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389 柳臭虫的疑惑

正文 1389 柳臭虫的疑惑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恨铁不成钢啊,柳臭虫一个乞丐居然对满城百姓产生了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你们也不想一想,整件事里从头至尾都透着蹊跷,你们就没发现什么端倪吗?”

    “为什么苏州城里所有的赌档都是帮会开的?而且这些帮会明目张胆的买卖南票,官府和湘军就当不存在?直到今天出现崩盘了,官府也不介入,而且湘军也不出手?”

    “就算你认为天下都是贪官污吏,可是江宁还有个曾大帅在坐镇啊,他老人家会袖手不管?就算实际不管但是表面文章也得做一做啊,一份告示总应该有吧?”

    “默认,江宁大帅府居然默认了这一切,这点危险都嗅不出来,你们还赌这个干吗啊?”

    柳臭虫一边在大街上走,一边嘀嘀咕咕的就如同一个疯子,不过现在满城都是疯子,也不差多他一个。

    “傻子啊,都是一群傻子,你们再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丞相真的是战败了,上百万两黄金都被抢走了,那么南票也就真成了废纸一张,既然是废纸一张为什么还有人要呢?”

    “我的乡亲们啊,你们好好的想一想,如果南票真的成了废纸,那么这些赌档最快的反应应该是什么?是关门大吉啊!是携款赶紧走啊!怎么还会敞开的收呢?”

    “黑板上每分钟都在变化的数字就是在刺激你们的情绪让你们癫狂,你们如果能跳出贪婪和恐惧,站在无我的立场上去分析你就能明白,如果真的是崩盘了,南票是没人要的,根本就没有任何人会用银币甚至铜钱去换那张废纸……”

    “忘记了吗?你们真的忘记了吗?当初白拉奕惨案传来的那一刻,南票丢的满街都是,我们都白捡糊墙去,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崩盘呢,只要有托手在就不可能是崩盘!”

    柳臭虫想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简单的道理自己这个乞丐都能想明白,那些聪明的老板们,精明的百姓们,甚至见过世面的读书人们,他们怎么就看不懂呢?就非得随大流,就非得从众吗?

    柳臭虫脑子里打了一个大大的疙瘩,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为什么那么简单的事情,那么多聪明人看不到呢?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他猛然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太湖边上,南边是个渔民经常卸货的小码头,北面是一大片芦苇荡。

    本来是非常熟悉的场景可是今天却吓得他出了一身的冷汗,整片芦苇荡周围到处都是人,一个个如行尸走肉样的人,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缓缓向太湖里走下去了。

    捕鱼码头长长的栈桥尽头突然有人撕心裂肺的吼道“没了!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家都没了……”噗通一声,水花四溅,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

    寻死的人,到处都是寻死和准备寻死的人,江南在这场金融危机中破产的民众数不胜数,走投无路的他们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去死,死亡对他们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

    柳臭虫跟疯子一样冲过去,拉住这个人的手苦求,一会又跑到那个人面前苦劝,但是没人听他的。

    有人捧着脸哭,有人冲他哇哇大叫,而更多的人则没有表情呆滞的撞开他,继续走向死亡。

    柳臭虫一个人想劝回这么多自杀者,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后这个乞丐都被急哭了“呜呜呜……你们别死啊,要相信丞相,南票真的会升值得,只要你们熬一熬,求求你们再熬一熬啊!”

    乞丐是社会最底层的无关轻重的小人物、小臭虫,平日里大家都清醒的时候都没人愿意听他说一句话更何况现在来,所有人的心都已经空了,他们完全听不进去任何苦劝。

    一个个赶着送死的人把柳臭虫撞的跟陀螺一样满河堤乱转,等晕头转向的他一抬头后,居然惊讶的发现在对面大柳树上一个男人正解开裤腰带准备上吊呢?

    “王家大哥?王老板!哎呦你可别想不开啊……”柳臭虫一看居然是今天赌输了又让青龙老大揍一顿的王家大哥,二话不说柳臭虫冲上去抱着他的双腿就往下拽。

    “你可别死啊,你家还有儿子正读书呢,你可不能死啊!”

    “你松手……看在昨天我给你俩包子的情分上,柳臭虫你松手啊!”

    “不松,绝对不能松手,求你想开点啊!庙里老和尚说过了,人要是自杀,魂灵是没法投胎转世的!他会七天重复一次自杀的痛苦过程,哪怕千年万千都不停啊!太苦了,真不能自杀啊!”

    “闭嘴!你个该死的乞丐懂个屁!我不死还能怎么办?我那点家产是供儿子读书的,呜呜呜……你知道我儿子书读的有多好吗?先生都说他是百年难遇的天才啊!”

    “呜呜呜……”王老板捂着脸嚎啕大哭。

    柳臭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股劲,一把就把老王从石头上给扛了下来,往柳树根底下一丢叉着腰看着他,就怕他继续寻死。

    寻死的人也是需要勇气的?

    a7a4

    ??如果你打断他最关键的那一刻,他想二次寻死就得继续积攒勇气,而在这之前他所能做的就是发泄一下。

    “没了,全都没有了,我贩点生丝、蚕茧、桑叶……一点点的白手起家我容易吗?爹妈死的早,亲戚没有一个帮我的,我这是纯凭着自己的双手一点点的奋斗出的家业啊!”

    “每一块银元那里面都是我的血啊!呜呜呜……本来说好了,明年家里翻盖三件瓦房,给孩子换更好的先生去读书,后年儿子就能参加乡试了!可是所有钱都让我给赌没有了……”

    王老板嚎啕大哭,嘴里把自己一辈子所受的苦,所经受的点点滴滴全都唠叨了一遍。

    直到此刻柳臭虫心中那个巨大的问号,总算找到了答案,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点光,哪一点光瞬间扩散成一片白昼。

    一理通,百理明!他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最终解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