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576 王八犊子

正文 1576 王八犊子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关外,犊子”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它可以滚、可以扯、可以护、可以完、可以瘪、可以装,还可以和王八配一起。

    这是一个很暴露性格的称呼,一旦有人以犊子自称,那你就要小心点了,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会遇到一个什么性格的人,也许奸诈,也许偏执,也许憨厚,也许就是个暴力狂,或者……或者以上的性格都有。

    王八犊子只是一个外号,在关外这根本就不算什么,稀松平常的骂人话,跟京城的‘丫挺的’一样都已经口语化了。

    不过今天遇到的这个王八犊子,可不简单因为他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被人骂做王八犊子,然后还得不依不饶的骂回去打回去。

    而只有他,别人称呼他为王八犊子绝对不会生气,而且他还很喜欢这个外号,见人就说在下王八犊子,好听、好记、这外号真好,您以后就叫我王八犊子,喊大名我还就跟你急!

    这人变态吗?也许外乡人不明就里,但是齐齐哈尔城内的官民百姓却没有一个敢小觑于他。

    王八犊子本姓王,单名一个篤字,按照他爹妈的心意也是希望他忠厚老实做事一心一意,可是这小子算是辜负了爹妈的一番苦心,八旗出身的他不练武功不学兵法,更不愿意读书明理,反倒是对经商颇有偏好。

    按说经商也不算什么大罪过,虽说国朝早就有规定旗人不得经商,但是二百多年了这规矩也早就打破的差不多了,很多旗人就是找个汉人合伙人当幌子,然后自己经营,朝廷就算看见了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没法子啊,谁让朝廷日子艰难,旗饷都不能十成的开呢,旗人家大业大也得活着啊!

    经商没啥问题,但是王八犊子这经商的范畴可就有点偏了!这家伙说白了就是黑白灰三道平躺,油锅、粪坑里的钱都敢捞,良心早就丢到爪哇国去的一个无良掮客。

    黑龙江将军府内,他挂了一个副都统的闲职其实根本就不用点卯纯粹就是借着这个身份开战他的经商大计。

    副都统的官职,每年的那点俸禄他根本不在乎全分给同僚长官了,就是要一个不用做事白顶着官帽,最后借着官威帮他再敛财罢了。

    你有钱想卖个官当当?来找王八犊子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保证童叟无欺。

    你看上哪家地主的闺女弄不上手?来找王八犊子吧,银子够了绝对随便弄个罪名让她家家破人亡。

    无主的山林你看上了?来来来,王八犊子给你解忧愁,钱到位了保证给你合法的官府文书。

    ……

    一桩桩一件件,不管缺德还是积德,不管违法还是犯罪,只要你钱足够就没有王八犊子办下来的事情,甚至你想在齐齐哈尔这个偏僻的城市里购买几只美国洋枪,你也可以找他这家伙还经营着一个庞大的地下走私网络,黑龙江上的边境口岸就跟他家开的一样。

    当年奕山在的时候,王八犊子过的就不错,后来特普欣上台了他更是混的如鱼得水。本来这种人是不用办差的,可是因为海参崴战事激烈,弄的哥萨克都从中亚赶来了,整个黑龙江防区立刻就忙乱了起来。

    特普欣移防到瑷珲城,不仅带走了四万多精锐更带走了八成能打仗的军官,整个齐齐哈尔的精干官员被抽调一空。但是城市还得有人管理啊,不得已就把王篤这些闲散官员都给启用了起来,谁都不许讲条件挨个都得去干活。

    王八犊子那是什么人啊!手眼通天的人!就算被逼着干活他也可以通过关系选择最轻松最有油水的工作,在齐齐哈尔哪里有守城门当税务官更有油水的啊。

    宜兴的紫砂壶泡着武夷山的大红袍,白熊皮的披风脖子上是雪貂绒的围脖,踩着棉马靴的王八犊子挺着将军肚在南门口上正审查过往的车辆呢。

    “查!都给犊子爷我查好了,每一辆车,每一个扁担挑子都得查的仔仔细细的!”

    “呸……这茶叶妈了个巴子的是假的吧?怎么这么多梗……给爷换烧酒!”

    “不是我说你们啊!爷我这么多年不办差,也没人教教你们这群缺心眼的玩意,就看你们手里这点活儿!真是活丢人啊……”

    一边踱步,一边骂,守城门的士兵一个个跟三孙子一样听犊子爷在这呵斥。

    还别说,这王八犊子还真是油锅里捞钱的好手,一对火眼金睛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去!

    “站住!给爷我站住……车里拉的是什么?”伸手叫停了一辆大车,赶车的伙计赶紧打千磕头“这位爷,我们是南城王记杂货铺的,这拉的是一车竹竿,搭棚子用的!”

    “哦!竹竿啊……”犊子爷左看看右看看,甚至还抽鼻子闻了闻突然大吼一声“来人!把这根竹子给我抽出来!”

    小伙计一下子脸都白了“大爷啊!这竹子怎么了……竹子怎么了啊!”

    “竹子怎么了?”王八犊子脸色一变,从身边老兵的腰间抽出腰刀照着竹竿中间就砍下去了,只见哗啦一片白,居然是洁白的盐巴从里面流了出来。

    “哈哈哈!杂货铺还带卖盐啊?牛逼……还想在爷我的眼前掺沙子吗?”

    周围士兵们一片喧哗“还是犊子爷牛逼!我说这段时间城里盐价下跌了一成呢,原来是有人贩卖私盐!来人啊,抓住他,下大狱啊!”

    说完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就冲上去要抓几名伙计,就在这时候王八犊子突然一抬手“慢!好好的喊打喊杀干嘛?和气生财啊……”

    “小兄弟啊!我王八犊子的外号你应该听说过,这齐齐哈尔城内我办事那叫一个童叟无欺!有困难找犊子爷,这句俗语可不是我吹出来的……”

    “小兄弟啊!派一个年级最小的进城去报信,剩下的就留在这里吧!让你们掌柜的赶紧筹钱,我算算啊!一二三四……一共四条性命,我也不多要,两千两银子,去吧!”

    阴阳怪气的王八犊子笑着说道“也别嫌多,爷我是生意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今天轮值的长官有四个,手下的兵丁也有五六十,大家都得分润一下不是?我犊子爷顶多留个四百两就到头了,不贪!真心不贪啊!哈哈哈……”

    小伙计磕头如捣蒜“王爷啊!求王爷高抬贵手,这一车私盐总工才值五十两银子……呜呜呜……您就算把我们掌柜的杀了,我们也凑不出那么多钱啊!求您高抬贵手,高抬贵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