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727 君臣之初见

正文 1727 君臣之初见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阿嚏……阿嚏……”夜色中肖乐天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他掏出手绢擦了擦鼻涕“哎呀痛快!这是谁念叨我呢?阿嚏……”

    马队此刻已经出了森林,前方就是平原、农田还有星星点点的村庄,炊烟飘起窗户中透出隐隐的烛光。

    更远的地方黑沉沉一座城压在大地上,城墙之上密布的火把光芒勾勒出这座城的轮廓,尤其是城门口更是重兵陈列,手持火把的士兵排了足有二里多地。

    载淳看着眼前的这座城木然不语好半天才开口道“这就是宁古塔啊?好小的一座城,好荒凉的一座城啊……”

    “这不是废话吗,这是你们爱新觉罗家流放犯人的地方,连你们满人都不愿意来的地方,你说能好得了?这要是二百年前啊,你连这点村落都看不见……”

    “走吧,看宁古塔城这个架势,珲春已经到了,你是大清国的君王,现在你可得走到最前面……”

    卫队自动让出一个胡同,一脸兴奋的载淳策马向前,直奔宁古塔城而去。

    这才是朕的土地,这才是朕的江山,这才是朕的地盘!载淳兴奋的想要大吼两嗓子,但是帝王教育他要沉稳,所以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暗中在心里给自己吼两声。

    以前的自己算什么?有名无实而已,明面上是大清国的皇帝,可是真正的身份不过就是紫禁城中的一个奴隶而已,每天甚至连早中晚吃什么都没法自己做主。

    我就不爱吃那白花花的肥肉片子,可是总有人说那是祖宗家法,我不能忘本……操,都入关多少年了,还拿白水煮肉片糊弄我,抹点盐吃就不忘本了?

    衣食住行都不能自己做主,跟别说什么施政了,大清国应该怎么走,我什么时候能说了算?就连我想多加一门西学课程,都不能够,我在他们眼里算个屁!

    江山还是自己打下来的好啊!珲春只不过是困守在宁古塔这个穷乡僻壤的倔驴而已,没有朕的密旨他怎么可能控制住两省之地,更不可能发动这场兵变。

    朕不仅是他的皇上,更是他的恩主,他也就成了朕的直系奴才,离开了我他不会被任何派系所接纳,我是他唯一的选择,他的生命和家族已经烙上了朕的印记,永远也洗不掉。

    只有这样的下属才最放心,只有这样的感觉才叫掌控一切!

    宁古塔城越来越近了,驿道两旁村庄口都有兵丁把守,看见这一队骑兵缓缓而来一个个挺胸抬头目不斜视,天知道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多少双眼睛正在偷窥这一切。

    同治帝已经御驾亲临的消息滚单早就快马传递到了宁古塔的珲春手中,从四个小时之前这位双料将军就已经站在了城门口,谁劝他休息也不听。

    珲春脱下甲胄换上了上朝必穿的补服,一品麒麟补子在胸前耀武扬威,头顶双眼花翎微微震颤,这身补服珲春向来不喜欢穿,在他的眼中武官只有穿甲胄才有武官的样子,就不应该跟文臣一样穿什么补服。

    可是今天这是要面见大清国的皇帝陛下,这是珲春第一次见到陛下,也是同治帝第一次巡视关外这片土,如此场合不穿这种正经的礼服可就说不过去了。

    “将军!来了……陛下来了!”前方有快马疾驰而来,随着他的话音往身后一看,果然一队骑兵簇拥着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缓缓而来。

    队伍已经到了手持火把士兵所组成的胡同内,每当载淳马蹄行进到何处,何处的士兵不敢说话全都单膝跪地,火把高举为皇上照路,整整二里地长的人胡同火把呼呼的被风吹的不停跳动。

    之前珲春见过同治帝的照片,自认认得这就是大清国的万岁,其实没有照片也错不了,有时候人中之龙一眼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但是当同治帝出现在他的面前之后,这名土生土长的关外八旗贵胄却傻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大清的皇帝居然穿了一身西式军服。

    平顶漆皮大沿帽,蓝色毛呢军服,武装带扎在身上,过膝的锃亮牛皮靴字,一袭厚厚的披风在胸前系了一个扣,一脸的英武眼睛漆黑锃亮,唯一有点不太协调的就是那根细细的辫子,没有拖在后背而是在脖子上绕了一圈然后再垂在后背。

    不得不说这一身打扮看待了一众的武将,甚至都忘记了行礼。

    载淳似笑非笑的策马走过去,马头都顶到珲春的胸口了“怎么了?不认识朕了?用不用把朕的印玺拿出来跟密旨上对一对啊?”

    珲春一个激灵赶紧打马蹄袖双膝跪倒在地“奴才珲春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城门口所有官兵没一个敢站着的,全都跪倒在地万岁声惊天动地。

    时间就这么停滞了,载淳坐在马上看着珲春,珲春跪在地上抬头仰望载淳,一君一臣就这么相互的凝望。

    人和人之间真的是要看缘分的,有的人只是初见就能感觉到深深的善缘,后面的肖乐天本以为会看到一幅君臣和光同尘的大戏,他还想听听满清君臣之间的客套话呢,可是没想到二人只是四目相对居然一句话都不说。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二人还是没有说话,肖乐天调笑的表情渐渐凝重了起来,他已经有点看明白了。

    “蓄势?载淳居然懂得沉默的力量?”肖乐天对坂本龙马低声的说道“是不是你教的?”

    龙侍大和尚耸了耸肩“您太高看我了,陛下好歹也是大清皇族,从小接受的教育也不是白给的,您当翁同龢等师傅都是混饭吃的?”

    “只能说是陛下年纪大了,而且眼界开阔了,过去学的那些纸面上的东西,终于领悟了而已……”

    肖乐天白了坂本龙马一眼,接着看眼前的这一幕哑剧,他估摸着载淳和珲春相互凝望已经有十分钟了。

    此刻珲春手心里全是汗,他身后的那些武官和兵丁们也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一个个跪在地上的膝盖都隐隐的痛了起来。

    一个是跪在地上仰视,一个是端坐在马背上俯瞰,一高一低气势自然是此消彼长,别看载淳年轻但是这十分钟之内他就已经积蓄了远超珲春的一股气场。

    “王霸之气啊?呵呵,有意思,真有意思……”就在肖乐天低声调笑的时候,载淳终于开口了。

    “珲春……你信朕吗?”

    珲春当时一愣,没想到陛下会冒出这么一句话,还没等他回答呢,载淳又蹦出了一句话。

    “珲春……你愿意给朕卖命吗?你要是愿意,你这条命我就要了……”

    一米八的关外大汉,眼泪夺眶而出,他一个头磕在地上“主子!呜呜呜……奴才这条命从生下来……从生下来就是您的!”

    “好!那我就拿走了……”!!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