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420 迎风矗立

正文 420 迎风矗立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三艘重巡洋舰,按照法军的标准配置每艘战舰上最少要配备60门火炮,而风帆战列舰时代火炮都是左右舷平均分配的,也就是说现在一共有90门火炮正对着肖乐天乘坐的商船和这些勇敢的渔船。

    厚木打造的炮门被掀开了,一门又一门黑洞洞的炮口杀气腾腾的对准肖乐天,战舰甲板上到处都是狂奔的水兵,一面又一面刚刚降下來的船帆被再次拉起,到处都是快速而又混乱的法语传令声,人们听了半天也沒听明白他们在喊什么。

    不过所有人都不傻,法国人想要干什根本就不用猜,一股悲愤的气氛在海面上铺陈开來,所有人怒不可遏。

    太猖狂了,这里是德国近海啊,距离汉堡根本就沒多远,这群法国人就这么嚣张,这是摆明了欺负普鲁士沒有强大的海军啊。

    “你们法国人实在是欺人太甚,身为男人战败了就想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甚至想靠侮辱女人來挽回你们的尊严吗。”

    “琉球王国就算再弱小,那也是受到世界所承认的独立国家,万国公法不是摆设,你们就敢这样**一国首相,你们就敢这样对待一国的使节。”

    “不仅如此,在你们法国人面前可是一百多艘民船数千名普鲁士平民啊,你们这是想屠杀平民吗。”

    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法国人的野蛮威胁,这些骄傲的普鲁士人这回算是彻底的愤怒了,德意志民族特有的固执天赋被成功激发。

    “让他们开炮……让他们踩着我们的尸体过來……让全欧洲看看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暴徒。”

    “卑鄙无耻的魔鬼……滚回去,我们绝对不允许你们伤害普鲁士的客人……汉堡的恩人。”

    这就是斗气啊,肖乐天紧张的看着一触即发的危局,他也有点看不懂状况了,无论肖乐天之前怎么算计,他都确信一点法国人是不会屠杀平民的,现在普鲁士正处在刚刚战胜奥地利的兴奋期中,数百万陆军士气如虹,这时候挑逗普鲁士人的民族仇恨,真的好吗。

    “不对劲啊……这里有问題……”肖乐天的脑子现在已经开始狂转“凭借法国人的情报能力,避开普鲁士近海防御舰队的巡逻还是沒什么问題的,而且他们向我开炮屠杀我们这些中国人也有可能……”

    “就算炸掉葡萄牙这艘商船,所引起的外交纠纷,相信法国人也能平复掉,大不了牺牲利益呗……可是他们怎么敢对上千普鲁士平民采取行动,这可就是不宣而战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肖乐天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个问題的关键点在哪里,但是肖乐天知道,法国和普鲁士现在绝对是不能开战的,如果现在擦枪走火,普鲁士必败,卑斯麦所有的努力将全部泡汤。

    “住手……给法国人发信号,让他们马上住手,我肖乐天这就过去……不要开火。”肖乐天跳着脚的吼,很快一百多中**官也都想明白这里面的关键了,他们也都跳了起來用德语、英语來回的喊。

    “散开……普鲁士的朋友们,我们感谢你们的保护……但是不要进行无意义的牺牲了,你们马上散开,这群法国人是真的会开火的……”

    “谢谢,谢谢你们了……这份情谊我们中国人记住了,但是现在不能流血,战争不应该牵扯到无辜的平民,请你们离开……”

    肖乐天在这群人里跳的最凶,到最后他甚至爬上高高的桅杆,冲着法国人吼道“我就是肖乐天,我不会逃跑的,我就站在这里……你们放了这些平民,我跟你们走……”

    桅杆上风大的很,肖乐天两手都要抓住缆绳才能站稳,吼了沒有三四声他的喉咙就让海风倒灌的说不出话了。

    肖乐天心中现在也有点后悔了,早知道拿破仑三世这么记仇,当初打他脸的时候干嘛不轻一点,现在把局势弄这么僵,万一擦枪走火两个陆军强国爆发全面战争……

    后面的事情肖乐天真的不敢想了,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非常大,尤其是整个普鲁士民族正处在大战胜利后的兴奋期内,稍有一丁点的刺激这群人就得全民发疯,到时候就连国王都压不住。

    现在普鲁士军备情况如何肖乐天非常清楚,一场大战仓库里八成的炮弹储量被消耗掉了,子弹储量被消耗掉七成,就连军粮也只够大军作战半个月的,这种条件下只要开战那就是必死无疑。

