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169 严重的泄密

正文 169 严重的泄密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baidu_clb_fillslot("892774");

    肖乐天叫过身边一名护卫在耳边低语几句,说完那名护卫扭头就离开了,而这时候拖着两条清鼻涕的黄琉还在跟面前的柳树根较劲呢。(百度搜索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黄琉这辈子也沒吃过这种苦啊,自小入学堂之后他就是乡亲们眼中高高在上的读书人,再加上他本來就出身于地主家庭,亲戚们也是四乡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所以打小就养成了一幅少爷脾气。

    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羔子,甭说亲自劈柴了,就连看人家劈柴他都觉得掉价,今天让周同知罚他做义工给乡亲们赔罪,这可真要了他的老命了。

    黄琉现在已经忙活了两个多时辰,搬柴、劈柴、挑水,给各家各户送吃食,这些活全都堆到他的身上。想偷懒?门都沒有,一大群野孩子围着他监视,想坐下喘口气都不可能。

    现在都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了,黄秀才就早上喝了两碗稀粥,现在早就消化的沒影了,看着村民们大块吃牛肉馋的他口水都拖到胸口。

    哪成想肖乐天也太狠毒了,居然下令不干完活就不给饭吃,饿急眼的黄琉曾经偷吃了一小块肉,结果让尽职尽责的娃娃兵们又生生从嘴里给挖了出來。

    好家伙,那沾满牛粪的脏手往黄琉嘴里一塞,恶心的他把隔夜饭都吐出來了。这下可就更饿了,黄琉走道都已经打漂了。

    就在黄琉晕头转向跟大柳树根子较劲的时候,在他身后的一个角落里肖乐天的护卫正跟一群熊孩子们说着什么,那群孩子一个个听的眼睛里直冒光拼命的点头。

    不一会的功夫一名小孩端來了一大碗香喷喷的牛肉汤,里面居然还有大片大片的牛肉飘着呢,香菜、蒜苗撒在上面别提多提味了。

    开始周围的人还以为孩子们要喝呢,结果万万沒有想到一群孩子居然围着牛肉汤打起了喷嚏,甚至有的孩子清鼻涕都飞到碗里面了。这可太恶心了,那两个喝酒的差役差点吐了出來。

    更不可思议的是,打头的熊孩子居然把那碗加料的牛肉汤给黄琉端过去了。黄琉现在正饿的前胸贴后背,满眼发花呢,突然鼻子底下一股牛肉加香菜的浓香飘來,定睛一看好大一块牛肉。

    “黄秀才,看你劈柴挺卖力的,我们也不能虐待大牲口啊,这碗肉给你吃吧……”

    “谢谢,谢谢……”黄琉感动的都要哭了,蹲在地上也不用筷子捧着碗就开始喝开了。炖的烂烂的牛肉,里面还有土豆蛋,肉汤上飘了厚厚一层油花,香菜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面钻。网

    黄琉吃的这叫一个香啊,不一会的功夫他连碗底都舔干净了,可见这位少爷羔子饿成什么样了。

    吃饱喝足又出了一身大汗,黄琉可算恢复了精神,他在心里接着开始骂人了。

    “该死的肖乐天,你别嚣张,有你哭的那一天,京城里的大人物早就把你盯死了……还有周明奎,你就是肖乐天的一条狗,不就是送你点银子吗?不就是九帅恐吓过你吗?你丫的还就铁心跟肖乐天走了?你等着丢官掉脑袋吧……”

    “还有这群该死的土包子,爷我跟你们慢慢玩,我有的是时间收拾你们,穷棒子还敢跟我斗,老子连你们祖坟都刨了……还有那个废物管家,连放火这么点小事都干不好,还敢在衙门里出卖少爷我,你等着你也好不了……”

    就在他愣神满心发狠的时候,那群熊孩子又围上來了“干活干活干活,不许偷懒……大牲口快劈柴,架架架……”

    苍天啊…大地啊…这实在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黄琉热泪盈眶,心中的狠又多了三分。

    酒足饭饱的肖乐天看着院子里累的摇摇欲坠的黄琉,心中暗笑“傻小子,你就慢慢玩吧,就你那个小柴鸡身板,今晚要是不发烧,老子跟你的姓。操…爷我杀人都不用刀……”

    忙活了一上午,肖乐天的戏也演的差不多了,三个庄子百姓心中对他的怨恨和误解也都化解的一干二净了,虽然他们沒有拿着地契求肖乐天买下,但是距离成功已经不遥远了。

    “黄秀才啊,您这劈柴的手艺可太差劲了,要多多练习哦…”肖乐天嘲讽了他一句,扭头上车扬长而去。

    黄琉眼睛里面都快喷火了,杀人的目光紧紧盯着肖乐天,后槽牙咬的嘎嘣响,就在他张嘴想反驳两句的时候,突然鼻子发痒连着三个喷嚏就打出來了,吓得周围人躲他远远的。

    黄琉还真是感冒了,当天晚上在家里就开始发烧,等到第二天清早的时候他已经烧的下不了了,看管他的两名差役一看这样也沒有法子,拿着黄琉老婆给的十两银子赏钱出去喝酒去了。

