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195 刺马案

正文 1195 刺马案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马欣怡是从浙江巡抚任上升的两江总督,这还是慈禧一手提拔的骨干,对于江南地区的风土民情他还是非常熟悉的。

    马欣怡本是一名文官可是生不逢时的他却偏偏遇到了太平天国和捻军之乱,多年来他一直在安徽、浙江、江苏等地任职,民政的工作没干多少,反而辅助剿匪的事情没少干。

    剿匪的时日苦痛不堪回首,坐在马背上的马欣怡回想起往事一幕幕真是无尽唏嘘。

    还好战争总算是平息了,长毛和捻军的失败让文官又回到了前台,这就给马欣怡一个重新施展拳脚的舞台。

    回想朝廷对自己的殷切嘱托还有太后的谆谆教导,马欣怡心中自有一股暖流在涌动,抬头望向江宁城,马欣怡心中暗自发狠。

    “曾家兄弟,你们当初血洗天京城造了无数杀孽,回头天国圣库又离奇的消失,你们以为朝廷会不闻不问吗?曾国荃啊,我能猜到幕后黑手就是你,天国圣库的消失跟你绝对脱不了干系,你等着我挖出你的秘密吧!”

    “曾国藩啊,曾国藩!你终于肯北上了,你最终还是当不成这个江南王……听说你夜夜咳嗦不止?呵呵,金陵王气早就泄干了,你被圈在这里还想好?”

    马欣怡这是刚刚从常州赶来,回想在常州他替朝廷吞下的那数万顷良田,这位即将上任的两江总督心脏不禁狂跳了起来。

    太湖流域自古就是鱼米之乡,又经过了数百年的商业发展,田地早已经被市场推向了最赚钱的行当中。

    那么多茶山,那么多桑林,每年产出的钱财何止百万,要放在平常这些田地都是百姓家族的永业田,那是打死都不会卖的,可是这次南票危机给了马欣怡一个最好的吃进机会,他按照北京城密电的指示,这段时间发疯了一样的派人下去拿银子圈地。

    马欣怡现在就等曾国藩抬屁股走人了,到时候他就是名正言顺的江南王,回头把这些良田上缴内务府,太后和王爷还不得重赏自己?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想笑,这真是运来天地皆同力啊,谁承想曾国藩临走之前来了这么一场南票危机。

    自己一点责任都不用背,就能白捡功劳顺便还能发财,真是祖坟冒青烟哦!

    马欣怡赶路非常急,他知道这次会议应该是曾国藩最后一次在江南布置政务了,他总得给湘军一个交代,总得有一个未来的指示,这样重要的会议绝对不能错过。

    “架……抓紧速度,半个时辰内必须见到大帅……”骑兵怒马如龙在官道上驰骋,吓得路人纷纷避让。

    通往江宁城的官道上经常有很多草市为过往的行人提供服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路上,几间简陋的茶棚、酒肆总是能汇集很多人在这里歇脚。

    这些无名的草市实在是太多了,以马欣怡的身份自然不会关心这些贱民落脚的地方,在他的眼中现在只有江宁的大帅府。

    可是就在他经过一个无名草市的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

    官道旁一个破烂的草棚酒肆,门口摆着几张破八仙桌,三三两两的行人在这里喝点苦茶、劣酒揉揉酸胀的腿歇歇力气。

    而今天最靠近官道的一张桌子旁,却有一个彪形大汉非常不讲理的自己霸占了整张桌子,半斤坛装的黄酒已经喝空了三个,剩下第四个也快见底了。

    一只肥鸡被吃的干干净净,就剩几根骨头和鸡屁股,半碟子茴香豆撒的满桌子都是,看样子这就是平日酒馆里很常见的酒腻子。

    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越是喝酒这名大汉眼中的精光也就越盛,他趴在桌子上假装头晕可是眼角余光却死死的盯着官道。

    当马欣怡的骑兵队伍来到之后,这名大汉嘴角一翘冷笑道“终于来了吗?”

    砰的一声,大汉拍案而起,双手各抄起一个空酒坛子,双臂角力抡圆了象炮弹一样就丢了过去。

    马欣怡身处马队的中间,前面一共有六名士兵保护,身后还有八名士兵,一水的彪悍满八旗士兵,这些高傲的八旗子弟打死也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敢袭击他们。

    砰砰两声闷响,酒坛子砸在打头两名旗手的面门上,鲜血四溅顿时跌落马下,那名装醉的大汉大吼一声“狗贼马欣怡!纳命来,爷爷张汶祥是也!”吼声中另外两个酒坛子又飞了出去。

    何为悍匪?张汶祥就是典型的悍匪,单身一人居然顶着狂奔的战马冲了上去,只见他双手各持一把锋利的解腕尖刀,眼神死死的盯着慌乱的马欣怡,脚下步伐一丝不乱。

    就当战马即将撞到他身上之时,只见刺客一个兜头侧翻斜刺里冲到道路一旁,手中尖刀顺势一拖战马肚子就被活活刨开了,内脏哗啦流了一地。

    血腥味冲天而起,骑士栽倒在地上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直到这时候草市的百姓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胆小怕事的百姓大叫一声撒丫子就四散奔逃了,乒乓砸碎了无数粗瓷大碗。

    “拦住他!快拦住刺客!”马欣怡吓的脸都白了,双手不停的颤抖跟抽羊角风一样。

    他真的是高估这些大爷兵的实力了,由于不相信湘军派来的士兵,马欣怡这次出行是从满城里调来的旗人,毕竟他手里捏着太后和王爷的密令,使唤满八旗也在情理之中。

    可惜他光考虑可信的问题了,就没想过这群大爷祖宗到底有没有战斗力。

    生死关头,养尊处优的人只会哇哇乱叫,而悍匪则手起刀落,招招夺命。只见张汶祥身形如鬼魅一样在马蹄下翻飞,南派地躺刀用的那叫一个漂亮。

    经常是从下往上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砍翻战马脖子,然后趁着骑士摔倒的机会,另一把刀顺势递进,刀刀正中要害。

    “哈哈哈……狗官啊!你找了这么一群怂包软蛋当护卫,活该你去死!这群大烟兵要是能护的了你了,我张字倒着写!”

    张汶祥的嘲讽中,四名骑士已经命丧刀下,而剩下的八旗兵丁居然不进反退,一个个吓的脸都白了。

    那一刻他们居然把马欣怡孤立在了正前方,让他正对着疯狂扑上来的刺客。

    “救我!快来人救我!挡住他……”惊恐万分的马欣怡想跑可是手脚根本就不听使唤,他眼睁睁的看着一把沾血的尖刀直奔他的胸膛刺来。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ove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