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614 兴师问罪

正文 1614 兴师问罪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还真是个日本人,这不着四六的腔调可不是一般人能学的来的,特普欣一时错愕看着珲春问道“这个?这个是……”

    珲春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扶桑国内大名之间矛盾重重,天皇和将军也多有不和,小规模冲突数不胜数,那边野武士太多了,过来一些讨生活很奇怪吗?”

    “项少龙的义勇军就招收了无数的扶桑武士,我看很好用就雇佣了一批,花不了多少钱,打仗够狠够勇猛,而且忠诚无二……你想不想要?我给你介绍一批!”

    “啊!这样啊……呵呵,就是不知道朝廷那边知道了会不会有闲话呢?”特普欣话里带着刺。

    “是啊,闲话肯定是有的,不过再大的闲话也比不上罗刹鬼过境吧……”

    嘶,众人脸色微变,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特普欣舔了舔嘴唇冷冷一笑“兄弟这次来火气是够大的啊!看来是找我兴师问罪了,不知道哥哥我有那点对不住你啊!”

    这话可就有点冷了,特普欣手下的将官们顿时紧张了起来,人们眼神都不对劲了,外面埋伏的刀斧手感受到了杀气一个个蠢蠢欲动。

    珲春突然笑了“哈哈哈,我珲春向来都是朝廷眼中的臭石头倔驴一只,闲话我听的够多了,再加上几个扶桑武士又算得了什么?别说扶桑武士了,扶桑女人我也喜欢啊!菜菜子,出来见见大人……”

    一声呼喊过后,一名身穿男装披着套头披风的身影走了过来,她低着头谁也看不清楚面目,直到走到特普欣的面前才深深一躬,随后摘下了披风的头套。

    “哎呦……哎呦呦……”特普欣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周围其他的将官也都愣住了,谁都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漂亮。

    唇红齿白,面带银光,一双媚眼里面全是春水……更要命的是完全迥异于清国女子的那种健康之美,整个人散的气场就不是病怏怏的感觉。

    “这这这……珲春啊,这是怎么回事?”

    珲春笑了笑“你不是想说闲话吗?接着说,我珲春不仅雇佣了一批扶桑武士,还找了不少日本女人……你觉得我在乎这些闲话吗?”

    伪装成菜菜子的正是雾隐小鬼她妩媚的笑道“下国奴婢见过上国大人,不知道大人为何一脸怒气啊……”

    这男人就见不得漂亮女人,特普欣一听这带着异域风味的口音整个人骨头都酥了“没……没生气,哈哈小娘子想多了,我和珲春多年的老关系,刚刚开玩笑呢!哈哈哈,都落座喝酒啊……”

    “来人,把擦菜子小姐和这几名扶桑武士安排到厢房那一桌,紧靠着我们正堂……毕竟也是外国人,别让人挑出咱们不懂礼数不是,哈哈哈……”

    说完勾肩搭背搂着珲春往屋子里请“都是玩笑,咱们哥们没说的,进屋喝酒去,喝酒去……”紧接着他压低声音笑道“不知道兄弟有没有意思割爱啊?转手让给我,哥哥送你一对美婢,年方十六的双生子,要不要……”

    嗨……珲春心里气的都要爆炸了,心说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脑袋都架在断头台上了,还敢跟我耍流氓?雾姐也是你能碰的?你这条小命还不得让她活活克死。

    珲春脸上没表现出什么来,只是用眼神跟雾隐小鬼沟通了一下,雾姐看出特普欣邪淫的眼神了,但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雾姐怎么会在乎这点无礼,只见她面无表情踱步入厢房,平静的真跟大家闺秀一样。

    杀气暂时消散了一些,关外汉子们喝酒就是爽利,热菜刚上一个大海碗的烈酒就已经干了两碗了。

    时间仓促,特普欣也没准备多少,不过就是关外的名菜,熊掌鹿尾飞龙狍子肉……蒸的软糯的大肘子整个的往桌子上端,吃的好爽的官兵们直接掏刀子就去割肉,甚至直接下手撕。

    劝酒的声音,行酒令的吵闹声,攀交情拉关系这叫一个热闹,再加上偏院传来煎炒烹炸的声音,不知底细的人还真觉得这是一次友好和平的盛宴,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这里面的杀气。

    珲春和特普欣这一桌可高档精致的多了,两人都知道一会有事情要谈,没有用大碗而是用白瓷酒盅喝了三杯,吃了几块鹿脯也就放下了筷子。

    “老哥啊!您坐拥黑龙江全省,买卖做到了天边去,看看你这瑷珲城,商户好几百每日商队川流不息,这钱可赚的不少啊!”

    “托福,托福!不瞒兄弟说,朝廷俸禄微薄不有点私下的体己钱还真过不下去了,喝酒……”

    珲春没有端杯反而叹息着说道“我们宁古塔那边穷啊!乌苏里江以东被割走了,商队贸易一直就没有做起来,我那点商队不得已只能往北讨点生活,可惜北面这买卖都在老哥您的手上呢,我也弄不来几个钱花……”

    “本来钱少就少花,宁古塔自古就是苦寒之地,都是朝廷配犯人的地方,我们也穷惯了,看着你们吃肉我也不眼红……可是今天我得说道说道了,凭什么我们老老实实不招谁也不惹谁,却祸从天上来,一群罗刹鬼跑来烧杀抢掠?还请哥哥解惑啊……”

    特普欣苦着脸放下酒杯“瞧您说的,我就知道您今天来得谈这件事,可是你也清楚这件事的尾不在我身上啊,你说朝廷让我让路,我怎么办?咱们当臣子的不就得遵旨吗?”

    珲春眼睛顿时就瞪圆了“遵旨?好一个遵旨啊!你遵旨就是把罗刹鬼往我的防区推吗?嗯!你让他们从松花江口绕路干什么?你怎么不让他们从神安岭下的驿道过境?”

    “松花江东岸都是我的防区,这一路下来少说军民折损六百,财产损失无数!就连三姓城老子我攒了三年的马料都被抢光了!我他娘的找谁说理去!”

    “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老子我就不走了!”

    大堂内一争吵,外面五十桌顿时鸦雀无声,本来一个个都是提着心喝酒,都已经做好了冲突的准备,一听里面闹了起来,外面人脸色也不善了。

    杀气弥漫,黑龙江方面陪客的将官们纷纷站了起来,珲春的手下也不甘示弱,酒碗一顿也站起来,双方目光如电顿时顶起了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