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000 艰难的选择

正文 1000 艰难的选择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管家面容急切的低语道“将军息怒,息怒啊!来人极其古怪,手持大内带刀侍卫的腰牌,而且身上气势惊人,老奴仔细觉察感觉就连京城的王公大臣也未必有如此强的气势,将军不可不敬,先听听看……”

    上年纪的管家经常往来京城和关外,走南闯北阅人无数来客穿着虽然普通但是身上那股气势实在是不俗。

    珲春压抑着怒气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走进来一名大汉,剑眉朗目身材高大站在珲春面前那气势就压迫的他下意识的想拔刀。

    “请问尊驾贵姓高名,哪里来?”珲春不自觉的就行了一个江湖的抱拳礼,他已经看出来人腰马功夫非常沉稳,一定是个高手。

    来人解开狼皮斗篷丢给身后的管家然后抱拳回礼,这时候珲春才发现对面的人居然没有辫子,顿时心中倒吸一口冷气还没等他发作一块腰牌就丢了过去。

    接过一看居然真的是一块五品带刀侍卫的腰牌,这玩意珲春见过很多自然能分辨出真假“你到底是什么人?”

    来人看了管家一眼淡淡的说道“请将军屏退左右,我有机密事要于将军密谈!”珲春感受到了威胁佯怒道“老管家是我心腹,无不可言之事,请贵客不要藏头露尾!”

    “那好……宁古塔将军珲春接旨!”来人一张嘴吓的珲春倒退半步“你说什么?你你你……你是什么人?”

    此刻来人已经从袖口掏出一条长长的木匣,打开之后居然真的是一卷明黄丝绸“我就是琉球肖丞相麾下禁卫军准将项少龙……这一份是大清陛下给你的密旨,难道你不跪接吗?”

    “圣旨?什么圣旨!陛下还没有亲政哪来的什么圣旨,来人啊……”话还没说完就见面前的龙爷突然身形一闪,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呢咽喉已经被虎爪锁住。

    “将军难道连看都不看,就要抓我?我这条命死不死无所谓,乌苏里江东岸的百姓你也都不要了?他们的死活也不管了?”

    这时候珲春的亲卫已经从外面冲了进来,雪亮的长刀出鞘包围住了龙爷“放开将军,好大胆的匪徒,居然杀到将军府来了,不怕灭门吗?”

    龙爷看着就想笑“都什么时候了还玩刀子呢?老子我在太和殿前演武的时候,用的都是加特林重机枪,几把破铁片子就想吓唬老子……”说完一把撕开贴身的羊羔皮袄露出里面一圈炸药还有那把肖乐天赏赐的左轮手枪。

    “珲春啊!你身为宁古塔将军,自然熟悉朝廷内部的事务,陛下现在跟谁游学呢,北京城曾经被谁攻破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不是唬你你也应该能猜出来……你连看一看密旨的勇气都没有吗?”

    珲春脑门上一圈白毛汗,他挥了挥手让护卫们退出房间,然后接过那一卷密旨小心的打开来看。

    载淳现在并没有亲政,所以朝廷上下除了京官之外没有多少人知道皇帝的笔迹,也都不清楚现在陛下常用的随身印玺是那一块。

    这份密旨写的简单明了,上面以大清国皇帝爱新觉罗载淳的名义,命令关外各驻军将军为琉球准将项少龙提供方便,除了直接派兵作战之外其他的要求都应该尽量的满足,最关键的一点是,持有此密旨之人有权利控制乌苏里江上边境口岸的进出。

    也就是说项少龙和他的军队完全可以自由在清国和俄国之间进出,反正大清这一边不能拦着,而且还要尽量配合这些人行动,必要时帮助隐匿行踪。

    珲春看完密旨心头如遭雷击,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又应该怎么办?身旁的老管家已经斜眼偷看过密旨了,此刻他两条腿都是软的。

    “你……你莫不是京师有名的龙爷?南鹰北龙里面的龙爷?肖乐天身边第一高手……”老管家一下子就对上号了,怪不得有这样的气势。

    项少龙点了点头“珲春大人,你应该清楚我家丞相现在就是帝师身份,同治帝目前正在琉球游学,我拿到这份密旨也不足为奇……实话跟你说吧,这份旨意你确实有不遵的道理,因为陛下现在还没有亲政!”

    “但是你不要忘了,陛下是万民公认的皇帝,无论亲政还是没有亲政都改变不了他的身份!皇权威严不是靠那么一次亲政大典就能树立起来的,皇帝的命令也不是搞一次仪式就能拿到手的……”

    “我再说的透一点,你们想不想听陛下的话,跟亲政不亲政没有一点关系……”

    珲春脚一软直接坐在了椅子上,这话太诛心了,遵旨与否跟亲政确实没什么关系,就算同治帝亲政了又如何,真的就能号令天下了?

    前世的载淳是怎么做的呢?刚一亲政还没有一年就想重修被英法联军烧毁的圆明园,以恭亲王为首的大臣刚一反对,这缺心眼的孩子居然下旨摘掉了恭亲王铁帽子王的身份,还让回家待着思过去。

    那时候幼稚的载淳真的以为搞一场仪式自己就是大清的主子了,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也不琢磨琢磨,鬼子六的铁帽子可是载淳的爷爷道光帝亲封的,哪里是他能摘的掉的。

    结果没过几天,慈禧和慈安一起发难,恢复了奕?的所有名誉,而且把载淳胡闹的乱政给彻底推翻了,重修圆明园的计划不了了之。

    而那时候的载淳正是十七岁中二病严重的时候,青春期叛逆的他开始以惰政的方式和朝堂对抗,甚至在一些太监侍卫的勾引下,溜出皇宫扑向了八大胡同的怀抱。

    历史已经改变了,有了肖乐天的谆谆教诲载淳现在已经不是历史上所记载的中二少年,他开始逐渐领悟政治的真谛,对权力的领悟也愈发的深刻了起来。

    就好比今天的密旨,载淳已经把球踢到了珲春的面前,平平淡淡的几句话里却埋藏着很深的钩子。

    你珲春是不是大清的忠臣?你到底是忠诚于大清朝廷还是我爱新觉罗载淳,现在做出选择吧?

    你珲春到底在乎不在乎乌苏里江东岸的天朝遗民?你是干预还是袖手旁观,现在做出选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