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582 小人物的忠勇

正文 1582 小人物的忠勇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王八犊子和管家下人们顿时眼前一黑直接就昏过去了,老林手下的私兵也够手黑的,抬手左右开弓就是两个嘴巴子,又直接给他们抽醒过来了。

    “哎呦我的祖宗啊!您要兵变?这不是疯了不是,好好的日子不过怎么想起要造反了?”

    啪的一声脆响“闭嘴,听我家大人说话!”

    老林看了他一样就跟看癞皮狗一样“没错,特普欣不在,这齐齐哈尔城就由我为我家将军接管了!一会你们带路,我们兵分三路分头攻击北城、西城和南城,把特普欣手下将官的家眷全都给我抓起来,这就是我们的人质!”

    “只要手里有人质,那些士兵就翻不了天!四五天之后,宁古塔后续两万大军就能赶到,到时候我们等着珲春将军入城!”

    “啊?珲春要造反了!珲春疯了吗……”王八犊子大吼一声“怎么能造反呢?怎么能反了大清国呢?你们是叛逆……”

    “哎呀!你他妈的废话还真多……”旁边的私兵说着就抄起一块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脏抹布对他说道“你就说你带路不带路吧?不带路我就塞进去,活活憋死你……”

    “哎呦……我带路,我带路!”犊子爷果然如预料之中的一样没骨气。

    老林扭头看了看张爷爷和那两个吓白脸的小兵淡淡的说道“我时间紧迫,没工夫废话,我就问你带路不带路……”

    张爷爷还有黑狗、二驴子很没有骨气的噗通就跪下了“大人饶命,只要大人保我不死,我什么都干……”

    众人一笑,心说果然就是个看城门的老头,回头赏点银子自然什么都答应了。

    可是就在众人都松懈的时候,张爷爷猛然从地面上跳了起来大吼一声“护着我……”就这一句话,黑狗和二驴子就跟两条恶犬一样直接扑了出去。

    两人把张爷爷身边最近的私兵撞了一个踉跄,就趁着这么一点功夫,老兵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和速度,居然冲到抄手游廊边上。

    老天啊,林副将和众人都看傻了,就见干瘦的老头抓住柱子蹭蹭蹭跟猴子一样就上了房,到房顶上扯着脖子吼啊。

    “来人啊!这里有反贼……宁古塔将军珲春造反了……他们要兵变……快敲警钟啊!”

    老头扯脖子吼,生震四野!老林身边的士兵举起毛瑟就要开枪“等等……抓活的!不能开枪打草惊蛇……”

    不让开枪也有办法,两名玩绳子最溜的士兵,丢出绳索上了房顶,直接缠住张爷爷的腿“你给我下来吧!”一把就给拽下来了。

    好家伙五十岁的人了,这要是摔在地上还不直接摔死啊,关键时刻还是那两个没血缘关系的孙子救命了。

    两人挣脱私兵的手腕,冲上去用身体当了肉垫子,噗嗤一声老头砸在了两人身上。

    好家伙,三个人摔的摔,砸的砸眼前金星四射,这时候想喊也喊不出来了。

    老林抬手让大家噤声仔细倾听墙外的动静,结果半天下来啥动静都没有。

    归根结底还是晚清民众的麻木救了他们一命,在那个时代民智未开,人们也没有什么见识,突然有人在房顶喊造反,大家只是麻木的看看,就当疯子发疯了。

    大街上该吃烧饼的吃烧饼,该炸油条的炸油条,饿的打晃的乞丐谁管皇上换谁做啊,爱谁造反谁造反去。

    可怜张爷爷一腔忠心表白给了瞎子!

    意识到危机解除,这群私兵气哄哄的围拢了过来,日本刀晃来晃去这就要下手见点血啊。结果没想到老林突然开口了。

    “等等!先别杀他,我有话问……”走到两人面前老林问道“你就是一个看城门的老头,又不是当官的,你这么卖命干什么?”

    张爷爷苦笑道“我十八岁入军营,吃了三十多年兵粮!我得对得起我吃的这点粮食……老百姓供养我一辈子,我不能眼看着他们死在你们这群人的手上!”

    “操!要杀要剐冲我来!别难为我这两个孙子……”

    老林一听就笑了“哎哟喂?当官的是个怂货,没想到你一个大头兵到有点人心啊……你说你这一腔血当年怎么就不泼洒在瑷珲城下啊?”

    “当年眼睁睁看着罗刹鬼割走黑龙江以北土地的时候,你那志气在哪呢?现在冲我倒是挺来劲啊!”

    “那是当官的不要脸!不是我们怕死……”这话戳中了张爷爷的软肋了,他站起来吼叫到“十年前他们嫌弃我老,不让我上前线,要不我也能宰几个罗刹鬼!江北的土地不是我们当兵的给弄丢的!是你们给丢的……”吼完老者热泪盈眶。

    这一声吼震的在场所有私兵都正容了起来,他们都感受到了老兵心中的悲愤。

    其实中俄北京条约签订后谁最伤心?就是黑龙江这些守军伤心,吉林这边的士兵还差一点,因为大家都知道,瑷珲条约就是窝囊废奕山签订的,要说战场上失利,最丢脸的也是这里的守军。

    而宁古塔那边只是被动的接受朝廷的旨意,他们并不是罪魁祸首!

    奕山让整个黑龙江的官兵们蒙羞了,最后他逃到北京城去养尊处优,而留下一省的军民整天扼腕叹息,这就是无数黑龙江热血男儿心中的痛,永远好不了的伤疤。

    老林看着他叹息道“本来时间紧迫,我不想跟你们解释的,但是不说是不行了,正因为有你们这些忠勇的老兵在,所以我不想造太多的杀孽!”

    “好吧,我告诉你们实情……”

    随后,老林简短意赅的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给复述了一遍,远东的百姓被罗刹鬼欺压的有多苦?义勇军究竟怎么就得到所有远东遗民的心?年前皇帝给珲春的密旨是什么?

    这些都被揭秘了出来,听得张爷爷等人眼珠子都瞪圆了!

    朝廷内部的矛盾多少也提了一点,然后特普欣又敞开国门放罗刹鬼去偷袭义勇军的后路,这些事情齐齐哈尔这边的军民也有所耳闻。

    “丢人啊!活丢人……滚蛋了一个奕山,现在又来一个特普欣!这还是人心吗!”张爷爷气的痛哭流涕。

    老林看着他任由他发泄,最后压低声音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这是奉旨兵变!我们的皇帝陛下现在就在大海上!是万岁爷下的密旨让我们来清君侧的!”

    “攻下齐齐哈尔,抄了特普欣的老窝!还大清一个朗朗的天!这奉旨兵变的事情,你们干不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