    到那时候,别说什么普鲁士民族的复兴希望了,估计就连中德基金那点钱最后都得赔光,所以说今天绝对不能让这群法国人杀人,事态绝对不能够恶化,就算自己被抓到巴黎去,多少还有点外交希望,这要是开始死人了,那就真要画句号了。

    肖乐天迎风站立在高耸的桅杆上,英雄气概十足的冲着法国人呐喊道“我就是肖乐天……我就站在这里……你们冲我开炮……放了这些市民……”

    喊声回荡在海面上,所有普鲁士渔民水手全都听见了,淳朴的市民们已经被愤怒烧干了理智,他们的情绪已经被撩拨了起來,这群人热泪盈眶冲着肖乐天集体大吼。

    “首相不走,我们也不会走的……让敌人踏着我们的尸体前进,普鲁士人不会眼看着朋友死去而无动于衷……”

    一千多人的吼声震天动地,肖乐天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來了,他这可不是感动的,他这纯粹就是气的。

    “哎呀,这就是被架起來的感觉啊,肚子里的实话还不能说,你们这是狂热起來了,你们现在算是舍生忘死了,可是你们想过我沒有,我还不想死呢,我可不想被法国人炸死,剧情还沒发展到那个地步好不好,就算我去了法国也未必会死好不好。”

    可是这话根本就沒法说出口,因为肖乐天眼角余光已经看见了,跟自己回国的雷奥现在已经架起來了照相机,自己这迎风矗立笑对强敌的一幕估计是被定格了。

    哎……历史上好多圣人估计就是被这么架出來的。

    无论是渔民水手们的强烈抗议,还是肖乐天站出來亲自谈判,都沒有阻止住法国人备战的脚步,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三艘战舰两侧所有炮门已经全部打开,大量船帆被拉了起來,战舰明显开始加速。

    肖乐天眼睁睁的看着敌人甲板上,武装水兵在分发弹药和步枪,隐蔽的射击甲板内传來一阵又一阵的备战吼声,还有那些身穿高级军官服的船长大副们,也都操起望远镜开始眺望战场。

    咦,不对劲了,这群军官怎么屁股对着我,拿着望远镜看外海干什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赤果果的无视我妈,杀死我之间还要羞辱羞辱我。

    肖乐天的心中充满了疑问,但是很快所有人都发现异常了。

    之前海面上的态势是这样的,葡萄牙商船向南航行,三艘法国战舰从西南抢上來,然后一个右满舵让战舰的左舷和商船的右舷平行。

    则时候三艘法国战舰呈现一字阵,和商船齐头并进一起向南航行,当然了这时候在法国人的逼迫下,商船的船帆已经全都落下來了,商船只是依靠风力和海流还有惯性的力量向南飘动,当然为了稳定方向,还是留有几面三角帆的。

    法国战舰为了保持和商船同样的速度和距离,大量的船帆也都放下來了,整个甲板上面空空荡荡的就跟冬天里的枯木一样。

    也正是因为双方都大量的下帆减速,这才能让渔船们插入进來,不然以渔船的速度是根本追不上來的,也更不可能填满中间这五十米宽的海域。

    而现在,法国巡洋舰开始备战,恢复机动力是第一位的,当越來越多的船帆兜住海风,舰队的速度可就开始变快了,再想和商船齐头并进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法国战舰的速度越來越快,而且双方的距离也开始拉大,从最开始的五十米慢慢变成了六十米、七十米……很快那些拥挤的渔船就开始渐渐散开了,拥挤的场景不复存在。

    “法国人要干什么,难道是害怕开炮后,呲他们一身血吗,我靠,要那样这群法国人可就太不是东西了,都要杀人了还要装绅士样子,这是嫌我们的血脏吗。”

    肖乐天一听脚下人群这样的吼声,当时就无语了,这得有多恨法国人啊,才能把任何事情都做最坏和最恶心的联想,估计现在法国士兵就算请普鲁士渔民水手们喝酒,他们都会很恶意的认为,法国人在里面撒尿了。

    肖乐天摇了摇头,甩掉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继续观察大海上的局势,可是当他一抬头“啊。”肖乐天下意识的惊呼了起來,他甚至无意识的双手松开去捂自己的嘴巴。

    他可忘记了自己还在高高的桅杆上呢,脚下其实就是一根光滑的木棍,别说是他了,就连最灵活的操帆手都不敢松手站在上面。

    “哎哎哎……”肖乐天摇晃着手眼瞅着就要掉到海里去了。

    “大人小心……”人群一片惊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