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系统百分百 > 第一章 怀表

第一章 怀表

作者:乱石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砰砰砰!”

    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将躺在床上休息的少年吵醒,他拉起窗帘的一角,微微发亮的天边泛着鱼肚白,重重的放下窗帘,少年不耐烦的叫道:“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段不弃!快点给老娘开门。”

    尖锐而愤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将床上的段不弃彻底惊醒,他立即掀开被子,半分钟的时间穿好衣裤,稍稍整理了一下因为很久没打理而显得乱糟糟的头发,嘴角挂起人畜无害的微笑,快速的打开了房门。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房东您来了啊,怎么不提前说一句,让我先准备准备呢?”

    站在门外的,是年近五十的房东大妈,那一身花花绿绿的羊毛衫和紧身长裤被臃肿的身材勒出一层层游泳圈,满脸的横肉和凶悍的表情,实在难以让人相信这还是一位女人。

    “哼!”

    房东大妈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并不结实的木板床上,讥讽道:“提前说一句,好让你逃跑吗?老娘告诉你,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多,别给我来这套。”

    “怎么会呢?”

    段不弃连连赔笑,看着吱嘎作响的木板床,心里暗暗滴血。

    “别说这些废话了,老娘告诉你,你已经欠了我两个月的房租了,今天你要是还拿不出钱,就别怪老娘送你进局子里喝茶!”

    房东大妈恶狠狠地瞪了段不弃一眼,翘着二郎腿开始环视四周,开始算计段不弃屋里的东西能值多少钱。

    “您别急啊,再过几个周我就发工资了,到时候肯定能给您补上。”

    “几个周?”

    房东大妈不屑一笑,淡淡的说道:“老娘不管,你今天就必须给我钱,不让我就送你进局子,帮你把东西都清理掉。”

    “你!”段不弃终于忍受不住,脸上浮起一丝怒容。

    “哎呦呦,你还想对老娘发火?”

    房东大妈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一脸不屑的盯着段不弃大声吼道:“就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区区一个月五百块的房子都租不起的废物,还有本事对老娘发火!”

    房东大妈的吼声穿透整栋大楼,附近的邻居都探出脑袋,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段不弃环顾四周,终于心灰意冷:“这便是人心吗?”

    他捏紧拳头,咬了咬牙,激动的掏出从地摊上淘来的一个二手三星,对着房东大妈吼道:“账号!我现在转钱给你。”

    房东大妈愣了一下,之前咄咄逼人的态度瞬间就好上了许多,不一会儿,房东大妈捧着手机开心的离开了,段不弃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激动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低头看了一眼还剩下八十三块的积蓄,苦笑着关上了门。

    “还是冲动了。”

    出租屋中,段不弃叹了口气,缓缓坐在了吱嘎作响的木板床上:“还有几个周才会发工资,我现在只剩不到一百块钱,就算一天只吃一顿,也熬不过去啊。”

    又是一声长叹,段不弃年轻的面庞上带着深层的凝重,疲惫的眼里满是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

    “睡公园吧。”

    犹豫了一会儿,段不弃无奈的做出了这个决定,他的工作都是体力活,如果不吃饭的话,几个周后,他能不能站稳都两说,哪还有工资可拿?

    环视了一周屋内胡乱堆放的杂物,段不弃点了点头:“有不少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卖到废品收购站也算是能抵几天饭钱,再算上省下的五百块房租费,熬过这个月应该不成问题,至于下个月……”

    苦笑一声,段不弃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再说吧。

    凭着一点脸面上的交情,段不弃将自己的杂物都卖给了隔壁收废品的李大爷,李大爷听到段不弃要搬走的消息,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段不弃的肩膀:“小段啊,你还年轻,千万不要放弃希望,人啊只要活着,就有着无限的可能。”

    “谢谢。”

    段不弃并没有把大爷的话放在心上,现实的压力他无比清楚,就算哪天自己暴毙在大街上他也不觉得奇怪,只是觉得有些悲哀罢了,他已经想好了,等自己在这里活不下去了,就去假装抢劫,然后自首到监狱里继续活下去。

    “唉……”

    李大爷哪里看不出来段不弃是在敷衍他,他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称重之后,给了段不弃一份人情价,段不弃感激的看了李大爷一眼,道了一句保重,背上一个洗得微微泛白的布料背包,毫不犹豫的向着楼下走去。

    坐在小区的花坛边,晨风吹来带着湿润的寒气,段不弃忍不住浑身一颤,连忙拉上了外衣的拉链,对着两手哈了口热气:“入冬了啊。”

    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了。

    “圣诞节哈。”

    段不弃有点失神,独自一人在外,他也算是知道城里人的一些节日,但却没人知道,这天,还是他的生日。

    “和神同一天生日呢。”

    段不弃摇了摇头,自嘲一笑:“神?要是真的有神,人世间为何还会如此悲哀。”

    “嘀嘀!”

