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章、柳,柳长街

作者:东陵不肖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章、柳,柳长街

    柳捕头不算有名的人,也不算有见识的人。

    一个一辈子都没有离开他生活过小镇几次的人,自然不可能非常有名,自然不可能非常有见识:名气和见识都需要时间与事迹的累积,任何人都不能避免这一点。

    当然还有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这个人有一位见多识广的朋友或拜一位博学多才,名满天下的师傅。

    后者柳捕头没有机会拥有,至于前者柳捕头虽然有一位见多识广的朋友,可他这位朋友和他在一起基本上不谈江湖上的事情,他也没有兴趣知道哪些江湖上的事情。

    因此他虽然在小镇上非常有名气,受人尊敬与爱戴,但他实际上是一位非常孤陋寡闻的人,至少这一点相对于楚风来说绝对是这个样子的。

    “天外一剑?”柳捕头愣住了,他呆了一下,而后问道:“我知道世上有许多非常稀奇古怪的剑法,有许多可以瞬息之间置人于死地的剑招,我甚至知道你至少也懂得两三招这样的剑法,但我实在不太明白你口中的天外一剑到底是什么样的剑法,为什么那一剑可以伤到你。”

    他没有见过楚风用剑,楚风很少在他面前动武,即使有一两次楚风陪他去查案,基本上也只是动脑,而很少动手。不过他是知道楚风的武功一定很不错,而且近些年来江湖上的传闻也已经流入了许多偏僻的地方,因此他也知道楚风已经不再是昔日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了,而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三大剑客之一的楚风。

    因此他更不明白了,以楚风如此剑术,怎么可能被人刺穿心脏?那是一招什么样的剑法呢?

    楚风笑了笑,他没有口头解释,只是解开上衣。

    他的身体非常精瘦,看上去如古铜铸就而成。以前柳捕头在和楚风在澡堂内泡澡的时候就看过楚风的身体,因此他对楚风的身体并不陌生。在他眼中看来楚风的上身就如一块古铜,一块似乎浑然天成的古铜,只不过现在这块古铜已经不是一块浑然天成的古铜了。

    因此他的面色已经变了。

    一道极细极小的痕印出现在楚风的胸膛之上,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道痕印竟然是从楚风的前胸穿到后胸。

    柳捕头的神情已经开始变了,他的面色毫不掩饰的震惊与诧异,他瞪大眼睛望着楚风道:“这是剑痕?”

    楚风笑了笑,他从柳捕头手中接过壶酒,饮了一口,才道:“是的,这是剑痕。”

    柳捕头又道:“这是什么剑,究竟是怎样的剑才可以造成这种伤痕?”他看不出,他一点也看不出楚风胸膛上的那道剑痕到底是什么剑造成的伤痕,在他的记忆中世上似乎没有哪一种剑可以造成这种痕迹。

    楚风的答案令他有些不可思议。

    楚风道:“我不知道。”

    柳捕头瞪眼望着楚风道:“你不知道?你竟然不知道?”

    楚风理所当然,他淡淡道:“一个人中了一剑,未必就一定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剑,许多人即使死在剑下也未必知道杀他的人为什么杀他,用得什么招式。”这绝对不是废话或空话,事实上武林之中几乎每年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发生的绝对比楚风口中说得要匪夷所思得多。

    柳捕头瞪眼望着楚风,冷冷道:“其他人可以不知道,但你不能不知道,因为你是楚风,你不能不知道。”

    楚风笑了笑,他想反驳,似乎也认可了面前这位朋友的说话,因为他是楚风,因此他不能不知道。

    楚风沉吟了,他似乎在思忖如何开口叙述这件事。半晌,他道:“事实上我虽然中了剑,但我并没有看见剑,因为刺穿我胸膛得不是剑,而是剑光剑气。”

    柳捕头道:“这一剑是从天外而来?”

    楚风点了点头,他道:“当时我在华山和胡金袖游玩踏青,那一道剑气就从云霄之上激射而下,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一道剑气就雷霆霹雳,瞬间洞穿了我的胸膛,从我的心脏方寸之上擦肩而过。”

    柳捕头瞪眼望着楚风,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慢慢道:“倘若这句话不是从你口中说出,那我一定会有人在说天方夜谭的鬼话,但我现在似乎也不能不相信我这平时绝对不愿意相信的鬼话其实本就是一句实话,一句大实话。”

    楚风淡淡一笑,他对着酒壶又将一口酒饮下,他望着柳捕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相信我的,因为至始至终我从没有对你说谎,而且这件事我根本没有必要说谎。”他一边说着就一边将衣襟拉紧,继续很平静的躺在硬板床上。

    楚风现在似乎已经想要休息了,只不过柳捕头并没有让他休息的意思,他依旧望着楚风,他道:“你中了那一剑以后有什么感觉?”

