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013 唇枪舌剑

正文 1013 唇枪舌剑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总理衙门口闪开了一条人胡同,王贵和丁四这两个远东遗民跟做梦一样从外面被推了进来,这二位一看就是关外爷们的打扮,北京的秋天人们刚刚换上夹袄,这二位就已经穿上老羊皮袄了,而且丁四张嘴就是妈了个巴子的不停。

    东北口音四九城的爷们都很熟悉,因为关外的旗人和关内的旗人经常有流动,所以在大街上你要是听见一口地道的东北口音,那可别小瞧没准就是八旗里面的大人物。

    不过这二位显然不包括在内,就看他们眼神四下乱瞄,看什么都跟看不够一样,就知道这是第一次来北京而且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

    “给诸位大人们请安……”两人走进大堂内就跪下冲二位王爷磕头,这还真是大清朝的顺民,一眼就看出谁是主子谁是外人了。

    萧何信环视四周冷冷的说道“我下面所说的每字每句请仔细记录在案,这两位就是远东国朝的遗民,王贵和丁四,是青岛金矿的幸存者……”

    “青岛金矿?”周围人一片迷茫,就连两位王爷也都迷茫的相互对视,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只有乌兰葛利脸色大变。

    “青岛!很多人压根就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哪里是海参崴外海的一座岛屿,那上面有中国人开采很久的一座金矿……”

    在萧何信的故事里,青岛的来龙去脉被解释的一清二楚,王贵和丁四是那场大屠杀后的幸存者,乘坐小船在日本海上随波逐流一直飘到了对马海峡才被朝鲜渔船所救,并顺势送到了乐天洋行驻朝鲜的分号内。

    王贵和丁四之前已经做了很多准备,此刻虽然有点怯场但是事情总算是磕磕巴巴的讲完整了,当在场的人听到有两千多中国遗民在金矿遭到屠杀,所有人全都义愤填膺怒目而视。

    丁四伸手指着老毛子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这群罗刹鬼那咱们乡亲当畜生杀啊……火烧、砍头、剖腹、凌迟……藏在山洞里的被他们用烟活活的呛死,最后逃出来的不过就三百多人,在大海上还有一批人落水被冻死了!”

    “妈了个巴子的,那金矿俺们已经采了十好几年了,你们凭什么说关就关?凭什么上来就杀人……”

    王贵比丁四稍微理智一些,他望着堂上的亲王和特使哽咽的说道“我们是国朝的遗民,没人管没人要,野草一样的活着……我们没招过谁也没惹过谁,但凡有一丝的活路我们也不至于跟别人对抗……”

    “你们想收税,想收重税!那就收呗,能有一口饭吃我们也就低头认命了,可是你们到最后连一口饭都不给,就是想活活饿死我们啊?”

    “你说金矿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你说林场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所有东西都成你们的了,我就问问我们怎么活下去,总得有一口饭吃吧……”

    “污蔑,这是污蔑!我要抗议,你这是在转移话题……”乌兰葛利吼道。

    “这不是污蔑,你也无权抗议,你敢说青岛金矿的屠杀你不知情?你敢说没有?那么我就申请英法美三国共同组成考察队,亲自登上岛屿,亲自去远东调查一番,你敢不敢!”萧何信顿时就给顶了回去。

    艾立国还有华若翰心里这个美啊,能够插手到俄国内政,能够给对方添点恶心,这绝对是他们外交生涯上的亮点,也是回国述职的一件大功劳啊!

    十九世纪可不是二十一世纪,这时候并没有联合国,西方强国之间最忌讳的就是相互插手对方内政,乌兰葛利再愚蠢也不会让他国干预自己的内政。

    他强硬的说道“这些事情跟我们的谈判毫无关系,那是我们远东的内政,我们现在讲的是三道沟之战,我们讨论的是俄国士兵的死因!”

    啪的一声萧何信猛拍桌子“没有关系?我觉得有关系,我必须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俄国人在远东干了什么?你们如同土匪一样抢夺所有的金矿、银矿、把最好的林场抢走,最佳的游牧地也成了你们的财产……”

    “那么我问你!那些时代生活在那里的百姓究竟应该怎么活着?他们吃什么喝什么?难道活活的饿死……”

    “你给我闭上嘴……”萧何信完全不给乌兰葛利说话的机会“你说那是你们的内政?我请恭亲王查一查中俄北京条约,看看那上面有没有针对遗民的特殊条文?如果我的脑子没有出问题的话,那上面白纸黑字写着凡是中国人生存之地,俄国都严禁驱逐,都要维持原状!”

    “你们做到了吗?你们背弃了条约,引发了民变,现在还要倒打一耙吗?”

    乌兰葛利气的哐哐砸桌子“这是两件事,完全没有联系,你你你……你这是偷换概念!”

    “我偷换概念?你拿着一匣子破子弹壳,然后弄一份没有人证的所谓口供,就想把莫须有的罪名加给我们?我告诉你,这就是做梦……”

    奕?和奕譞差一点就鼓掌喝彩起来了,这才是谈判的样子呢,针锋相对而且绝对不输气势和道理,怎么朝廷里一个这样的人才都没有?这肖乐天都是从哪里挖出来的宝贝啊!

    他们哪里知道,琉球的人才那都是一点点培养出来的,根本就没有天上掉下来的。

    谈判顿时陷入了僵局,乌兰葛利的口供证据由于没有人证所以琉球拒不接受,英美包括法国也无奈的冲俄国人摇头叹息。

    萧何信的理由也很充足,你这口供取得的过程我们谁都没看见,完全没有第三方的旁证,这在法律上讲本身就有纰漏,因为你首先没法证明这些口供的真伪,那么用来历不明的口供去指责别人,这指责完全没法成立。

    这就好比,你随便写一张欠条,就找别人要钱去“这是你死去爷爷欠我家的银子,我也没有保人,我也没有证人,我也没法比对你爷爷的字迹,反正我就是找你要银子,反正你就是欠我的钱……”这不是无赖吗。

    乌兰葛利彻底蒙圈了,他这才发现所谓的口供真的就是一个笑话,可是这口供明明就是真的啊!我们真没有伪造啊!

    那一刻乌兰葛利真的感觉比窦娥还要冤!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