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372 难以置信的消息

正文 372 难以置信的消息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卡尔亲王一辈子都没有象今天这样纠结过,当他和罗火发生剧烈的口角之后,一路上他都在生闷气,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这群中国人让他的耐心和贵族范全都消失不见了,他们就好像是前世的冤家一样。

    卡尔亲王非常矛盾,他一路沉默的骑马前行,除了军官向他请示报告的时候开口讲两句话之外,剩下的时间他都是沉默。

    石桥高地的位置,还有自己周边山川的地形图,包括大军前进的速度方向等等,根本就不用打开地图,这些基本军事数据早已经印在了他的脑子里。

    萨多瓦战场现在战况有多紧急,石桥高地的地理位置有多重要,这些问题都不必问,不必说,就连普通的班排长都能看明白的战局,又怎能瞒得过他。

    站在整场战役的角度上来考虑,卡尔亲王当然知道肖乐天决定的重要性,只要他能够牢牢的守住石桥高地,顶住荆棘花师的兵锋,那么第二兵团仅靠先锋骑兵团的力量就可以很快的击败这支名气在外的贵族师团。

    怕就怕肖乐天顶不住压力,早早撤退或者干脆如自己所说的那样,根本就没有在高地布防。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出现了,对第二兵团来说那还真是个不小的麻烦。

    一个重装师,还自带一个炮兵团,依托高地占据地利优势进行阻击,别看第二兵团人多,想要吃下这个铁疙瘩也是需要一副好牙口的。

    卡尔亲王和参谋团曾经推演过三次,结果都不乐观,荆棘花师多了不敢保证,拖住第二兵团一个小时的时间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一个小时是什么概念?要知道萨多瓦地区现在足足有20多万人绞杀在一起,一个小时之中会死去多少人?战局又会有多大的变数?也许这一个小时就是决定战役胜负的关键。

    卡尔亲王的内心中,在他的潜意识里是无比渴望肖乐天能如罗火所说的一样,如同一枚钉子一样钉在石桥高地上,也不求他们能有多大的战果,只要能钉在那里,只要能干扰到荆棘花师布阵,让他们无法全力以赴阻击第二兵团,那就足够了。

    可是卡尔亲王心中非常清楚,两个营700多人的兵力,面对12000人的荆棘花师,就算傻子也能猜到结局如何。所以说罗火嘴里的胡言乱语,卡尔亲王根本就不会相信的,再加上这些中国人曾经折辱过他,所以在他的意识里,早就把他们画到小人那一拨里去了。

    而小人,是不懂什么叫做奉献的。

    第二兵团的大军在原野上沉默的行军,从开路的先锋骑兵到最后方的殿后步兵,整个行军的阵势拉了足足有十多里地,这样漫无边际的大军队列中,谁都无法用眼睛观看到整个军队的行进情况。

    这时候部队的指挥就严重依赖骑兵的速度了。以卡尔亲王为中心,大军队列两侧来回狂奔的全都是送信的传令兵,碗口大的马蹄践踏在原野中溅起大块大块的泥土,高大阿拉伯马喷吐着白沫,榨干最后一份力气在向前飞奔。

    “报告长官……前锋已经行进15公里,距离石桥高地仅有五公里……”

    “报告总指挥大人,殿后部队接到后方送来的补给,这里是物资清单……”

    “报告长官……炮兵六团发生事故,剧烈的颠簸造成二百公斤火药泄露,万幸没有造成爆炸伤亡……”

    指挥一支大军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就看卡尔身边繁忙的参谋团就知道了,十二万人就算同时打一个喷嚏,在这些军官的眼里都是不得了的大事,估计全军的军医都要忙碌一天。

    就在大军越来越接近石桥高地的时候,在传令兵来回疾驰的马队中间,一匹漆黑色的军马逆着人流从东方狂奔而来。

    只见马背上的骑兵表情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看他那样子就好像刚刚让上帝给临幸了一样,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普鲁士人,尤其是普鲁士军人,严谨才是他们最崇拜的性格,对于他们来说泰山崩前而不变色才是对一名军人最大的考验。

    看看沉默行军的步兵,再看看一脸严肃的骑兵潮,这中间蹦出这么一个异类出来,还真是异常的扎眼,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他两眼。

    “报告……报告长官……先锋……先锋骑兵师送来……送来紧急情报……”

    “成什么样子?磕巴什么!注意你的军人仪表……”没等亲王开口,他身边的参谋官气呼呼的呵斥了起来。

    “是……是,长官……前锋骑兵师已经赶到石桥高地,目前已经和荆棘花师发生交火……”汗流浃背的传令兵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军情表。

    参谋长一听是石桥高地传回来的情报不敢怠慢,一把就从他手里抢过军情。这是前锋师长在马背上速写的一份紧急军情,那字迹要多潦草就有多潦草。参谋长眼神往上一沾就再也挪不开了,他甚至轻声的念了起来。

    “十一点五十五分,先头骑兵赶到石桥高地西侧,眼前战况触目惊心……石桥高地烟尘大起,杀声滚滚,高地上特混营军旗和一面从未见过的东方军旗屹立不倒……高地外侧上万奥军士兵一片混乱……”

    “有士兵正向高地发起冲锋,有士兵却悄悄向南方逃窜,还有士兵正在石桥上安放企图炸毁桥梁……我部紧急发起冲锋,第一时间投入战斗,当石桥被保住之后,战场之惨烈无法想象……”

    参谋长一边念双手还一边抖动,刚刚他还骂传令兵磕巴呢,结果最后他自己也磕巴了起来。

    “特混……特混营……在……在肖乐天的指挥下……居然……居然守住高地了!”