    楚风笑了笑,他道:“就如同雷电劈在身上一样,但瞬间我便和平时一样了,只不过胸口却留下了一道小指头宽的剑痕,倘若不是那道剑痕和胡金袖的言语,我至今都难以相信这种自出现在民间传说中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看来这的确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柳捕头望着楚风道:“但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你既然身上没有伤,为什么要来找我,并且赖在我的家里休养身体。”

    楚风慢慢坐起身,他望着柳捕头道:“你这人总是不喜欢等人将话说完,我有说来你这里修养身体只是因为这件事吗?”

    柳捕头沉默,楚风的确没有这么说过。

    楚风淡淡道:“当时我的确感觉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很快就发生了一件事,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我才不能不来找你。”

    “什么事?”

    楚风道:“有两个人要找我。”

    “哪两个人?”柳捕头冷冷望着楚风道:“在我的记忆中你似乎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人,也很少会勉强答应为人做什么事情。”

    楚风点头,他道:“的确是这个样子的,而且我相信这两个人绝对不是来求我帮忙的,而是来找我的麻烦的。”

    “麻烦?”柳捕头冷笑:“现在竟然还有人找你的麻烦?”

    楚风依旧一脸云淡风轻,他淡淡道:“其他人或许不会,但他们却是一定会的。”

    柳捕头终于开始有些好奇了,他道:“什么人?”

    楚风道:“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而且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你都认识。”他微笑望着柳捕头。

    柳捕头的神情又开始有些少许变化了,他的手下意识捏住了衣襟,他眼神古怪盯着楚风道:“你来我这里的本意是想将这两个人的麻烦推到我的身上?”

    楚风微微一笑,他摇头道:“你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可能给你带来麻烦呢?只不过他们你的确认识。”

    柳捕头直接略过楚风这句话,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楚风微微一笑,他望着柳捕头道:“你还记不记得孔雀妃子?”

    柳捕头身躯颤了一下,他的眼中射出一道精芒,望着楚风,很久很久他才道:“冷血妃子?她为什么要找你?”

    楚风微微一笑,他点头道:“很好,看来你还记得的。”他顿了一下,又问:“你记不记得以前我和你说起过一个人,十年前江湖上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人,以三十岁之龄就成为七大门派的掌门人?”

    柳捕头又道:“你说得是护花刀秦护花?”

    楚风拍了拍手,道:“是的,我说得就是他们。”

    柳捕头又道:“他们为什么要找你?”

    楚风笑了笑道:“不是她们,而是应当说他和她。”显而易见,这两个人虽然都要找他,但绝对不是为了同一件事。

    柳捕头并不笨,自然听得明白,他道:“冷血妃子为什么找你?秦护花为什么找你?”他其实想问昔年的崆峒派掌门秦护花为什么还没有死,只不过他没有问出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楚风应当也不知道。

    楚风淡淡一笑,他道:“冷血妃子找我只是因为不久前他从胡金袖口中知道了一件事。”

    “什么事?”

    楚风说了三个字:“紫衣侯。”

    柳捕头闭上了嘴巴,他望着楚风,又道:“那秦护花呢?秦护花为什么要找你?”

    楚风笑了笑,他的笑容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神秘,他慢慢道:“或许并不是他要找我,只是有人请他来找我。”

    柳捕头望着楚风,他知道楚风没有说谎,但他还问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他道:“你呢?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呢?和他们有没有关系?”

    楚风哈哈一笑,他的笑容很优雅甚至有些豪迈,不过在柳捕头的眼中看来却显得有些奸诈,简直就是一只偷吃了鸡的狐狸。

    很快楚风笑容灿烂而玩味开口道:“我来找你只是希望可以在你这里修养几天,我的朋友并不多,因此我只能来找你了。”

    柳捕头冷冷望着楚风,他不说话。

    楚风含笑望着柳捕头,最后慢慢悠悠道:“当然还是因为你姓柳,叫柳长街,而且你这个人看上去冷血无情,但至少我知道你非常重视朋友,而我就是你的朋友。”

    柳捕头,柳长街的心沉了下来,当楚风的这句话彻底落了下去,他的心就沉了下去,他知道他麻烦来了,一件或许是两件以前他从没有遇见的天大麻烦来了。</br></br>、(http://www.cbiquge.com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手机客户端,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leishidushi(按住三秒复制)安装小说客户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