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938 巨变的特区2

正文 938 巨变的特区2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财富这种东西一旦形成了落差,就会迅速吸引周边贫穷人的目光,都是本乡本土的乡亲,千百年来都生活在一起,今天只不过是一条大柳树边墙就能隔断了?显然是不可能的。

    墙外的人和墙内的人仅仅隔了两百多米,突然一夜之间变成了两个世界。墙内的人一下子就成了捧着金饭碗的上等人,随便去特区干点活的,哪怕是最最容易的清扫大街,一个月都能得到一枚闪亮的银币。

    那可是银子啊!晚清赤贫的百姓家里能有一小半串铜钱就算不错了,谁家能使的起银子?黑眼珠看见了白花花的银子,所有人心中的**顿时爆棚,人心也就不平了起来。

    “别人能赚我为啥不能赚?都是本乡本土的,隔了一条河谁还不认识谁,你能打工我也能,同去同去……”

    很快浩荡的打工潮就出现在了塘沽城区呢,要按照过去老理讲,出力气行谁有力气谁上,吃苦耐劳给东家把活干好了就行,但是人一多也就出现矛盾了。

    塘沽特区的规模是很大,但是也不可能满足整个天津府所有穷人的需求,大量涌入的劳动力必然让原本高昂的成本开始下滑,这就造成了墙内百姓的不满。

    圈在特区内的民众一个个气的牙根痒痒,心说我们明明日子过的好好的,扫大街都有一个银币的收入,就是因为你们这么一来可就砸买卖了,生生把行市价砸下三分之一去。

    冲突一下子就爆发了,本来是数百年的乡里乡亲,结果在利益的影响下迅速变成了两个团体,一个是墙内派一个是墙外派,双方开始只是口角相争,到最后甚至出现了拳脚相加。

    到去年年底甚至出现了聚集在一起的械斗,而且双方很快就出现了各种各样能打能斗的小头目,眼瞅着帮派就要形成了。

    开始特区还选择强力镇压,谁冒头就打击谁,可是时间一长发现根本就没有用,因为核心的矛盾是工作岗位有限,而需求者太多,这个问题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

    肖乐天不是活雷锋,这辈子不是,上辈子也不是,在短期无法解决就业岗位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先保住柳树墙内百姓的利益,因为他需要整个特区内的民心,因为将来这里注定会变成军事区加工业区加商贸区的混合体特区,内部民心稳定高于一切。

    从那一天开始,柳树边墙开始被长长的铁丝网所捆扎,外面的河道也在不停的加深,特区内外的联系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随意了,人们只能从几十个重兵把守的关口出入,而且特区内部户籍制度开始实施。

    拥有特区内部户籍的人将受到更少的限制,而柳树墙外的百姓则只能争夺数量有限的临时用工证,一条柳树边墙终于塑造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面是天堂,一面是地狱。

    这还不是矛盾的全部,柳树边墙周围的百姓多少还能得到一些特区的恩惠,很多人不能进入直接打工,但是他们可以通过贸易的形式享受到特区的好处,比如说养殖业。

    特区内人们收入高,吃喝要求也高,周围的百姓发现商机就开始发展养殖业,猪牛羊等牲口都是给特区内提供的,每天源源不断的向特区输送,这种生意多少也能弥补一下周围百姓心中的落差。

    很快的,更多的人发现了服务行业的好处,暗娼开始大行其道。在塘沽特区内不是没有娼户的存在,青楼也是有几家的。但是由于特区对这种牌照发的少之又少,所以造成了很大的市场空缺。

    有限的几家青楼都是走精品路线,楼里的装修以及姑娘的水平都想当的高,这里只有真正的巨商高官才能玩的起,普通的百姓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柳墙内不让玩那就去外面玩,很快围着柳墙周围的村镇就出现了一片旺盛的草市经济。

    草市,顾名思义是不上档次的,但是却很实际的满足了市场的需求,一个个村庄里开起了赌馆、大烟馆、餐馆、茶楼、戏园子……当然还有青楼和半掩门子,一时间围绕着特区这个庞大的经济体,一个个肿瘤开始附着其外。

    有人或许有疑问了,这样柳墙外和柳墙内的民众不就没矛盾了吗?双方各取所需,一起赚银子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可惜人性是复杂的,有时候光挣钱还不行,人心还总是攀比的。当年的同乡一起土里刨食的乡亲,谁不认识谁啊?可是为什么就因为一条柳墙就变得一边在上,一边在下呢?

    凭什么墙外的人就得伺候墙里面的呢?我赚钱赚的不舒坦,我自然就有气,有气就要撒出去。就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原本平淡祥和的乡村氛围不见了,在金钱大潮的冲击下,乡情不在,一切都以银子为目的。

    开大烟馆、赌馆、碰瓷的、仙人跳……甚至还有绑票、抢劫等恶性案件,至于说小偷小摸那就更多的数不胜数了。

    柳墙外的事情不归新军管,所以那些士兵只能看着柳墙外的乌烟瘴气心中暗叹,除了自己绝对不去之外,也经常劝墙内的乡亲少去那些乌七八糟的地方。

    听着老排长的讲解,范儒已经忘了热了,他连着抽了两根古巴雪茄,还分给了老排长一根“乖乖!我不在这二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二管家……把我冰箱里的酸梅汤倒两碗来,给这位小兄弟消消暑气……”

    “说啊,接着说,还有没有其他的事儿?”

    “嗨……热闹还在后头呢,我这就要说道这些外乡人的身上了!”老排长一口干了一碗酸梅汤舒服的打了个嗝。

    “再来一碗!”

    范儒哪里会在乎一碗酸梅汤,他让二管家把红木精雕的冰箱直接抱了过来,让老排长随便喝。

    “乖乖,一直都听说北京王宫贵胄们夏天都有冰块吃,原来真有这种东西啊?啧啧啧……”周围的百姓一片啧啧称叹之声。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