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489 谁的远东?

正文 1489 谁的远东?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皇族内的分歧已经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除非现在开始就有人正式宣布退出权力的角逐如小五爷一样把自己放逐到决策圈之外,每天混吃等死玩玩女人混混市井,这样或许能让你苟延残喘到老死的那一天。

    可是尝过权力甜蜜滋味的人又怎么可能选择混吃等死的生活,一手掌握千万人的生死,把整个帝国踩在脚下,那种一览众山小的酣畅感觉,尝过一次这辈子都忘不掉。

    更何况权力场上的争斗可不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奥运会,这里输赢并没有一个界限,人心难测并不是你说认输了,我就真的认为你认输了。

    就算奕现在退出权力的舞台,载淳对他的警惕就会小了吗?你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摄政王,很多和西方人的条约都是你签订的,朝野上下你的门生故吏那么多,你说退就能退?谁信呢?

    就连一直飘在权力之外的京师小五爷都偷偷的和杨智李拓等人在暗中扶持自己的势力了,那么这些已经走到权力顶端的人说退就能退?

    想一想,还是死人最让人放心啊。

    道理翻来看也一样,就算载淳现在跪在两位皇叔面前发誓一生都不挑战皇叔的权威,甚至给两位皇叔丹书铁劵,或者免死金牌,那两位皇叔就会放心大胆的相信?

    多疑是政治家的天性,与其说他们不相信自己的政治对手,更不如说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自己,那些见鬼的承诺和誓言在他们的心中一直就当是个屁。

    自己的心在地狱中煎熬着,他当然不会相信别人会身处天堂,就好比叼着死老鼠的猫头鹰天然的就认为凤凰会抢他口中食一样。

    因为我有杀你的心思,当然我就会认为你同样也有杀我的念头!

    载淳和两位王叔现在已经被局势逼到了势不两立的程度,其实说起来也好笑,从始至终叔侄之间就没有任何开诚布公的谈判,甚至如商人那样的讨价还价都没有。

    一切发生的都那么的迅速,那么的顺其自然,那么的理所应当,在外人的眼中好像什么矛盾冲突都没有发生,叔侄之间居然就打上了一个不死不休的死结。

    载淳确实还是一个孩子,但是载淳的势力在肖乐天的扶持下,正顽强的一步步壮大,这些两位王叔都看在了眼里。

    同治帝的御林新军在福建,也就是左季高的势力范围内正稳扎稳打一步步发展壮大,闽江口的那场和罗刹鬼的海战,更给载淳的影响力加分不少。

    官场上现在已经有不少官员暗中对小皇帝挑大拇哥了,尤其是一些汉人官员,他们自古就受中央大一统帝国思想的影响,对强势的君主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崇拜。

    小皇帝的新军敢拉出山炮跟罗刹鬼海军对轰,甭管取得了多少战果,至少这件事很让人提气,国朝被洋鬼子欺负这么多年了,总算有一个能给大家出气的小皇帝了,这一点确实争夺了不少人心。

    其次,在肖乐天的牵线搭桥下,湘军和载淳之间的关系突然密切了很多,训练御林新军是要花钱的,更是要动用很多资源的,这些东西谁能给?

    御林新军一天天的发展壮大,这里面要没有曾国藩的钱粮帮助,那才有鬼呢!

    再次就是这个新搞出来的苏州股票市场了,载淳居然下旨允许这个市场用明黄色招牌,这就是用他皇权来进行宣传啊!

    甚至载淳还亲自到场为股市站脚助威,没有好处他能干?江南股票市场的红利一定有载淳的一块,这个小王八蛋不仅有了兵权甚至还慢慢的搞出了自己的财权,后面要干什么岂不是司马昭之心吗?

    现如今,载淳又把黑手伸到了关外,珲春这个倔驴竟然得到了同治帝的密旨!祖宗啊,你个臭小子在江南扩张势力还不够,还要把关外囊获怀中吗?

    奕把酒杯捏的咔哧咔哧的响,炕桌上的几道御厨精心炮制的小菜一点也吸引不了他,此刻半斤竹叶青已经下肚了,军机处当值房内都是他粗重的呼吸声。

    “兄弟啊!现在看明白慈禧的套路了吗?呵呵,这对母子真他娘的是一对活宝,载淳这是要把远东都卖给肖乐天以换来肖乐天对他的全力支持,并最终踩着咱们的尸体上位!”

    “而慈禧制定的计划,就是把整个远东都卖给罗刹鬼,用来保住咱们自己的地位……都是卖啊!呵呵呵,祖宗所打下来的这点江山,全丫的卖出去了,卖吧,咱们都卖吧!”

    “什么时候咱们能不靠卖国,而就靠自己……就靠咱们自己干点正经事儿啊!呜呜呜……”奕喝的烂醉如泥,眼泪夺眶而出。

    只听咣当一声响,他的脑袋砸在桌子上混了过去。奕譞看着烂醉的六哥痛苦的抹了一把眼睛“这是怎么了?咱们这是怎么了?我们也没干什么错事儿啊……怎么这个朝廷就跟要倒气儿一样,祖宗啊!我们真不知道这个江山还能守多久了,这得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奕譞把烂醉的哥哥送回了恭王府,自己来到九门提督府,这是他的地盘,年前他也给自己撤了一条电报线,在这里他用私人名义向关外的宁古塔发了一份电报。

    珲春接到电报后,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两难境界,往私里说奕譞对自己有私恩,当年自己遭到小人记恨,串联关外很多官员上书弹劾自己,是奕譞出面说和才让自己的位置得以保存,这个恩情珲春一直都没有忘。

    但是皇上的密旨也放在了一旁,那可是大清国正儿八经的皇帝啊!虽然没有亲政,但是在珲春的心中,皇上就是皇上,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摄政王永远都不是真正的皇上。

    到底应该听谁的,是没有亲政的皇上还是正在摄政的王爷?更何况双方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醇亲王话里话外甚至透露了同治帝要把远东卖给肖乐天,而谋求铁血独裁的计划。

    这下倔驴珲春不淡定了,在他的心中远东永远都是大清的,不是罗刹鬼的也不是什么华族的,这片土地给谁他都不乐意。

    “大清的地界儿,永远都得是大清的……”

    正说着呢,突然书房外传来林副将撕心裂肺的吼声“打起来了……将军啊!前方打起来了……”

    注:上午在作品相关里发了一个感言,四百万字了一个小小的总结,可以去看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