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450 项英的昏君论

正文 1450 项英的昏君论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致远号一路向北,泰晤士号一路向南,按照目前的速度两船将会在黄海海域碰头,这是一场高度机密的会议,双方只有少数人知情,为了防止泰晤士号上无关的乘客窥探这次会谈,见面的地点甚至选择到了胶州湾外的一个海岛之上。

    在泰晤士号上,除了船长大副等高级官员剩下的就只有公使大人的贴身护卫知道这次秘密的会谈,他们甚至还制定了一次机械故障的戏码。

    当船只行驶到胶州湾外海之时,会假装锅炉发生小故障需要临时停船修理,这时候其他的乘客可以安排上岸休息或者旅游,而艾立国爵士则在武官的护卫下乘坐小船直奔胶州湾外海的朝连岛。

    哪里就是这次密会的主会场。

    英国方面对这次会面做出了充分的准备,而致远号所做的准备工作也不少,甚至项英还和肖乐天狠狠的吵了一架。

    冲突的焦点自然是那个大清国的小皇帝载淳,项英强烈要求载淳回琉球,如此高级别的会议不应该让一个外人参与。

    而肖乐天则坚持己见,认为眼下载淳和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属于利益共同体,大家所面对的敌人是一致的,内有满清保守派的威胁,外有罗刹鬼英法等国的虎视眈眈。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应该同舟共济而不是相互防备,更重要的是远东战事一旦稳定下来,载淳就要立刻启程前往欧洲,到时候必定要访问英国,届时这次秘密会见肯定会让载淳知道的。

    预期到时候双方心生嫌隙,还不如此刻就坦诚相对。

    但是没有想到一向对师傅言听计从的项英,今天却上来了拧脾气,他坚持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载淳永远代表的都是满清那个腐朽没落朝廷的利益,对他必须要有所防备。

    而肖乐天无论费多少口水都没法说服他,最终两人吵了一个不欢而散,肖乐天只能用丞相的权力逼他接受命令。

    但是当项英离开船舱之前,他敬礼回话道“我身为一名军人,执行命令是我的天职,丞相既然已经下令,我自当照办……但是!我永远保留我的意见,绝对不会改变我的看法!”说完扭头就走。

    肖乐天这个气啊,自己所有关门弟子里顶数这个项英最拧,他要是认了死理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项英走出船舱,掏出怀表看了看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致远号外只有漆黑的海水和重复单调的波涛声,甲板上例行巡逻的士兵向他敬礼。

    他走到船尾,解开军服上衣的扣子,任由冰冷的海风钻进衣服里。项英掏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可是双手在口袋里来回拍打,也没有找到火柴在什么地方,仔细一想原来是刚刚给丞相点烟的时候,丢在了桌子上。

    “哎……你这是何苦啊!”身后幽幽一叹,紧接着是刺啦一声,明亮的火光跳了出来,蔡璧暇那漂亮的脸庞映着火光跳跃。

    项英有点看呆了,知道火苗快烧到了蔡璧暇的手他才想起点烟,第一口抽的有点急,项英突然咳嗦了起来。

    蔡璧暇赶紧拍打他的后背低声说道“你为什么对陛下有如此多的怒气?难道……难道真的是因为他对我说的那些话吗?可是他还是个小孩子啊……”

    项英此刻心情已经平缓很多了,他享受着烟草给他带来的片刻精神镇静,淡淡的说道“确实,我对这个小色鬼调戏你的行为非常厌恶,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个孩子,我早就把他丢到大海里去了……”

    “但是,男女之情只不过是我厌恶他的很小一部分原因,我只是觉得这个家伙并不是什么好鸟,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有时候人们骨子里的东西是没法改变的!”

    “你当载淳只是个孩子?我看他有暴君的倾向……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他好色,这一点是他们爱新觉罗家祖传的,这么小的年纪就对女人如此感兴趣,你还记得雾隐小鬼手下的那个女忍吗?就是叫春菜的女孩子……”

    “不就是因为载淳好色才中计被刺杀吗?呵呵……可是最后他依然还是找雾隐小鬼讨要了春菜,小姑娘现在就在琉球,我们都知道将来他要带春菜走的!”

    “啊?春菜被送给了陛下吗?我还一直以为那个女忍跟着雾姐走了呢?”蔡璧暇惊叹道。

    项英极其不屑的看了一眼载淳休息舱室的方向“那个小色鬼怎么可能放过漂亮的姑娘,要不是丞相管着他不允许他随便接触春菜,这小王八蛋早就摸上春菜的床了!”

    蔡璧暇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啊?”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之前和二毛详谈过,紫禁城里的肮脏不是你我能够想象的,哪里的人心扭曲变态,太监和宫女结对食,妃子和太监乱搞,企图幸进的女人巴不得爬上皇上的床,哪怕皇上只有十二三岁!”

    “要知道载淳16岁就必须要大婚的,那时候就要亲政了,

    4000

    前几年玩玩女人算多大的事情,甚至还有专门负责这些事情的太监宫女给他挑选呢!在哪个环境里长大的人,耳融目染之下,还能有好货?”

    “如果他单单是好色,或许还不能算一个纯粹的昏君,天底下男人好色的多了……哦哦哦,当然了我排除在外啊!”项英腰间软肉让蔡璧暇狠狠一拧,她也是吃过洋牛肉喝咖啡的留学生,对于婚姻观早就已经西化了。

    项英敢娶妾那是绝对不行的,当年在汉堡要不是项英答应了她这一条,两人也就不可能定下这层关系。

    项英揉了揉腰“好色对于君王来说不是大过错,但是残暴呢?这可就是致命伤了!”

    “你还记不记得奄美大岛上,我们针对水雷的那场会议?所有人都担心水雷对平民和士兵的伤害,唯独载淳根本无动于衷,好像那些水雷排除不排除都无所谓一样……那是一个为了胜利而好不顾忌军民生死的家伙,残暴就是他血脉中的传统,跟他祖宗一个德行!”

    “当我和他发生冲突后,他居然当着丞相的面对我拔枪!呵呵,要知道下意识的举动才是最暴露人心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