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605 这皇帝当的窝囊!

正文 1605 这皇帝当的窝囊!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任何一位帝王都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自己的皇叔会卖国?而且一卖就是上百万平方公里?拜托,要开玩笑也得打个草稿好不好。

    载淳固执的摇头坚决不承认这份情报的真实性,只是说你们搞错了,可是他发白的小脸和哆嗦的嘴唇出卖了他。

    坂本龙马可怜的看着同治帝,他突然觉得让一个如此年轻的孩子去背负这么大的责任是一件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可是没有办法中原王朝为了皇位的正统性,就必须先保证血统的纯正性,至于是不是对小孩子人道那就不是他们所考虑的了。

    甚至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既然你是真龙天子,那就不配拥有凡人的喜怒哀乐,哪怕你只有六岁你也得按照圣人的标准去严格要求自己。

    至于说是不是泯灭了孩童的天性?哈哈,你真搞笑,当皇帝的配拥有童年吗?

    载淳是在严格到近乎于变态的教育制度中长大的,从很小就没有小伙伴,没有游戏只有不间断的规矩,和长时间的学习。

    他没有权利撒娇,更没有权利哭泣,不会有人倾听他的内心声音,甚至连他身边伺候的人都是不男不女的变态阴阳人。

    坂本龙马长叹一声心中无比惋惜,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用得着背负这一切吗?这么小就面对如此多的人性之恶,黑暗的朝堂一次次刷新底线,载淳这怎么承受的了啊!

    “陛下……”坂本龙马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事情不是你不喜欢,他就不会存在的!你既然生在帝王家,也就没有了享受童话的权力,你得认命啊!”

    载淳实在是控制不住了,他哇的一声眼泪夺眶而出“呜呜呜……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我是不是压根就不配做一名天子?为什么他们要背叛我啊!”

    “呜呜呜……我只想当一个好皇帝,象师傅那样中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而已,为什么这么难?”

    压抑的情绪顿时倾泻了出来,中二少年的所有坚强其实不过就是伪装,那是人类从少年走向青年时代所必须要经历的一段时期。

    自信、嚣张的表情隐藏不住他们对现实社会的那一丝恐惧,成年人的世界充满了残酷,中二少年总想把自己磨练成牙尖嘴利的豺狼,可是很多时候在生活的面前,他们不过就是可怜的小狗呲呲牙罢了。

    坂本龙马没有劝他,武士道精神不会教人软弱,他只是双手紧紧的攥着载淳的手,用掌心的温暖鼓励着他。

    这场痛苦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载淳几乎把他从小到大所有的委屈全都倾泻出来了,两个眼睛肿的就跟桃子一样。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是很喜欢吃面的……呜呜呜……就是一名御厨做的素面,我最爱吃了……可是不行的,他们不让我吃……”

    “……额娘说了,天子不能个人的好恶,任何喜欢的菜只能吃一口……他们最后还把那名御厨给赶出了紫禁城……”

    “……我小时候养过一只八哥,你知道会说多少话吗?可是师傅却说只有八旗纨绔才喜欢玩鸟,居然让太监把它给丢了……”

    “……规矩!从睁眼开始就是规矩,吃饭穿衣一切都是规矩,甚至听戏的时候那个小段可以笑,那个小段不能说话都有规矩……”

    “……我也想玩啊!我也想知道宫墙外面究竟是什么样!可是我出不去,我出不去啊……”

    也许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经历,当发自内心痛哭的时候,你是在用腹部来抽泣,你整个内脏都揪着疼,而今天载淳就是哭的如此凄惨。

    “……我真的是按照他们说的做了,他们让我怎样我就怎样,我天真的以为我做好了这一切就能当一个好皇帝了……呜呜呜……可是我错了……”

    “……这群天杀的,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为什么要卖国啊!我都已经做到这样了,呜呜呜……”

    哭到最后就连坂本龙马都受不了了,他用手背偷偷的抹了一把自己的眼睛,他这真正的体会到当皇帝是一件多么苦的差事。

    足足发泄了一个多时辰,载淳这才稍微平静了下来,他靠在墙壁上眼神无比的灰暗空洞。

    这时候才是谈话的最好机会,坂本龙马低声的说道“其实这种情况并不是只困扰陛下一个人的,自古以来东西方各国的君主都或多或少的遇到过这个问题……”

    “就拿日本国来说,天皇当然是至高无上的,可是在历史上很多时期天皇家甚至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天皇居然要让内臣偷偷的去卖字换钱花,您说他们委屈不委屈?”

    “丞相应该跟陛下讲过,就连现在世界第一强国英吉利,还有陆军第一强的法兰西,在历史上也有皇帝被砍掉了脑袋……到现在他们的皇权也是被限制的!”

    “跟他们相比,陛下这些苦也就不算什么了……”

    载淳突然开口道“可是这是我大清的龙兴之地,而且那时足足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啊!怎么就能卖掉,无耻!”

    “还能怎样?因为这一切他们认为不是自己的,崽卖爷田不心疼啊!”

    坂本龙马给载淳倒了一杯热牛奶递了过去“以前我跟雾隐小鬼聊过天,她说他在紫禁城当细作的时候,手下曾经有一名飞贼平日里的伪装就是敲小鼓收旧货的!”

    “陛下您知道什么是敲小鼓吗?呵呵……其实就是收破烂的,但是收的都是深宅大院里的古董破烂!”

    “这些人都有固定的喊街路线,一般都是京师的富人区和官宦人家集中的区域,而且交易大多都在后门……”

    “那些深宅大院的妾室们,平日里不仅要争宠而且她们还都偷,就是偷大家族的钱,如同红楼梦中的各门各房一样,损公肥私而已!”

    “因为那些妾室知道自己一辈子也修不成正果,所以他会把公中的一些小摆设,库房里不常用的文玩字画换成钱,自己留着或者贴补娘家!”

    “哈哈……她们一听有敲小鼓的人来了,就会让贴身的丫鬟或者老妈子开后门,把他领进来有时候偷来的宣德炉、唐寅字画什么的,仨瓜俩枣的也就卖了!”

    载淳毕竟是个孩子,而孩子都是喜欢听故事而不喜欢听道理的,坂本龙马用讲故事的方式来灌输道理,无疑是非常高明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