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398 泼妇!

正文 1398 泼妇!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王老板临南票崩盘前几分钟,还用银币换纸币的笑话此刻已经传遍了全城,而且后来还想跟青龙老大掰掰腕子的笑话更是让人笑破了肚肠,庆大嫂今天好容易看见王家媳妇了,那还不赶紧趁机嘲讽几句?

    “哎呀,这几天火气大,吃点青菜清清火气……清清火气!”王家嫂子低头小声说道,然后赶紧就往家走,她想躲开这个强势的女人。

    阿庆嫂怎么会放她走呢,一把抓住她的衣服笑着说道“妹子着急干嘛?你看看我这新买的一匹绸子……哎呦,这可是上好的湖绸啊,做上一件衣服就跟批上云彩那么美!”

    “你猜猜多少钱?哈哈哈,笑死我了……平常这一匹绸子没有十块银元是下不来的哦!今天只要三块银元哦!才三块……”

    “现在满城都是银子贵,南票贱,谁用金银花钱谁就是大爷,正是捡便宜的好机会,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宰他们一刀,那才叫造孽呢!”

    别人的痛苦就是庆嫂快乐的源泉,看着王家媳妇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她就跟六月喝了雪水一样的爽快。虽然没有仇,但是落井下石不也很爽吗!

    “我哦,也就是个操心的命,闺女一天天的大了,我得给她置办点嫁妆啊!这样的好绸缎我可舍不得穿,都给我闺女留着……”

    王家大嫂捏着菜篮的手都白了,骨关节一点血色都没有,她心中暗骂就你那破鞋闺女跟你一样半掩门子,还能嫁的出去?做梦吧!

    谁不知道你家那点破事,偷汉子把自己男人给气死了,然后靠着男人的家业混饭吃,生意不好做就卖屁股拉关系,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显呗。

    要放在往常王家大嫂日子过的也不必她次,所以也不会听她唠叨,扭头走就行了,可是今天阿庆嫂偏偏来劲了,拽着她不让走。

    丑人是不知道自己丑的,阿庆嫂拉着王家大嫂的袖子唠唠叨叨最后居然把算盘打到了她儿子身上。

    “对喽,你家小哥是不是明年要乡试了?哎呦那可得花钱喽……有没有亲事?要我说啊,你就得找个条件好一点的,这读书可是花钱的生意,不前面投本钱后面哪里能赚回来呢?”

    “我家秀儿跟你家小哥年岁差不多,要不你托人找个媒婆咱们两家说合一下呗!放心吧,我还能亏了他吗,到时候小哥读书的钱都算我的……”

    这一刀可插肺管子了,王家大嫂勃然大怒“你闭嘴!痴心妄想,做你的春秋大梦,我儿子就算打光棍也不要你家人……”

    “哎呦!你还来劲了不是,你家男人没本事,买南票赔了一个干干净净,我好心救你家你还不领情?一辈子穷命,一辈子也甭想翻身……”叉着腰的庆嫂如同斗鸡一样尖着嗓子骂,很快就招惹了一大帮的乡亲围观。

    “能娶我女儿,那是你家八辈子烧来的高香,你还挑三拣四的,你以为你是谁啊?穷的肉都吃不起,养活个没用的儿子诅咒你考不上秀才……”

    “那也比你家一对破鞋强,半掩门子的货,甭想沾我们家的门……”

    这女人一旦撒泼开了,那是一丁点脸面都不要的,两人怒骂并很快厮打在一起,任由周围乡亲怎么劝架也拉不开。

    一般来说女人打架,泼妇总是占便宜的,很快王家大嫂就落了下风,阿庆嫂骑在她的身上没头没脸的用指甲挠,拳头打。

    “呸……穷酸货,活该你们家破产,活该饿死你们……守住南票废纸你吃屎去吧!”

    就在这时候怒火冲天的吼声响了起来“泼妇!滚开!”众人抬头一看正是王老板父子站在人群外。

    小儿子眼泪汪汪的看着母亲,冲过去推开那只母老虎,扶起母亲就哭。而王老板再愤怒也不能打女人啊,只是气的浑身哆嗦用手指着庆嫂说不出话来。

    人们再看阿庆嫂根本就如没事人一样,站起来拍怕身上的土“给脸不要脸,一家穷鬼,我好心好意出个注意拉你们一把,却不领情,活该都饿死……”

    “用不着你管!我们家饿死跟你没关系……”王老板大吼道。

    “切……”阿庆嫂掐半拉眼也瞧不上对面的废物男人“吹哦,接着吹哦!这些年倒腾生丝、桑叶赚的那点银子都赔光了吧?你还有东山再起的本钱吗?”

    “讨饭的命,揭不开锅的时候记住了别来我家讨饭吃……”说着抬脚就往地上打翻的菜篮子上踩,把王家大嫂买的菜全给祸害了。

    “你……你你你!”老王气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可是他又能怎么样,钱是男人胆,自己在这次南票危机中,输了就是输了,全苏州城的人都知道自己输了,已经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乡亲们全都叹息摇头,可是谁也说不出什么来,造化弄人啊!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大街上气喘吁吁的跑来一个人“王六一是谁?谁叫王六一……苏州行会有请!马上去苏州绸缎行会集合啊!”

    “我……我就是啊!为什么叫我?”王六一就是王老?

    4000

    ?,这个小买卖人实在想不到控制整个苏州的绸缎行会为什么要来找自己开会。

    这时候大街上乡亲们都愣住了,就连阿庆嫂也不明白了,江南各地区各行业都有自己的行会,绸缎、茶叶、粮食、棉布、油料、瓷器、盐……各行各业都有行会。

    这些大行会协调各大商家之间的关系,共同制定价格,共同议定战略,调节相互之间的矛盾,甚至还有的进行资金的内部拆借。

    不管怎么说,这种行会都只有顶级的大商家才能加入的,象王六一这样的二道贩子,别说进门没有资格了,就算是窗户底下旁听都没资格。

    “别开玩笑了,叫我干嘛啊?”

    “你就别问了,马上跟我走,几分钟后你们就全都知道了!”

    哪里还用几分钟,就在此刻苏州城内铜锣一片响,衙门差役帮闲群出,把最新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全城。

    “最新消息!华族军队大胜罗刹鬼,东海肖丞相狂胜沙俄!以前的都是谣言啊!沙俄全军覆没,全都完蛋了……”

    “今年夏秋赋税还是用南票,还是有优惠啊!百姓们别信谣言,要稳住民心……谁敢再放谣言,杀无赦啊!”

    轰的一声,人群顿时炸锅了,王家大嫂喜极而泣“呜呜呜……这么说家里的南票不是废纸了?苍天有眼啊!”

    “啊!”突然一声尖叫,人们再回头看,阿庆嫂居然活生生的被气的晕死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