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289 渺茫的希望

正文 289 渺茫的希望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战争永远是残酷的,无论占优势的那一方装备多么精良、战术多么正确、地形多么占优,只要双方进入到肉搏阶段,伤亡就是在所难免的。

    法军一个四百多人的骑兵营,在短短二十分钟的战斗中,已经阵亡超过一百五十人,超过三分之一的战损率在现在的欧洲军规里,就已经可以酌情选择撤兵了。

    但是这位参加过克里米亚战争的老兵营长选择了死战不退,他只是用一句话鼓舞着手下的士兵“这是法兰西的土地,这里是我们的祖国,如果在这里我们都退了,我们以后将怎么面对我们的儿孙……”

    就这一句话,激的在场所有法军彻底的狂化了,他们无视冰冷的太刀丛林,驱动战马发疯一样的向前冲锋。

    一匹又一匹骑兵连着他的战马被砍死在太刀阵面前,这里已经成了杀戮的地狱。而太刀阵的两侧一面是翼王带队,一面是罗火带队,正用手中的短刀和刺刀控制着战场,保护着太刀阵的两翼。

    这些新军战士还是低估了法国人的顽强,三分之一的减员都无法遏制他们的攻势,雪亮的太刀丛林都无法阻挡他们的冲锋。到最后甚至有勇敢的骑兵高高跃起用自己的身体当成武器砸在了军阵之中。

    有第一个冲破阵型的就有第二个,当冲阵的骑兵越来越多之后,步兵紧密的队形再也无法维持了,兵太郎暴躁的大吼一声“散开,自由战斗,肉搏……”说话间手中太刀挥舞如风,一颗硕大的马头被砍了下来。

    战斗到这个程度,可就真没什么技术含量了,骑兵和步兵纠缠在一起,就如同街头混混大战一样,毫无章法拼的就是心中那口锐气。

    骑兵营长单手持缰,右手拼命的挥舞马刀向着身下的新军砍去,胯下战马暴躁的喷吐着口沫,肩颈顶着人群缝隙就往前冲。

    “可恶的中国佬,去死吧!全都去死……”

    “该死的法国大鼻子,想跟老子玩肉搏,你还不够格……”罗火的功夫虽然比不上龙爷,但是他从小也练过十多年大洪拳,只见他手中刺刀架住迎面劈来的马刀,右手臂一个肘击狠狠的打在战马的脖颈上,强壮的阿拉伯马轰然倒地。

    战斗进行到这里已经完全蜕变到人类社会的中古时代,冰冷的铁器刺穿敌人的身体,拳头、石块,乃至于牙齿指甲都成了人们战斗的武器,所有人双眼一片猩红,殷红的鲜血渗入大地,又被一双双军靴践踏成红泥。

    法国人拼了,因为这是他们的祖国,这里是他们的家乡。

    中国人拼了,因为他们要拯救自己的战友,他们要为六年前的那把大火报仇。

    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死战不退……全军死战不退……”悲壮的气氛感染了在场每一个人,站在瑞士一边的肖乐天他们一个个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平儿已经吓晕了,虎妞和芳官也不敢看了,她们躲回马车里,只是一个劲的低泣。

    肖乐天的双手在颤抖,望远镜里每倒下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心脏就会哆嗦一下子,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脑门一个劲的发麻发木,那是血压极度飙高之后的症状。

    “快啊,萧何信你们再快一点行不行……不能再死人了,老子的人才不多啊,死一个少一个……”

    就在肖乐天心中默默祈祷之时,在正西方的大路上,萧何信、司马云他们已经跑的快要伸舌头了。

    从贝桑松向瑞士进发,这一路海拔在不停的拔高,整个行军的路线就是在爬一个大坡。一个晚上强行军六十公里,而且还是不断的爬高,恐怕铁人跑下来都要累瘫掉。

    萧何信感觉自己的双腿跟灌了铅一样,喉咙里火辣辣的生疼,每一次呼吸都好像有小刀在割气管,想咽口吐沫却发现嘴里一片干涩,嗓子眼粘到一起就分不开了。

    这种喉咙粘到一起的感觉太难受了,萧何信现在真是不想开口讲话,但是他是军官,他身上担负的最大责任就是鼓舞兄弟们的士气。

    “继续……继续前进……小跑不要停!没有多远了,真的没多远了,过了边境咱们就算安全了……”

    “我知道大家很累也很渴,但是现在我们不能休息……想要虎口脱险咱们就必须再拼一拼!”

    萧何信看着身边跑的踉踉跄跄的战友,二话没说把他肩上的斯宾塞背到了自己身上。

    “长官……我能行!”

