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495 不倒的旗帜

正文 1495 不倒的旗帜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为什么选择夜战?为什么要在之前进行持续一整个白天的战略轰炸?为什么项少龙会不顾一切连预备队都不留,四个师团四万多人全都压了上去?

    那么多为什么让后世的军迷们费解,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充满绿林风格的大决战,虽然不太合乎军事操典,但却最让人热血沸腾。

    这场夜战在后世极其被世人所推崇,粉项少龙和粉义勇军的人数数不胜数,海参崴决战被无数影视作品来来回回的演绎,知名度堪比肖乐天解放琉球的那一场夜战。

    很多年后当雾隐小鬼年老之时,她的回忆录曾经详细的描述过这场战争项少龙心底的盘算。

    为什么选择夜战?为什么选择持续不断的战略轰炸?那是因为项少龙比其他的人更了解这些远东的罗刹鬼。

    在当时清国人的意识中,好像沙俄的这群罗刹鬼就是一群生吃小孩的野兽,一群只知道进攻和敌人拼命的暴徒。

    但是项少龙在漫长冬季的征战中,却发现他所面对的敌人绝对不是头大无脑的蠢货,相反这些北极熊内心的狡猾不亚于狐狸。

    在一个个哨卡的清扫战斗中,这些困兽表现出了极佳的防御天赋,他们并不是只会乌拉冲锋的鲁莽野蛮人,这群人如果下定决心要打防御战那还真是可圈可点。

    多纵深防御工事,三角形的突出部,左右火力能够相互支援。少量的加特林重机枪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派上用场,冷静的射手都是胡子都花白的老兵。

    所有罗刹鬼士兵的射击速度和准确率都不是只训练一个冬天的义勇军能够相比的,当敌人端起刺刀发起肉搏冲锋之时,身材高大的优势又能凸显无疑。

    虽然龙爷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必须得承认,这些杀了几十年人的老兵,无论从身体素质、作战纪律、射击精度、爆发力和持久力等方面,都远远高于义勇军的平均水平。

    甚至某些方面高过两倍!

    而义勇军方面的优势只有两点,第一是本乡本土作战,所有人都是为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家乡战斗,士气高昂而且补给充足。

    第二条就是人多了,四万对一万多点,哪怕靠人海战术也能拖垮敌人。

    持续一天的炮击,龙爷糟蹋了肖乐天将近五百万银元的炮弹钱,而这些钱不是白花了,他纯粹就是用银山把海参崴的城防戳的千疮百孔,这样就给冲锋的步兵提供了无数突破口。

    选择夜战更是为了避免敌人形成绵密的火力网,之前龙爷见识过加特林配步枪射击所造成的伤亡,这些枪法极准的罗刹老兵往往都是一两次齐射就能掏空一个冲锋密集阵,被扫倒的义勇军就跟割麦子一样。

    而夜战的最大好处就是双方视野都受到了限制,敌人无法形成绵密成一条战线的火力网,冲锋的人潮总是能找到火力稀疏的突破口。

    “必须迅速突破敌人的防线,把战争拖到乱战、肉搏战的地步,也只有这时候我们才能发挥出人数的优势……”

    “这样的战术虽然很残酷,但实际上反而是最能减少伤亡的手段!”

    事实证明的项少龙的判断,当冲锋的人浪喊杀着往上冲之时,人多的优势和劣势在那一刻一览无余。

    人若上万无边无沿,更何况他们为了降低被弹的密度,还要主动的拉大密度,第一师团整个呈散兵线开始往上涌,从高地上看去一眼望不到尽头。

    人们只见整个冲锋的人潮中一面面营队连旗在迎风飘扬,士兵们只知道歇斯底里的喊口号然后跟着旗帜往上直冲。

    “杀……杀罗刹鬼……建国……”丁四感觉自己的喉咙都要喊裂了,他作为第一师团的一名连长,连队旗就在他的手里攥着,此刻沉甸甸的象一座山一样压着他。

    身后是一百多兄弟跟着他一起往上冲,对面就是海参崴那残破的寨墙,他们甚至能看见木头茬子后面刺刀的闪光。

    丁四突然感觉自己非常非常的渴,喉咙就跟往外冒火一样,他知道自己晚饭吃太多了,一条扁担的馒头塞到肚子里,让他连一口水都不敢喝,他害怕活活胀死自己。

    但是人没有饭吃还行,要是水不够了可真受不了,冲锋路程才跑了一半他就感觉喉咙好像黏在一起一样,又干又痒恶心想吐。

    “杀……咳咳咳……杀上去……”丁四的嗓子都哑了,喊了两声之后就剧烈的开始咳嗦。

    “连长你怎么了?你怎么喘不上气了……”身边一个矮个子士兵一看连长咳嗦的脸都憋红了,赶紧从连长手里抢过连队旗。

    “您先歇一会,我帮你扛一会……”

    “别……咳咳咳……”丁四吓的赶紧想往回夺,可是为时已晚,就在此刻对面城寨内传来密集俄**官的命令吼声,紧接着一排排步枪从里面伸了出来。

    啪啪啪……漆黑的夜里火枪齐射喷出的火光在夜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火线,远远望去就如一道火焰鞭子一样狠狠的抽打在冲击的人潮之中。

    “别……”丁四想喊可是喉咙都黏在了一起,子弹嗖嗖的在身边激射,刚刚还一个汤锅里吃饭的兄弟,被打成了一串糖葫芦。

    子弹从前胸穿过带出一捧血雨,冲锋的兄弟被打的浑身颤抖原地转了三圈才栽倒在血泊中,刚刚接过连旗的兄弟更惨,连队旗是沙俄士兵重点关照的目标,小个子士兵眉心中弹,脑后半拉天灵盖都给崩飞了。

    白花花的**喷了丁四一脸,他眼睁睁的看着小个子缓缓的跪倒在地,那面连队旗斜靠在他的肩膀上,居然和尸体顶成了一个三角形。

    尸体就那么跪立在地面上,旗帜依然没有倒下。

    此刻丁四眼睛中的一切都已经成了猩红色,战友脑后那个崩飞的缺口正往下流着白红色的液体,自己的脸上全是脑汁,其中一滴还飞进了自己的嘴里。

    呕……一阵剧烈的恶心感涌上心头,丁四哇的就把晚餐全都吐了出来,搜肝刮胆一扁担的馒头全都成了大地上的肥料。

    这下他总算是清醒了过来,这才是战争他以为自己亲身经历过大青岛金矿的那场战斗,就是老兵了?其实在真正残酷的战争面前,他的那点见识纯粹就是个屁。

    “兄弟一路走好……我给你报仇……”丁四从尸体手里夺过连队旗,在夜色中拼命的挥动“突击一连……集结……加速冲过去……”

    “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看……跟着我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