉的大手已经放在了蝶舞的肩上,“今天过得怎么样?有什么不满意得地方吗?”非常厚重沉浑的声音在蝶舞的耳畔想起。

    蝶舞摇了摇头道:“没有,你呢?没有遇上什么棘手的事情吧。”

    “刚才遇见了一件棘手的事情,现在已经解决了。”说这句话的人自然不可能是别人,是朱猛。

    朱猛竟然还没有死。

    朱猛原本应当已经死了,可为什么朱猛没有死呢?

    难道朱猛也已经接下了楚风那第三剑,还是第三剑楚风没有杀死朱猛?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导致本来必死无疑的朱猛最终没有死呢?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朱猛没有死,而且现在他似乎活得比许多人都要好很多,他的身上没有一丁点伤痕,他的面色红润而健康,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猛虎。

    他和平日只有一点不同,蝶舞已经感觉到了那点不同——朱猛的眼神比平日要温柔了,而且温柔很多很多,她以前并不是没有看到过这种眼神,只是很少!平日的朱猛威严而霸气,如同山林之王。而现在的朱猛呢?现在的朱猛仿佛就是一个劳累了一天回到家的普通丈夫,而她则是普通不过的妻子。

    蝶舞笑了,她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她非常喜欢这样的朱猛:以前的朱猛她也是喜欢的,但遥不可及,现在的朱猛她更喜欢,因为离她更近了。

    “我还以为你那第三剑一定会斩下朱猛的人头呐,没有想到你竟然没有杀他?”街道上,胡金袖捏着一根冰糖葫芦望着手里同样也拿着一根冰糖葫芦的楚风,揶揄道。

    不少人已经向他们投向了异样的眼神,毕竟很少还有大人会如小孩子一样对冰糖葫芦情有独钟。

    ——就算有,那也不会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啃食。

    楚风望着胡金袖,他咬了一口包裹上红糖的枣子,微笑道:“你应当知道我是不会杀朱猛的,倘若我真要杀朱猛,那又如何会让你输给关http://www.cbiquge.com门十万两银子呢?”

    胡金袖偏着头,忽然伸手拉住楚风的衣袖,她好奇道:“难道你早就知道朱猛一定会答应你提出的条件?”

    楚风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楚风望着胡金袖道:“倘若是你,你认为朱猛在雄狮堂和蝶舞面前,你会选择什么?”

    胡金袖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甚至没有想到朱猛竟然会为蝶舞放弃雄狮堂。”

    楚风冷笑,他道:“你难道朱猛放弃雄狮堂的霸业只是因为蝶舞?”

    胡金袖眨了眨眼睛笑道:“难道还有其他原因?”

    楚风冷笑,“你又何必问我呢?他既然派遣人为了施行营救蝶舞的计划刺杀上官小仙,上官金虹上官小仙又如何会让河朔中原到关中这条道路上唯一一路势力超然的绿林势力存在,而且大镖局一直希望打通这条道路上的商道,而今朱猛已经和这两方势力为敌,雄狮堂覆灭岂非在旦夕之间?”

    胡金袖自然不是一点也不明白,如果她真一点也不明白,那她也就不配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赌徒了。

    她叹了口气道:“比起这件事,我更好奇倘若朱猛不依照你的吩咐解散雄狮堂,那你会如何对付朱猛?”

    楚风语调依旧冷淡,他道:“我或许会砍下他的一只手或者一条腿,不管如何朱猛这个人都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江湖上了。”

    胡金袖不说话了,她瞪眼凝视着楚风,她看了很久很久,才忽然开口说道:“现在我真有些羡慕上官小仙了,倘若我是上官小仙,那你是不是也愿意为我这样做呢?”

    她望着楚风,楚风也看见了胡金袖的眼神,这是一种女人看着你请你不能不回答的眼神。

    楚风没有回答,他只是将手中冰糖葫芦递进胡金袖的嘴巴里,而后拉着胡金袖的手慢慢想着洛阳城外走去。

    他们没有立刻出洛阳城,而是走到一处马房,他道:“我们是时候要买一匹马了。”

    胡金袖微笑,她靠在楚风的肩膀上,轻笑:“是的,不过你出钱。”</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