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系统百分百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劲妙用

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劲妙用

作者:乱石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其实段不弃的疑惑是多余的,不要说吴镇海,就连王灵韵也到了这一点,怪只怪在他们误解了段不弃的天赋,他们以为段不弃扫描是对于武技的一种瞬间领悟,那么霍震教过段不弃之后,他就应该直接进入棍术精通的境界。..

    然而现实是段不弃虽然记下了霍震的那几棍,自己本身的棍术还是只有入门的级别。

    “有点被动啊。”

    段不弃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木牌是白色的,这意味着他很可能要面对兵器战,不敢再继续托大,反正兵器的熟练度与万法无关,他干脆瞪大了双眼,开着扫描疯狂的记录五座擂台上的一切兵器使用之法。

    剑刀枪戟……不过十来场比斗,段不弃收获良多,突然,系统的电子音在段不弃的脑中响起:“恭喜宿主掌握多种兵器的使用方法,成功激活全冷兵器入门。”

    全冷兵器入门,可以较为顺手的使用所有存在于世的冷兵器。

    这是个挺实用的技能,唯一的不足,就是其熟练度还仅仅只是入门,虽然那之后的熟练度高达百分之九十六,但段不弃有一种感觉,除非他使用灵值,否则别想在短时间内靠练习将其提升到百分之百的程度。

    “二十一师弟。”

    前段时间在武极殿见过的一位师兄朝着段不弃走来,快的说道:“该你上场了。”

    “是。”

    不弃淡定的样子,那位师兄不忍的摇了摇头,叹气道:“要是不行你就认输吧,区区明劲的境界,是不可能和那群掌握了暗劲天才比的,毕竟这局结束后还有一轮挑战,到时候我会给你分析出一个较弱的对手,帮助你晋级前五十。”

    “多谢师兄。”

    段不弃拱手道谢,心里顿时变得七上八下的,师兄的表情,他的对手,很不一般啊。

    在师兄的带领下,段不弃走上擂台,面同样惊愕的男人,段不弃立即平复心情,嘴角带着微笑上前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你了,陈航。”

    “我也没想到。”

    陈航不自然的眼正在四号擂台繁忙的王灵韵,开口问道:“你是想打徒手还是兵器?”言下之意,就是打算给段不弃一个最好的表现空间,段不弃却果断的摇头拒绝了,要是连公平直面自己的对手都做不到,他也不用再修行了。

    “勇气可嘉。”

    段不弃瞧不起陈航,陈航又何尝瞧得起段不弃!

    在陈航段不弃这个学得十分繁杂,半路加入八极门的家伙不过是个门外汉罢了,若不是灵韵的面子,身为太极门席弟子的他都不会理会这样的人。

    既然段不弃不领情,他自然也不会客气,对着裁判有礼貌的说道:“我选择兵器。”

    “嗯。”

    这次比斗是为了接下来各门派的行动定下一个规格,能节约更多时间自然是好的,裁判直接转头不弃,问道:“那你的选择呢?”

    “我选择进行两场。”

    段不弃可不在意时间,不论各门派是否参与其中,他都必须偷偷混入那个行动里去。

    “可以。”

    三号擂台上的裁判是那位年纪较大的师傅,虽然有些不满段不弃的不识相,但毕竟是自己这一方的,自家门主更是将赌注都压在了他身上,他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先是兵器,双方可以选择同样的兵器,但有且仅有一次选择,即便在战斗过程中被破坏也不能更换。”

    “明白。”

    段不弃转身从武器架上取下一根实木棍,毕竟在外人知道的情报里,他只该会这个。

    陈航选择的是一柄三尺软剑,单手持剑,陈航另一只手捏着剑指,一直微笑的脸上带着上了肃穆之色,将剑置于身前,陈航缓缓说道。

    “请。”

    段不弃右手握住木棍,猛然向前刺去,陈航不进反退,擦着木棍跳到一边,不等段不弃收手,后腿一蹬,贴着木棍冲向段不弃,段不弃当即松手后退,又掌对着木棍的一端拍下,木棍在半空中横着一转,拍向陈航。

    陈航惊讶的竖起软剑,试图弹开没有后劲的木棍,然而在剑棍接触的瞬间,一股狂暴的力量如同密密麻麻的细针在空中爆开,木棍立即断成两截,软剑的剑刃上也多了数道缺口,剑身的前端更是有着细小的孔洞。

    “你居然掌握了暗劲!”

    陈航持剑的右手轻轻颤抖,虎口开裂,鲜血流下。

    “是我大意了。”

    一剑划破衣袖,陈航撕下衣袖内部干净的部分缠在虎口上,换做左手持剑,剑在手,陈航指着段不弃淡淡的说道:“我不会再留手了。”

    “我可没有求你留手。”

    段不弃讥讽道:“你该不会觉得这是在让我一只手吧。”

    陈航沉默不语,眼睑低垂,挥舞软剑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段不弃表面上没有变化,心中却响起了警报,刚才不过是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暗算了陈航一把,现在虽然封住陈航一只手,暂时位于上风,但实际上也稍稍只是拉平的双方距离而已。

    乘着陈航绑伤口的时候,段不弃也上前取回了还剩下一大半的木棍,摸了摸断裂一端粗糙的木屑:“早知道就拿一根更长的了。”话音未落,段不弃直接一棍挥下,棍势如山压,带着浑浊的风声打下。

    陈航淡淡一笑,挥剑直上,轻轻一点,木棍的前端直接炸裂,段不弃连忙撒手,重新运劲抓住木棍对着陈航刺去,陈航软剑飘忽,围绕着木棍回旋一周后拉到一旁,风轻云淡。

    手中木棍越加短小,段不弃毫不畏惧,一式短打戳向陈航的手腕,陈航眼神中划过一丝不屑,抖剑前冲,直接将段不弃手中的木棍穿透,反手一转,一股暗劲打出,要将段不弃的兵器彻底摧毁。

    “休想!”

    段不弃大喝一声,猛地将木棍向上一抬,软剑被折断,暗劲打在了空处,凭空卷起一声爆响,两臂平展,紧握着还剩下不过两寸长短的木棍,段不弃照着陈航的面门直接劈下,陈航果断放弃手中断剑,用仅剩的左手施展云手弹开了段不弃的震山一棍。

    一掌接一掌,段不弃原地向前一翻,另一只手自然劈下,奇妙的气流在仿佛静止的天地间游走。

    “砰!”

    打人如挂墙,陈航被段不弃的全力一掌劈飞出擂台,重重摔倒在地,陈航喷出一口污血,死死的盯着段不弃,不甘的晕倒过去。

    “师弟!”

    身穿道袍的杨澜从空地处跑来,恶狠狠的瞪了段不弃一眼,抱着陈航冲向不远处的医疗处。</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