    一辆三轮电动车缓缓停在了段不弃的面前,走下了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快递小哥,小哥手拿着一份快递,一边开始拨打电话。

    “叮铃铃……”

    老旧而熟悉的铃声响起,段不弃疑惑的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请问是A区13楼的段不弃先生吗?楼下有一份你的快递。”

    “呃……”

    段不弃尴尬一笑,站起来走到快递小哥面前晃了晃手机:“我就是段不弃。”

    快递小哥诧异的看了段不弃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手中的小包递给了段不弃:“请签收。”

    段不弃签上自己的名字,目送快递小哥逐渐远去,坐会花坛边好奇的翻了翻手中的小包:“奇怪,我最近没有买东西啊,而且似乎还是个小玩意。”

    闲着无事,段不弃当即拆开了外层的塑料和内部的纸盒,取出了一块精致的铜制怀表,光滑的表层泛着淡淡的光,正面刻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黄龙,四周祥云散布,颇具美感。

    “真好看,可是谁会给我寄这么一块看起来挺贵重的怀表呢?”

    低头看了一眼纸盒,段不弃发现里面还有一张叠起来的信纸,立即取了出来:

    哥,祝你生日快乐,我得到了今年的国家奖学金,一共八千块,因为家里最近还算富裕,特别准许我自己留了五十块,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也是哥哥的十八岁生日,记得哥哥曾说很喜欢那些精致的怀表,我就去二手市场用五十块给你挑了一个好看的,希望你喜欢。

    弟弟,段不悔。

    “傻瓜,就知道乱花钱。”

    泪水顺着眼角留下,段不弃站在原地,仰头望天:原来,还有人记得我。

    没有这么多时间用来感动,段不弃很快平静下来,打开怀表的盖子,内部三根不同大小的铜针有规律的转动着,细微的响动带着独特的魅力,擦掉脸上残留的泪水,段不弃将信纸数次重叠,卡在了盖子的缝隙里,贴着内衣戴上了怀表。

    看了一眼时间,段不弃的嘴角挂起一丝源自真心的微笑,起身朝着附近的金华酒店走去。

    金华酒店门口,一个正在扣扣子的保安看到慢悠悠的段不弃,对他挥了挥手喊道:“段不弃你来了,快去换衣服吧,今天酒店被一个叫做安和启的大老板包了下来,再过一个小时车队就来了,千万别出岔子。”

    “知道啦。”

    段不弃感激的点了点头,加快步伐向着工作人员更衣室走去。

    不错,段不弃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保安,有些人可能觉得在门口站几个小时不算什么,但实际上现在对保安的要求特别高,除了换班和鞠躬的时候,保安绝不能有一点多余的动作,若是被领班发现,就可能被开除,这样一连几个小时,可不就是个真正的高消耗体力活。

    段不弃把自己的背包锁在衣柜里,换上衣服窜到厨房拿了两个肉包子,一口一个塞进了嘴里,一边洗手一边咀嚼,等洗好手,东西也已经下肚,混到了早餐,段不弃满意的点点头,走到大门口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你今天咋背上包了?”

    领班还没来,众保安还能闲聊一会,顺便提提神,段不弃实话实说,毕竟这样的事情在自己这样的人身上很常见。

    “真是可怜的孩子。”

    众保安接连摇头,却帮不到段不弃,毕竟他们比段不弃要年长,要花钱的地方更多,一个三十来岁的保安提议道:“你要是不嫌弃老哥,就过来与我合租,这样一个人一个月才三百,就是路程远了些。”

    段不弃眼睛一亮,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远点没关系,重要的是我这个月没有多的钱了,只能等熬过这个月再说。”

    “嗯,那下个月再说。”那保安也不在意,他只是给个建议。

    这时,一个路过的厨师学徒对段不弃说道:“大家都不容易,给不了你资金上的资助,我只能告诉你一个我才来北斗时候睡大街的经验,别去公园抢,那里早就被本地乞丐抢完了,去不设防的天台或者车站地下通道,算是不错的地方。”

    “谢谢。”

    前辈的经验很重要,段不弃很善于学习,其实以他的成绩,即便比不上总是满分的弟弟,考上一所知名大学还是没问题的,怪只怪他出生不好,家里只供得起一个人上学。

    “领班来了。”

    一个保安轻声提醒,厨师学徒对着段不弃点了点头,抱起一箱鸡蛋向着后门走去,保安们立即昂首挺胸,稳稳的站好,段不弃亦是如此,他现在所有的生活来源都在这里,实在不敢有一丝大意。

    “嗯。”

    领班在门口停顿了一下,对众保安的表现很是满意,就在他要走进大门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酒店门口,一位身穿黑色西装制服的美女大踏步走了过来,掏出名片对领班出示了自己的身份:“我是安总的秘书卡琳,提前过来看看你们的准备。”

    “可以。”

    领班点了点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好。”

    卡琳正要跟着领班往里走,突然一个不经意的回头看到了段不弃,然后皱眉轻声叫道:“段不弃?”

    “赵丽!”

    段不弃低头想了想,一个名字脱口而出,面前这女人,竟然是他才到北斗时认识的同乡,当时两人同行走到火车站门口,几个强盗用上来抢走了赵丽的行李,而站在赵丽一旁的段不弃为了保住自己的东西,快速的逃走了,丢下赵丽一个人倒在火车站痛哭,没想到时隔多年,赵丽已经改了名字,连身份也变成了大老板的秘书。

    “真是好久不见。”

    卡琳冷冷一笑:“虽说我们当初不过是过路人的关系,你不帮我也在情理之中,但请你原谅一个苦命女人无缘无故的迁怒。”

    说着,卡琳指着段不弃对领班淡淡的说道:“开了他!”</br></br>\+(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