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503 撕名牌?

正文 1503 撕名牌?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世界上的生物,只有人类有思考死亡的意识,也只有人类明白每一个生命体是必定会走向死亡的,死亡无可避免。

    动物就不会有这种思考了,他们没有死亡的意识,不会在活着的时候琢磨那个同伴怎么就没有了,我是不是也会有一天倒下再也起不来呢?

    人类有了思考,但是思考无法解决死亡这个恐怖的难题,结果神秘主义诞生了,人类社会的神秘主义诞生,其实就是伴随着人们思考生死问题而出现的一个副产品。

    最后当人类发现无论你怎么想,死亡都是不可避免的,这时候就只能选择死的方式了,丧葬仪式出现在人类社会中。

    人类远古时期,各民族都有各自的神话,也就出现了不同的丧葬仪式,有土葬有火葬有制作干尸木乃伊,也有砸碎了喂养野兽的萨满葬礼仪式……

    让死亡充满一种仪式感,让灵魂得到超脱就成了人类所特有的一种精神追求。

    数千年来,宗教信仰千变万化,文化传承断续融合,丧葬仪式虽然有所改变但是永远没有消失。

    在这种文化的影响下,人类共同的认为辱尸是一种天大的罪过!

    用不同的手法杀死对方,换来的结果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被俘的将军你给他足够的礼遇,让他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并给他一个死亡前的仪式,甚至死后好好安葬并树立一座丰碑。

    这是一种杀死敌人的方式。

    还有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乱刀刺死,然后扒光衣服**尸体,砍下脑袋四处炫耀,甚至把头盖骨做成便器。

    这又是一种杀死敌人的方式。

    这两种杀人手段有区别么?对于那个死人来说,死亡就是死亡,结果是完全一样的,吊死淹死砍死烧死子弹击毙……最后结果都是一个死。

    可是不同的死亡方式却能给活人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第一种死亡方式,那些失败的民族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见自己的统帅死的有尊严,甚至让敌人也无比的尊敬,那么他们心中的仇恨,甚至抵抗的意识都会小很多。

    而选择第二种死亡方式你试试看!遭到侮辱的民族,会义愤填膺怒火中烧,整个民族的仇恨倾尽三江水都无法熄灭,从此以后你将得到永无休止的反抗报复。

    动物是无法体会人类的这种思想的,可能在老虎狮子大象的眼中,死就是死,死亡的形式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真是奇怪的人类。

    可是人类就是这么奇怪,为了追求一种有尊严的死法,他们能做出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就比如说现在的海参崴,愚蠢的扶桑武士用侮辱尸体的脑残手段激发了上万沙俄士兵们的仇恨,他们心中的愤怒已经如火山一样喷薄而出,这时候你就算把日本海里的海水都浇上去,也休想熄灭。

    突然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是哪里来的?就是从这里来的……

    “该死的白痴!八嘎,八嘎呀路……”龙爷气的都骂出日本话来了。

    “传我的命令,从此刻起但凡用人头计算功劳的,其功劳将完全作废……谁再砍脑袋非但没有军功,反而有罪!”

    “一群白痴!想要记功劳简单啊……”项少龙打量了一下地上的尸体,突然出手如电,把尸体肩膀上的徽章给撕了下来。

    “每一名士兵都有自己的徽章秀在肩膀上,军衔所属部队信息这上面都有,你收集这些东西不就证明你杀死一名敌人了吗?非要割脑袋!变态,都是一群变态……”

    很快变态的骂声在大军中来回传递,丁四和马回带着队伍保护着将军继续冲杀,半路上遇到砍人头的扶桑武士,就大声喝骂。

    “变态!不许砍人头了……将军禁止用人头记功!撕名牌啊!你丫的傻逼撕名牌啊……”

    “你是不是傻?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傻……就算你是一个水桶腰,围一圈能挂几个脑袋,四五个也就顶天了,你撕敌人军衔名牌啊!撕一个就证明你杀了这个敌人,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缺心眼……”

    一路打,一路骂,那些扶桑武士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在将军杀人一样的目光中,一个个丢掉腰间血呼啦的人头,开始了撕名牌的游戏。

    不一会的功夫,马回和丁四就遇上正比赛百人斩的岛津飞鸟毛利一元还有伊达白邪伊达北野等人。

    龙爷一看就气疯了,这群杀成血葫芦的扶桑武士,太刀都砍出缺口了还在那比赛呢,他们一个个眼睛都杀红了。

    “八嘎!都给我住手……”龙爷从马背上翻身而下,冲过去施展白刃擒拿的招式,只听叮叮当当一串乱响,那些崩碎了刃口的太刀被丢在了地上。

    紧接着就是粘衣十八跌加上大跤手,连着摔了这群变态一溜跟头,岛津飞鸟都给摔傻了,他就感觉身体腾空栽倒在地,刚起来又被一个过肩摔砸在地上,再起来再摔倒,连着摔了十一个跟头,脑子都木了。

    龙爷看着这群吓傻的扶桑武士大吼一声“把他们脑袋给我浸在海水里,让他们清醒清醒!”

    这时候众人所在的位置正好在战场的最左翼,也就是半岛最东面靠近乌苏里湾的地方。

    四月的乌苏里湾浮冰虽然已经破碎能够行船,但是海水依然是彻骨的寒冷,丁四马回还有一众士兵拎着这些发疯的扶桑武士,走到海边摁着脑袋就塞到海水里面去了。

    马回骂道“白痴!要不是你们变态,这群罗刹鬼也不可能这么发疯……醒醒吧,都给我醒醒!”

    丁四更缺德一边骂一边还踢他们的屁股“妈了个巴子的,说你们变态就是变态啊!打仗是得死人,杀人没错……可是俺怎么看你们好像特别享受杀人那个过程啊?变态……”

    哗啦一声,丁四把毛利一元的脑袋从冰水里拎了起来,凑到他耳边喊道“你丫的不会撕名牌啊?会不会撕名牌!”

    刺骨寒冷的海水总算让这些武士冷静了下来, 岛津飞鸟第一个喊道“我知道错了,我听从大将军的命令,我撕名牌,这就撕名牌……”

    “可是……可是啥叫撕名牌啊……”

    “我靠,你丫的还是没泡够海水啊……”身后的士兵又把他脑袋给按了下去。

    毛利一元一看吓了一跳“别淹我了,我知道撕名牌,我一定好好撕名牌……等等!”毛利一元突然面向大海吼了一声。

    “你们快看!海上有舢板正在向我们靠近……是不是援兵!你们快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