    “要你命……我要你的命……杀了你,我杀了你们……”黄琉烧的满嘴都是胡话,吓的一大家子人都疯了,到处请医生大夫,甚至把英国医生巴克都给重金请过來了。

    巴克一看黄琉的情况就知道问題严重,这种文弱书生自身的抵抗力本來就很弱,再加上平时有点酒色过度的样子,才二十五六的年纪就已经有点掏空了。

    巴克也耳闻了黄琉和肖乐天之间的恩怨,但是他是一名有道德操守的医生,他的眼中所有的病人都是一样的,对于黄琉的诊治他并沒有丝毫的藏私,但是即便这样黄琉的病情依然很难办。

    “按照我的方法定时给他身上擦酒精,这种感冒药一天分三次喂他服用,而剩下的就只能祈求上帝的保佑了……”

    果然如巴克医生所说,黄琉的病情一直都很严重高烧的迹象沒有丝毫的减弱,这下黄家更慌神了,大老婆小妾们都乱作一团,最后不得已到处找神汉、巫婆然后又去各处的道观寺庙烧香许愿的。

    古代人百分百都是有神论者,当他们遇到灾难的时候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就是求神拜佛,不光黄家是这样,小王庄的村民们更是如此。

    虽说这三个庄子在肖乐天的医药救助下,疫情都有所缓解但是心中不安的村民们还是凑钱到处烧香许愿,各种贡品可是送出去不老少。

    也许是他们的诚信感动了神灵,他们经人介绍遇到了一个修为高深的游方僧人,大家都叫他铁头陀,据说精通藏地密教的法门,能够百日通鬼神,绝对是道行高深的大和尚。

    三名村长一听有外來的和尚在塘沽附近挂单,赶紧凑香火钱请大和尚來帮忙作法,沒想到他们这次居然真的遇到了大善大德的高僧,居然分文不取跟着村民就來了。

    果然是外來的和尚会念经,当铁头陀來到小王庄之后,全庄的百姓都轰动了,这果然是铁打的头陀啊,身材壮硕的就像一座山一样,脸上的胡子茬一根根如同钢钉,虎目圆睁精光四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你们这个村子风水已经被人破了,这是要有大灾难啊……”说道这里铁头陀抄起酒葫芦仰头就是一口,紧接着火折子在面门前一闪,一口烈焰就喷出去了。

    熊熊的火焰足有三尺多高,随后铁头陀不知道往火焰上撒了些什么那火焰一会变成幽蓝色,一会又变成金黄色,看的人目眩神迷。

    就在所有人发呆的那一刻只听半空中一阵凄厉的鬼叫,大白天的居然惊的所有人不寒而栗。

    “白日闻鬼声…大师好高明的法术,大师救救百姓啊……”村长第一个跪下去了,周围所有的百姓也都跟着跪在雪地里一个劲的磕头。

    铁头陀收了嘴里的火焰,双手变幻各种手印看的人们眼花缭乱,突然间他如豹子一样冲入人群,指着一个不显眼的雪堆就嚷嚷开了“快快快,赶紧來人挖开这块地,这下面有古怪…”

    村民们不敢怠慢,赶紧抄家伙就刨土,结果才入地半米深,殷红的血土就翻出來了,黑色的土壤里居然都是红色的结晶体。

    “看看,你们看看,全村的风水眼上都已经渗血了,都动成冰渣了,你们不遭灾还等什么?好悬啊,真是太悬了……”

    这下村民们都吓疯了,看着铁锨上那殷红的土壤,就好像这个坑已经挖到九幽黄泉路上一样,人们纷纷往后退。

    “大师救我们,求求大师救我们……”人们磕头磕的都见血了。

    铁头陀从怀里抄出一把黄磷轰的扔在土坑中,瞬间升腾起一股蓝火,只见他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念的是经文还是咒语,当火光消失之后他赶紧指挥村民把土坑给填上了。

    “走走走,染血的风水眼还有好几个呢,趁着沒出大乱子我赶紧封上……”在铁头陀的带领下,三个村子一共挖出九个染血的风水眼,最后都被投入黄琉烧了一遍。

    村民们这回算是开眼了,每挖开一个风水眼都会凭空出现恐怖的鬼叫声,这可是大白天啊,居然能听见鬼哭狼嚎的声音,再看看那些渗血的土壤很多老人吓的都快昏过去了。

    “好了好了,九口风水眼我已经全封住了,阴司恶鬼暂时是出不來了。哎呀可饿死我了,可有斋饭?我是头陀不禁酒肉……”

    酒席宴上,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作陪,一个个都陪着小心给铁头陀倒酒布菜。

    “大师慢用,后面还有,还有……恕小老儿多一句嘴啊,刚刚您也说了那九个地方都是村庄的风水眼,怎么就变成恶地了呢?”

    铁头陀仰头就是半碗烈酒,打着酒嗝说道“何止是你们这里,我告诉你们塘沽左近的风水这些年都有变动。你们要晓得,小风水是依赖于大风水的,任何一个地方的风水都不是孤立的,这些年别说塘沽了,就连这大清朝的风水都变了不老少……”

    “南方闹长毛,中原闹捻军,还有之前的洋人杀入京城,这都是动国本的大事件,风水怎么能不破?你们可别忘记了,五年前洋人就是从这里上的岸啊,表面上看沒啥变化,其实大地里的地脉早就有变化了……”

    一说到这里这些老头们眼泪全流下來了“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风水沒了,以后咱们的苦日子就要到了,求大师慈悲啊,求大师给一个化解的法子,我们重金酬谢…”

    铁头陀托着腮帮子想了半天“办法不是沒有,可惜动静太大了,就怕你们实力不够啊?让我想想,让我再想想吧……”r405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