    “行什么行?你大腿让流弹咬了一口我又不是没看见……少废话,多跑两步……”

    不光是萧何信,现在司马云还有各级的班长排长都在鼓舞着身边的战友,一旦发现有体力不支的,就立刻接过他们的负重。

    肖乐天曾经无数次的说过,他的新军里绝对不要官老爷,打仗冲锋你得喊‘跟我冲’练习训练你得喊‘跟我上’象现在这样情况,当军官的更要吃苦在前。

    这就是规矩,这就是肖乐天定下的规矩,这不是靠身份强压下来的,这是在新军创立之初肖乐天亲手带出来的。

    想当初那霸血战,人家肖乐天没有少跑一步,冲锋时从来都是带头往上冲。有什么样的领袖,就会有什么样的军队,这就是军魂,这就是传承。

    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道路两旁无数法国民居的窗户内,露出一张张惊恐的面孔。他们诧异的盯着道路上的土龙,心中不停的猜测这些人的身份。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走出家门,甚至有人偷偷从后窗溜号,躲到了田地之中。

    “加速,加速,咳咳咳……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们来时候曾经路过一座小石桥,按照路程算我们应该快到了……”

    “找到了,前面发现石桥和小溪,我们距离边境已经不远了……万岁!”

    人群顿时欢呼了起来,所有人的速度都提高了,不一会的功夫先头部队已经看见了石桥,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可算是救命了……所有人听令,一人只能喝一捧,绝对不可以暴饮,这是命令……”司马云知道,强行军之后如果喝大量的冷水,轻则手脚抽筋重则落一个终身的慢性病,这可马虎不得。

    一名又一名的新军战士,踏入冰冷的溪水中,舀起一捧溪水润润喉就继续向前狂奔,清凉的溪水带给他们力量,行军的速度再一次加快了。

    司马云站在石桥上冲着人流大喊道“快快快……不要逗留,加速行军……那个谁谁,怎么喝起没完了?你不要命了……”就在这时候,突然东方传来一阵雷声,无数战士当时就是一愣,抬头看天一丝云彩也没有啊。

    “怎么回事?晴日打雷了……操,难道是?”在场的弟兄们几乎同时猜到了一个让人惊恐的可能。这不是雷声,这是的爆炸声,难道说大人遇到意外了?有敌人伏击?

    “妈的,冲锋……拼了,这条命不要也给我冲锋……丞相大人有危险!”

    一百五十多名小伙子们全都疯了,两条腿跑的跟风火轮一样,脖子上青筋乱蹦,强行军彻底演变成了不要命的冲锋。

    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加速加速再加速,大人有危险了,大人需要我们的支援。

    很多年以后,佛朗士孔泰地区的农民还经常念叨这次急行军呢,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有人会跑的如此拼命,一个个就好像菲迪普迪斯附体一样,急于把温泉关胜利的消息送回到雅典。

    “那是一群可怕的中国人,在他们狂奔的时候,就象一群暴怒的野牛,更像是一群受伤的野狼,直到今天我回想起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依然不寒而栗……记住了孩子,千万不要和这样的军队为敌,太可怕了……”

    萧何信他们听到的巨响就是肉搏之前的那三堆的爆炸声,现在肖乐天的逃亡之旅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萧何信他们不知道边境哨卡哪里发生了什么,肖乐天也不知道仅靠两条腿行军的兄弟们到了哪里,两拨人几乎是靠着冥冥中那点直觉来联系。

    “肖先生,我必须要提醒您,现在距离您所说的半个小时已经只剩五分钟了……请您立刻做出决断!”战场惨烈到这种程度,就连普鲁士人都看不下去了,约纳斯抓着怀表冲着肖乐天拼命的嚷嚷。

    “够了,我受够你了,你就是疯子!你太不爱惜你的士兵了,这么勇敢的小伙子不能白白的牺牲啊!你这是犯罪……”

    “够了!你闭嘴……”肖乐天情绪已然失控,他一把抓住约纳斯的领结大吼道“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白白的牺牲?你知道这些士兵们的战友情是怎么凝聚的吗?你知道我们成军的历史吗?”

    “一百五十多弟兄陷在法国境内,如果我抛弃了他们,他们除了玉碎之外不会有第二条路可选……他们不会投降,他们只会选择同归于尽,老子我的兵我懂他们的心……”

    肖乐天眼泪夺眶而出“我坚信……我坚信他们能赶到,我有这个直觉,我也有这个信心!老子我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他们是承运而生的,该干的事情他们还没有干完,他们不会死,绝对不会死……”

    满腔悲凉的肖乐天松开约纳斯,眺望远方的战场嘴里喃喃自语“我的弟兄们,别让我失望,也别让我们的民族失望。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咱们去拯救呢,你们怎么能死在这里?都给我记住了,你们的埋骨之地永远在那个生你养你的大陆之上……”

    约纳斯都要崩溃了,他真想狠狠的给肖乐天一拳,好好把他打醒。可是他没法下手,肖乐天身上流露出来的悲凉感动的他要哭。

    就在这时候,藏在山坡制高点上的普军观察哨突然站了起来,张嘴就哇啦哇啦的乱叫,情绪异常的紧张。

    “怎么了?他在说什么?告诉我……”肖乐天大吼道。

    约纳斯脸都白了,他哆嗦着嘴唇说道“援军……法国人的援军赶到了!另一个骑兵营已经赶到了!他们很快就要投入战斗了!我们没有希望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