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604 孤家寡人

正文 1604 孤家寡人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世人的眼中皇帝都是高高在上的天子,集神话色彩为一身受到万民的敬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帝王振臂一呼,百万虎贲抛头颅洒热血,世间一切精英皆跪拜竟从!

    这画满想一想就感觉很美很美,但是现实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以上的场景其实都是老百姓自己幻想出来的。

    然而更可悲的是,有很多帝王自己也深陷在这种迷梦中无法自拔,他们看着群臣万民山呼万岁,一个个匍匐于地,好像他真的是世界之主一样。

    可是那些匍匐在地的文武百官真的对他忠诚吗?

    如果说没有林副将的这次偶尔的发现,载淳也许终其一生都不知道在遥远的关外有这么一个走私网络存在。

    他更不会明白朝廷上那些道貌岸人的君子们,所说的每一句冠冕堂皇的话背后是不是有更深的利益纠葛。

    他也许走入坟墓都不会知道,关外的土地其实是被贪官污吏给卖掉的!晚清那个末世,究竟有多少官员被西洋势力用金钱收买?又有多少被人用恐怖手段所威胁?

    看似平静的水面上波光粼粼,皇帝眺望一切认为天下这是多么的和平美好,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深深的湖底淤泥内有多少水蛇怪兽在潜伏,又有多少腥臊恶臭的烂泥正在沉淀。

    自古君王多昏庸,那是因为没人给他展示世界的真实一面,尤其是当皇帝自身都是被那些所谓的忠臣所教育出来的,那么这种教育是不是会有选择性呢?

    负责教育皇帝知识的那名儒生,内心会不会有维护整个官僚集团的小心思呢?他是不是有意的隐瞒了一些什么,或者故意的放大一些什么呢?

    可怜的皇帝永远都是孤家寡人,在他的身边所有人都在算计他,都希望皇帝成为自己势力所掌控的傀儡,所谓忠诚于明君圣主那都是儒生胡说八道呢。

    人类其实只忠诚于强权,人类从来不会忠诚于弱者!

    更让人扼腕叹息的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并没有什么儒生团体愿意告诉皇帝世界的真相,他们更愿意编织一个美梦让皇帝在里面舒服的享乐。

    紫禁城很好,您就不要出去了,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出门多危险啊!再说了,经常出门的皇帝都不是好皇帝,劳民伤财的,你看那隋炀帝不就是因为爱旅游才丢了江山吗?

    皇上你在紫禁城里好好吃喝玩乐睡女人去,这么大的国家有的是税收供养你。什么?你说你喜欢江南美景?不好,要不我给您在北京盖个新园子吧,就当是您的新玩具,好好玩去吧,治国这种事情您高屋建瓴就行了,基层的事情别掺和。

    一层又一层人为的套子和障碍把皇帝的身体、思想、眼光都困在一座四方城里,而外面的人自然可以为所欲为了。

    欺下瞒上,里通外国,苛捐杂税、鱼肉百姓、贸易走私……只要你皇帝看不见,而我们又成了一个团体,那么天下谁还能制得住他们呢?

    载淳如果不是被肖乐天强行带出紫禁城,恐怕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祖宗的龙兴之地,其实是被人给卖掉的,他刚不会知道地方官员究竟干了多少欺君罔上的罪孽。

    就在宁古塔私兵带着人证物证向东转移之时,可怜的载淳被关在致远号的禁闭室内,正苦苦的期盼师傅的归来。

    “呜呜呜……谁跟我说句话啊!求求你们了,谁跟我说句话啊……”

    “师傅我错了,我再也不肆意妄为了,以后我一定听从军令,求求您放了我吧……”

    可惜载淳无论怎么苦求都没有人放他出来,因为肖乐天临走之时已经发话了,他什么时候从阿穆尔河得胜而回,什么时候再放载淳出来,这次一定要给他毕生难忘的惩罚。

    既然是丞相的命令,自然没有人敢违逆,所以无论载淳哭的有多凄惨都没人来释放他。

    可是肖乐天也考虑到了,载淳毕竟是个孩子,而禁闭这种惩罚是非常残酷的,幽闭的环境对人的心理伤害很大,所以名义上是关禁闭但是每天都由坂本龙马和王怀远二人轮流陪伴,讲一讲战事,讲一讲民间的故事,也算是对载淳心理的一个调节。

    而今天,齐齐哈尔城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就是由坂本龙马亲自带来的。

    正靠着单人间哭泣的小皇帝,突然在一片机器嘈杂声中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他直接就扑到铁门上了“是龙侍师傅吧!龙侍法师吗?可算等到你来了……今天有什么好消息,您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卫兵打开铁门,载淳扑上去向前几天一样想得到一些可口的食物,然后再听听对方讲的战事故事。

    但是然他失望的是,今天龙侍大和尚手里空空如也,而且面色极其难看。

    “怎么了?你……你怎么这个表情!”

    “阿弥陀佛!陛下,我今天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并且今天要给你上一堂悲伤的课!齐齐哈尔那边来信鸽了!”

    “什么!来消息了?珲春得手了没有?兵变是否成功?”载淳对这件事无比上心,因为他很清楚珲春效忠的是自己,这两个省珲春只要站稳脚跟,这里就是自己的势力范围了。

    “陛下请坐……先看看这份最新的情报吧!”

    密信是林副将所写,里面除了简单描写了一下兵变的过程,最后着重写的就是十年前的隐秘资料。

    载淳越看越惊愕,他的嘴张的大大的并不停的摇头“不对,假的!呵呵,这都是假的吧!不可能,怎么可能呢……误会,都是误会!”

    啪的一声,密信被拍在了桌子上“奕山是我的叔叔,黄带子出身,他怎么可能卖国!不可能的,你们这是在骗我……”载淳的声音尖利了起来。

    坂本龙马嘴里轻声念着佛号,他在安抚载淳愤怒的心“阿弥陀佛!陛下不用愤怒,是不是真的,我们可以等一等人证和物证!”

    “这几份秘密账簿,不仅暴露了十年前的隐秘,更暴露了朝廷在关外的整个间谍网!奕山和特普欣背后站着的是太后和王爷,他们通过这个走私网的利益养了无数间谍细作……”

    “我们可以照着情报去抓人,我想一定能挖出很多大鱼出来!这些也都是旁证啊……放心吧,黑的白不了,白的也黑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