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551 绥芬河上的屠杀

正文 1551 绥芬河上的屠杀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加特林重机枪,不愧为战场绞肉机的名头,虽然只是最原始的初级版本但是乳虎初啸也有百兽之王的威风。

    老兵们嘴里亲近称呼的加大爷一开口,对面狐狸恰克可就傻眼了。每分钟三百发的射速所组成的弹幕连绵不绝,金属弹丸所组成的死神镰刀每次挥动都能切下一层人马。

    子弹穿透士兵的身体并在军阵中跳跃,夹杂在人群中的狐狸恰克眼瞅着无数士兵后背喷出了血箭,染血的弹丸跳来跳去。

    甚至有的战士生生被子弹打的飞了起来,在半空中你都能看见子弹穿透身体,中弹者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轰隆隆,双耳之间全是战马跌倒在大地上的轰响,摔断大腿的士兵惨叫着又被后来的马蹄活活踩死。

    只有四台加特林,仅仅四台加特林就造成了让哥萨克们触目惊心的伤亡。如果这时候人们能够飞上天空……当然此刻天空中已经不寂寞了,两只巨大的热气球已经上升到了五十米的高空,顶着凛冽的寒风观察哨正在记录战场上的一切。

    “快看!敌人的进攻波次被挡住了!先头部队冲击的速度已经赶不上死尸倒下的速度了……”

    两名观察哨兵冻的嘴唇都紫了,身上裹着两层皮裘交换着用望远镜观望整个战场。果不其然在望远镜的视界里,冲击的上千人潮正一层层的往下倒,偶尔有那么数十匹漏网之鱼也被阵地的毛瑟步枪所扫倒。

    “通知指挥部,敌人第一波进攻已经被楚昭的第一师挡下了……加特林射击稳定,弹雨绵密目前没有发现机械故障……”

    “哎啊……”往下摘望远镜的士兵突然惨叫一声,仔细一看居然是望远镜的包口黄铜框和皮肤冻在了一起,但是他自己还没有注意,这么用力一扯,直接把眼皮都给撕下了一块。

    顾不得管伤口了,反正远东这地方天气寒冷,伤口只要不严重血水直接就冻住了。伤兵伸手指着远方的绥芬河冰盖惊讶的说道“为什么他们没有炸开冰盖?敌人都已经接触到东岸了,怎么还不炸……”

    同样的问题楚昭也在怒吼,回到临时指挥所的楚昭大吼到“怎么还不炸掉冰层?你们等什么呢?白痴……”

    “报告师长,我们已经点燃了啊……”副官无奈的说道“可是您看看这战场吧……”

    后面的话就没法说了,还是载淳造的孽!现在这个时代地雷技术还远不成熟,绊发触发压发装置并没有发明出来,这种埋藏在冰层下面上面覆盖白雪的原始‘地雷’必须要靠导火索来点燃。

    竹管直接就冻在冰面上了,表面用白雪伪装,然后竹管链接直接通向义勇军的阵地。按照最早的计划,只要敌人骑兵一旦露头,马上这边工兵就点导火索。

    按照速度来计算,先头骑兵刚到冰面中间**就会爆炸,就算无法炸开整个冰面,也会形成一个个阻碍骑兵进攻的巨大冰窟窿。

    可惜的是,计划不如变化,载淳的出现打乱了工兵的节奏,这活宝没离开冰面谁敢点燃导火索?可是等载淳离开后,骑兵主力已经冲上了冰层,万马践踏下无数导火索都被踢断了。

    直到最后,仅有一个藏雷点发生爆炸,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冰面炸开一个直径达到六米的巨大冰窟窿。

    “我的上帝啊!”哥萨克鬼叫着跟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往水里掉,不一会就铺满了整个冰窟窿。

    人马挣扎着向冰面上攀爬,人挤人人拉人人踩人……乱哄哄的很快就有很多落水的士兵失去了体温,直接沉入冰冷漆黑的河底。

    垂死的士兵睁着眼睛看着头上明亮的光芒越来越远,灵魂好像就要飞了起来,胜利是那么的唾手可及,数千公里的漫长行军都熬了过来,为什么最后要死在胜利之前。

    不甘的士兵死不瞑目,缓缓下沉的士兵惊散了无数鱼群。

    “进攻!继续进攻……不计伤亡!抓住目标……用命撞出一个缺口出来……”狐狸恰克悲愤的目呲俱裂,在他的指挥下哥萨克奋不顾身的向前向前再向前,尸体堆成了一道矮墙,战马要靠飞跃才能越过。

    侥幸冲到阵地前十五米处的骑兵,眼瞅着铁丝网上尖锐的倒刺根本就拉不住马速,他也根本就不想拉下马速,人马如墙一样整个就拍在了铁丝网上。

    “冲……用战马的尸体冲开铁丝网……步兵突进!”从马尸体上一跃而起的士兵,双腿被扎的鲜血淋漓,可是他就跟感觉不到疼一样,象个疯子狞笑着扑向面前沙袋所搭建的阵地。

    对面的义勇军已经看傻了眼,活了半辈子何尝见过如此凶悍之人,对自己能狠的这种地步,对敌人那得狠到什么程度。

    就这么一犹豫,一惊恐的刹那间,敌人已经扑到了面前,这时候就算中几弹他也能逃过沙袋墙,并用自己的死换来一个小小的突破口。

    “反击啊……妈的缺心眼!敌人腰上有手雷在燃烧……”无数惊恐的吼声中,只见一人蹭的从战壕中跳了出来,迎着敌人刀光一闪而过。

    “八嘎!敢跟我们扶桑武士比狠!有种跟大爷我比比刨腹!喊一声疼,你是我祖宗……”

    恶人就得恶人磨,狠人还有更狠的角色收拾,不就是比变态吗?扶桑武士敢说自己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伊达白邪冲出战壕,腰间太刀出鞘,刺啦一声直接把敌人懒腰斩断,两颗燃烧的手雷都被磕飞了。

    轰轰……两声巨响手雷炸死了几名骑兵,伊达白邪受刀还鞘,二话不说扭头就往阵地跑啊,他的身后啪啪啪全是子弹在追他。

    “哎呦……”翻身入阵地的那一刻,还是有一发子弹击中了他“快快快,我的屁股中弹了!靠……离命根子太近了,兄弟你快看看,我命根子还在不在啊……”

    阵地外的哥萨克士兵大胯一下的双腿已经丢在了后面,垂死的士兵只剩下半截身体了,还在用胳膊向前爬,他嘴里好像在喊着什么,但是谁都听不清楚。

    距离他最近的几名义勇军已经被吓傻了,他们眼瞅着内脏碎块往外滚落,被敌人拖了一地。

    “啊!射击……打死这些畜生,他们不是人!”枪声大起,义勇军彻底打疯了。

    注:腰斩是古代的一种酷刑,其残酷程度就在于死者不能速死,中国废除腰斩酷刑的是雍正帝。

    当时雍正腰斩河南学政俞鸿图,一刀下去俞鸿图在自己的血水中挣扎辗转哀嚎,最后自己用手指蘸着自己的血连写了七个惨字,最后才咽了气。

    所以说被腰斩的士兵继续往前爬的剧情还是有历史依据的,而非纯粹幻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