    一句话出口,周围一片大哗“什么?”所有人都高喊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眼神紧紧盯着那名骑兵。

    传令兵现在才算缓过点神来,他深呼吸了几口“报告诸位长官!石桥高地没有丢,我们普军的军旗还在飘扬,中国人和汉堡新兵们,用古怪的战壕顶住了敌人的进攻,当我部开始发起攻击之时,特混营也击溃了一批冲锋的敌军……他们正漫山遍野的追杀奥军溃兵呢!”

    听到这里卡尔亲王大吼一声“那名中官呢?罗火呢?马上把他带上来……我们,我们必须要当面向他道歉!”

    卡尔亲王涨红着脸,他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有打脸后的羞愧,也有高地未丢后的喜悦,他的内心就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百感交集。

    不一会的功夫,队伍后面两个看守罗火的警卫骑兵连‘保护’着几名中官匆匆赶到,罗火抬头一看卡尔亲王那精彩的表情,他当时就猜到了三分。‘“是不是我家大人有消息了?你们说话啊,是不是有消息了……石桥高地还在不在?我家大人是否平安?”罗火策马冲了过去,两名魁梧的北欧骑兵都挡不住他。

    “冷静!罗先生请你冷静……”卡尔亲王罕见的用上了敬语“首先请接收我的歉意,这次我的判断是错误的……石桥高地还在,你们的首相大人也还在!”

    “啊!哈哈哈……我就说了,我家大人是不可战胜的,我们们就是踩着奇迹而来的!你们还不信,你们还不信……”狂喜的罗火差点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不过卡尔亲王的下一句话可就让他脸色惨白了起来“罗先生,您身边的这两个警卫骑兵连,从现在开始暂时由你指挥……你赶紧去石桥高地看一看吧……伤亡!伤亡是在是太大了……你去跟你的战友们见最后一面去吧……”

    一句话罗火如同遭到了电击,他心中那个不详的预感再一次开始翻腾了,七百对一万怎么可能没有伤亡。

    “大人,我罗火来了……呜呜呜,你们这群混蛋,非要囚禁老子,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先回战场去啊……呜呜呜,要死我也要跟兄弟们死在一起……”

    泪奔的罗火拍马向前冲去,刚刚还监禁他们的普鲁士警卫骑兵,现在都变成了他的手下,二百轻骑追着罗火的身影狂奔而去。旷野风声中,传来罗火一阵阵近似于狼嚎的哭声。

    卡尔亲王突然眼窝子一热,心中一股酸楚涌了上来“还愣着干什么!全军加速……人家中国人都已经拼上性命了,我们普鲁士人自己的战争,难道还不肯卖命吗?”

    “传我的命令,所有部队各自为战,不用考虑队形问题,我只要最快速度赶到萨多瓦,赶在奥地利人发起总攻前抵达战场,第二军团全体急行军……”

    亲王一声令下,整个军团开始在旷野上解体,以前大军前行还考虑到步炮配合的问题,还要考虑用骑兵遮护战场两翼,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放弃了原有的阵型,他们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轻装前进冲向萨多瓦。

    骑兵团率先脱离大部队,战马撒欢一样的向东方狂奔,步兵团抛弃的沉重的物资,只背着最基本的弹药基数开始加速,就连步履蹒跚的炮兵团都放弃了一部分弹药基数,托马被集中起来使用,拉着野战炮紧追大部队的脚步。

    五公里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卡尔亲王带着他的参谋军官们,在禁卫军的保护下,很快就看见了那条流淌的小河,还有依然完好的古老石桥。

    当他们的视线投向河水对岸之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他们在心中无数次幻想过战场的惨烈,但是等到他亲眼看见之后,一个个依然震惊的目瞪口呆。

    这时候的高地外围早就没有荆棘花师的影子了,放眼望去只有南方的地平线上还能看见一条细细的黑线,那是逃窜的奥军兵团的背影。

    在背影之北,无数普鲁士骑兵正在追逐,不时都有一群群疲惫不堪的奥军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放弃抵抗成为了俘虏。

    再回头望高地上看,这时候人们已经看不到高地本来的面目了,所有的树林、灌木、青草已经被炮火摧毁一空,整个高地到处都是掀翻的焦土,弹坑一个个铺满视野。

    死尸,放眼望去全都是尸体,越靠近战壕区,尸体就越多。等到了第三道战壕边缘,卡尔亲王才发现,尸体已经堆积如山,两米深的战壕几乎被填平了。

    “嘶!这是何等残酷的战争?这难道是死神开动了他的绞肉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