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598 十年前的老伤疤

正文 1598 十年前的老伤疤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谈判从来都是有技巧的,对手就如困兽,你不能把他逼的绝望也不能太过放纵,人性极其复杂,你逼的太紧了对手会破罐破摔失去理智,你要是太过放纵对方肯定蹬鼻子上脸。

    狗头军师王八犊子当然没学过心理学,也没有研究过谈判技巧,但是他毕竟对城下的这些士兵非常熟悉,他了解这些人的所有优点和缺点,尤其是他们心中最怕的是什么。

    不可否认的是满清是中国封建王朝中集权做的最成功的,二百年的集权加洗脑让汉人都已经大规模的奴化了,更别说这些既得利益阶层八旗了。

    在这些士兵的心中,皇帝和朝廷是不会错的,皇权早已经神话掉,对于朝廷的命令他们只知道盲从。

    金佐领被逼到了墙角,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主动曝光朝廷的密旨,让整个齐齐哈尔城的防军们都知道罗刹鬼入关是朝廷的旨意,跟他们这些官员并没有关系。

    按照惯例,只要抬出朝廷的名号,这些手下就算心中有委屈也不敢表达,就算不服气该战斗还得战斗,谁让大家都是奴才呢,奴才又跟主子讲道理的吗?

    抬出朝廷的大旗,压住这些士兵心中的不平,金佐领做的一点错都没有。

    这时候老林应该如何应对?最好的办法就是抬出皇帝这面更大的旗帜,在百姓的心中皇帝一定是大过朝廷的,哪怕是小皇帝也是真龙天子,也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帝王。

    可是老林能抬载淳的旗号吗?显然是不能的。

    首先,你手上没有圣旨,密旨眼下就在珲春的手里,已经北上去收复特普欣去了,老林无论说什么都说一个空口无凭。

    其次,他也不敢把皇帝和太后王爷之间争斗的事情公开出去,这等隐秘的秘闻就不能掀盖子,老百姓怎么猜都可以,但是不能让他们确认那些肮脏的斗争就是事实。

    朝廷的执政根基在哪里?就是脸面,大清朝必须要在万民面前撑住那个面子,否则神话一旦破灭,少数族群还想继续统治多数族群?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抬皇帝的旗号和朝廷对抗,这口号用来忽悠忽悠全城百姓制造点声势还行,真要是用来对付金佐领这样的高级将官那就不灵了。

    这时候王八犊子的阴损招数就用上了,那就是利用军民心中对朝廷的幻想来力压金佐领的官威。

    说白了就是不让你金佐领借了朝廷的势,就是不让你举那个大旗。

    城头上无数士兵集体怒骂“姓金的!你丧良心啊……罗刹鬼是朝廷的生死大敌,朝廷怎么可能放开边境?”

    “臭不要脸的!你敢给太后和王爷泼脏水……城下的兄弟们你们听听啊,两宫太后还有王爷都是大清国的皇族,他们为什么要放罗刹鬼入境?”

    “那些罗刹鬼都不是人,生吃人肉,烧烤孩童……都是一群禽兽!朝廷怎么可能干出这种没人心,丧良心的事情出来?姓金的在骗你们……”

    “别听那个王八蛋的鬼话!就是特普欣打不过罗刹鬼,他是个胆小的孙子!所以他学了奕山,偷偷跟罗刹鬼签订了条约,朝廷根本就不知道……”

    嗨……金佐领急的直拍大腿,奕山拉的这泡屎都臭了十年了,怎么还没风干成灰呢?

    这伤疤是黑龙江将军府永远的痛,谁都不敢揭开。瑷珲条约,签订于1858年,请记住并不是火烧圆明园的1860年,而是英法联军刚到广州时候的1858年。

    那时候沙皇听说英法联军已经在广州和大清国交火了,而且首战胜利清国羸弱无比,沙皇顿时来了神。

    他派遣远东总督穆拉维约夫带着先头部队进入黑龙江,并在瑷珲城下和奕山僵持并要求谈判。

    强硬的总督在谈判期间就炮轰瑷珲城,军队也进行了数次试探性的进攻,结果胆小怕事的奕山居然背着朝廷和沙俄签订了条约,答应了沙俄的所有条件,这就是瑷珲条约诞生的背景。

    沙俄方面也知道这份条约在法律上是没有效果的,尼玛一个黑龙江将军就能割让出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吗?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得到了瑷珲条约的沙俄开始配合英法的行动,在整场战争中搅动风雨,一会打着友善的旗号帮清朝调停,一会又威胁满清必须要让出利益满足侵略者的要求。

    其实沙俄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奕山所签订的这份不合法的条约让他合法化,要的就是鬼子六的签字还有大清国玺的盖章。

    最后他们成功了,中俄北京条约其实就是瑷珲条约的一份官方版本,满清朝廷正式承诺的版本。

    时间过的真快啊,一晃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秘密现在已经传遍了白山黑水,黑龙江防区所有官兵已经都知道了当年的一幕幕秘闻。

    心有不甘也没辙了,十年都过去了,一个轮回都转完了,但是那份沉甸甸的伤痛还在,伤疤依然在渗血。

    黑龙江防区的八旗官兵们为什么没有了军魂?是谁抽走了他们的脊梁?也许十年前的那一份条约就是开端。

    黑龙江以北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乌苏里江以东四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再加上一个库页岛……那件事完全就是黑龙江防区的一个禁忌话题,谁都不会提起。

    而今天,宁古塔的这群私兵们,却一把撕开了伤疤,鲜血猛然喷了出来。

    “对啊!当年出了一个奕山,那么现在再出一个特普欣又有什么稀奇的!”

    “他们不就是师徒一门吗!”

    金佐领一看军心已经动摇,手下的官兵居然相信了对方的鬼话,这下记得棉甲里面全都是汗“别听这些人的鬼话!大将军府里有朝廷的密旨,等破城之后我给你们看!”

    “真的是朝廷的命令!将军也是听朝廷的命令啊!”

    “姓林的!你他娘的也太无耻了……”话没说完金佐领突然弯弓搭箭,满是倒刺的锯齿狼牙箭嗖的一声直奔城头而去。

    “兄弟们!甭管别的了!城内是咱们的家,杀进去啊……”

    “杀啊……杀……”稀稀拉拉的喊杀声差点没把金佐领气晕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