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481 血染松花江

正文 1481 血染松花江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战火燃遍了松花江畔,由北向南席卷而来的哥萨克骑兵攻陷了一个又一个城镇,那些带着一丝侥幸心理的百姓所有家产都被洗劫一空,但凡抵抗者杀无赦。

    按照果戈里他们的理论这已经是够给大清国面子了,这是借道而已不是真正的开战,如果是真的兵戎相向,这些城镇的百姓一个活的都剩不下。

    屠城对于这些侵略者来说就跟吃饭一样的简单。

    抢劫而不屠城,看似这些侵略者手下还留了一丝情面,可是在这些百姓的心中,这场劫掠已经变相的宣判了他们死刑。

    在关外,粮食这东西那是越多越好,越往北农业程度就越低,辽宁还好一点靠着辽河大平原能够每年产出大量的粮食,可是在吉林和黑龙江,常年寒冷的天气还有高山密林,都限制了这里农业的发展,普通百姓的口粮都是一个大问题。

    真正关外变成大粮仓还是要等到二战后,农业机械化程度提高之后才可能完成的目标,只有依赖机械化的力量,北大荒才能进行大规模的开垦,原始的大小兴安岭的密林才能被成片的砍伐,原始的风貌逐渐被人类文明所取代。

    而现在的松花江流域,民众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农业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人是靠伐木、采参、挖金、捕猎……等等职业而求生。

    忙碌了一年的百姓,用人参、皮货、木材、药草、金沙……等等名贵货物和商队进行交换,换来的粮食就是度过漫长冬天的口粮。

    这片土地粮食严重依赖商人输入,尤其是寒冷的冬天大雪封山、河流冰冻,口粮吃完啦根本就没地方补充去。

    开春时候一样艰难,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大山中的积雪和河流还要一个月才能解封,也只有到那时候,人们才能依靠野菜、打猎、捕鱼勉强混口饭吃。

    而这一个月的口粮现在全都成了罗刹鬼的战利品,这个月还怎么活?得有多少妇孺老人被活活的饿死。

    暴行激起了民愤,关外汉子本来性子就刚烈,既然你不让我们活,那就跟你干。从劫掠的第一天开始,两万罗刹骑兵就陷入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道路两旁的密林,几乎每天都有放冷枪的猎户,这些来去如风的土著经常是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一波射击杀死十几个罗刹鬼然后扭头就逃。

    开始果戈里还有心派遣游骑兵进山反击,可是谁都没想到大山里全是陷阱,薄薄的残雪下面全是捕兽的套子,追进去的游骑兵九死一生活着出来的没几个。

    不仅猎户们在反击,那些伐木工、农夫、矿工也都组织起来给这群侵略者捣乱,冰面上是不是就出现被凿开然后又暂时封冻的冰窟窿,北方卷着雪花用几个小时的时间就给这片薄弱的冰面覆盖一层白雪,快速突进的骑兵根本就看不出异样。

    他们连一点心理防备都没有就连人带马一群群的往里面掉,跟下饺子一样在冰水中挣扎,以现在的温度,这些落水者八成都是活不成的。

    更让人郁闷的是,很多河道狭窄处被堆放了大量的木材,骑兵跳不过去也绕不过去,只能下马靠人力搬运,时间就这样被一点点的浪费掉了。

    富曼诺夫气的火冒三丈“果戈里!不能再这样了,这样骚扰下去,我们得什么时候才能到海参崴?你不是鬼主意多吗?你出出主意……”

    果戈里阴沉着脸低吼道“下贱的异教徒,不就是吃你们一点粮食吗?居然敢如此骚扰大军,真当我们不敢下狠手吗?”

    “富曼诺夫!你亲自带队,向两河沿岸村镇给我抓活口,有多少人给我抓多少人!我们用俘虏开路!”

    “我带人在这里清扫乱木头,等你回来了,我要用一百条贱民的命血祭这条大河……给我放出话去,在我们进军的这一路上,再有人给我们大军捣乱,遇到一处我就杀一百俘虏,两处就杀两百……”

    “超过三处,我就开始屠城,永不封刀!我倒是要看看谁比谁更狠!”

    “哈哈哈,这真是个好办法,以前我还不怎么服气你,现在看来军团长让我当副手还是很有道理的,就听你的……第一团跟我出发,二团、三团分散出击,抓活口去!”

    一时之间松花江两岸哀嚎遍野,那些百姓没想到这群强盗不光要粮食还要抓人,尤其是妇孺老人,短短半天时间就有一千多名老弱被汇集到了军前。

    果戈里派出他所有的翻译,骑着快马冲到大江两岸对着空荡荡的森林和群山喊道“我们知道你们藏在这里,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们彻底愤怒了!”

    “为了惩罚你们的肆意妄为,我们决定在这里斩杀一百百姓,用他们的血警告你们!别再想骚扰大军了,以后任何骚扰行为发生,大军都会再杀一百俘虏,三次骚扰过后,我们就永不封刀……”

    “听清楚了吗?永不封刀……永不封刀……”

    翻译在空旷的河床上来回疾驰,跑一会就喊一遍,再跑一会又喊一遍,最后果然让密林中的隐藏者愤怒了,只听啪的一声枪响,打头的一名翻译皮帽子被打落在地,吓得他扭头就逃。

    果戈里叹息道“果然是冥顽不灵!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杀……”

    一声令下,前排推出一百多名惊恐的妇孺,骑兵抽出马刀毫不犹豫劈砍而下,顿时热血铺满了冰面。

    俘虏群中顿时一片痛哭,就连远处密林中也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富曼诺夫冷笑道“正中中国人所说的那句话了,不见棺材不掉泪!”

    “命令大军出发!用马车拉着这群俘虏,我看这些人究竟有没有那么狠的心,能对自己人下手,哈哈哈……出发!”

    洁白的是血,晶莹剔透的是冰,而鲜艳夺目的是血!杀戮果然震慑住了反抗的百姓,从那一刻起罗刹骑兵的行军速度又一次提高了。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就是这次惨无人道的屠杀,却激怒了一个人并改变了这场战役的走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