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124 鬼气森森

正文 1124 鬼气森森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杨智一愣,他没想到城府深沉的翁同龢会说出这样一句带有讽刺意味的话来,可是看他的面相却不像嘲讽。

    翁同龢好似自言自语“其实以前我一点都不相信你,我对肖乐天永远都保持着一万分的警惕,那个人非常善于用间!没错,就是用各种间谍、反间计、细作、美人计……”

    “你当我不知道他在偷偷腐蚀我大清的低层官吏群体吗?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没法管,我也管不了……”

    “你最早来投靠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你就是肖乐天派来的死间,是企图打入朝廷内部的棋子,我也曾提醒过太后……可是朝廷实在是太缺钱了,有时候根本就没得选择!”

    杨智苦笑着说道“哎……我哪里算贰臣啊,叁臣都算得上了,您也知道我本身就是长毛出身,后来当土匪,又跟随肖乐天,最后投靠朝廷……大人不信任我,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可是今天您怎么就相信我了呢?”杨智不解的问道。

    “因为**!”翁同龢双眼精光四射,牢牢的盯着杨智“你眼中的**骗不了人!当你看见六爵十八等的条文之后,我亲眼看见了你心中的悔恨,那种悔恨骗不了人,你当时是不是死的心都有了?”

    “哈哈哈,如果你真的是肖乐天的间谍,那么你不会对华族令中的六爵十八等有这么贪婪的**,你啊你啊!正因为你清楚的知道你自己注定一生都和华族令的封赏无缘了,所以你才狠他,对不对……”

    “瞧瞧你最后献上的绝户计!瞧瞧你把肖乐天老底翻的那叫一个彻底!这一切都说明你已经疯了,你是一个悔青了肠子的疯子!”

    杨智被翁同龢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他不得不承认这老头真有一双看透人心的眼睛。

    嘲讽了半天,翁同龢拍了拍杨智的肩膀“其实这样也不错,彻底跟过去决裂,彻底取得了朝廷的信任,你未来的成就绝对不会亚于在琉球!就像刚刚周道英所说的那样,你小子喜事恐怕很快就要进门了……”

    “人走错了路不怕,只要走回正路了就行啊!回归朝廷的正朔,朝廷就会不吝惜对你的赏赐……以后记住了,别藏着掖着的了,有什么秘密你就都说出来……太后和王爷已经不再怀疑你了……”

    杨智有点羞臊,还有点感动,甚至有点激动……他也说不好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当他扭头走几步想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缓缓的,缓缓的转过身子,神情古怪的看着翁同龢低声问道“翁……翁大人!我能相信你吗?”

    老翁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淡淡的说道“你还能相信谁呢?”

    杨智咬着牙跺了跺脚,终于鼓起了勇气,他凑到翁同龢的耳边低声说道“翁大人……看在都是汉人的份上,我相信你!”

    “其实……其实当年的翼王石达开根本就没有死……他现在就在普鲁士,他躲在欧洲暗中为肖乐天效力……”

    轰隆隆一声惊雷从翁同龢的心底响起,老头脸都吓白了“噤声!这种事情回头你来我家说不要在这里说!”

    太平天国,这几乎是满清心中的一个禁忌,尤其是最早造反的那一批精英,对于朝廷来说那几乎就是一个恐怖的噩梦。

    太平天国能短时间内席卷江南半壁,并最后在南京建都,这和最早那一批精英的能力是分不开的,而其中的翼王石达开更是朝廷非常忌惮的角色。

    翁同龢双拳紧攥指关节都捏白了,他看着低头慢慢离开养心殿的杨智背影,心里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现在后悔的变成他了。

    “我这不是吃饱撑的吗?我跟这个贰臣说这些个干什么?结果把如此大的一个麻烦给沾到自己身上了,这种隐秘的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啊!”

    老翁是儒臣出身,他当然知道脸面这东西对一个政权来说有多重要,石达开还活着这件事万不敢公开,因为只要证明了他还活着,那就说明太平天国战争还远没有结束。

    那一批让咸丰丧胆的太平军原始精英们,就差一点点就推翻了满人的统治,要不是凭空出现了个曾国藩还有及时向英法低头认怂换来大量军火支持,满清早就要亡了。

    现在朝廷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向全世界宣布太平天国已经彻底被覆灭,所有重要的匪首都已经死掉了,这都已经盖棺定论的事情了,可不敢再翻腾开啊。

    想一想石达开在太平军中的影响力,老翁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下意识的就回头张望东暖阁,他犹豫着想把这份绝密情报告诉太后和王爷。

    就在他回头的那一刹那,翁同龢突然感觉自己一下子被丢到了恐怖的鬼蜮里去,那种感觉就好像走夜路突然身边出了一个同伴。

    你还想跟同伴打招呼呢,可是你却惊恐的发现同伴下半身是空的,他居然飘在了半空中。

    紫禁城里原来真的有鬼!

    翁同龢的眼前一个劲的发花,他看的非常清楚,透过东暖阁窗户上的玻璃,老翁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两宫太后面前的那道帘幕……丫的居然是垂下来的!

    这真是惊悚至极的一幕,翁同龢今年才四十岁,虽然被人称呼为老翁但那只是太后亲切的调侃,并不是说他真的已经老迈不堪了。

    四十岁的人不可能提前出现幻觉,更不可能记忆力错乱到那个地步。明黄的帘幕之前确确实实没有挂着,一直都是掀开的啊?

    难道说是自己刚出来然后太后就让人挂上来?这也不可能啊,总共说了没十句话,时间没有三分钟,也没听见身后有什么动静啊。

    就在这时候正门内闪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出来招呼人的李莲英,他一看翁同龢还没走笑着拱手道“翁大人不回家过年去,莫非还等太后赐宴呢?哈哈哈,今天就别等了,大初一的一会这是家宴……”

    “以您的身份,太后赐宴那不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吗?宫里赏赐祚肉那一回不是给您最大的……”

    老翁咧嘴笑的比哭还难看呢“说笑了,公公说笑了,刚刚议事时间太长胸口有点发闷,站在这里喘几口气……不过公公啊,有件事我想问您一下!”htt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