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466 向东向西?

正文 466 向东向西?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就在肖乐天纠结的时候,皮埃尔推门闯了进來,他紧闭着嘴什么都不说,只是用后背顶着舱门,向肖乐天拼命的摆手摇头。

    好半天他才凑到肖乐天的耳边低语道“大人,不能再走了,东亚绝对不能回去,法国人要您的命,英国人在左右逢源,您想想啊,莫里哀的舰队如果沒有后勤补给他们怎么敢选择围困战术,这里面英国人沒插手才有鬼呢。”

    “英国人向來都是两面下注,在欧洲的德比首相赌注是倾向于您的,可是亚洲英国总督们沒有见识过您在欧洲的威风,他们的赌注还是倾向于法国人。”

    “更别说北面还有一个俄国正在虎视眈眈,大人您不是说过了吗,俄国人的战略目标就是南下、南下、再南下,他们就是想要温暖的土地和港口,您在他们的眼中就是最大的威胁。”

    “我敢相信,当局势最危急的时候,捅最后一刀的不可能是满清,一定是俄国人,我有八成的把握。”

    “最最关键的是,东亚的人心已经让莫里哀的计策给搅的松动了,人们都以为您死了,唯一凝聚人心的利器也失去了,琉球内部会不会产生分裂,皇族和原有的重臣们会不会有二心,如果这里面出几个投降派怎么办。”

    皮埃尔真不愧是情报天才,他从來都沒有去过东亚,他一切的分析基础都來自于之前的情报积累,和今天的情报变量,这些在外人眼里乱成一锅粥的情报,在这个法国人的脑子里却如掌上观纹一样的清晰透彻。

    之前皮埃尔的情报积累,就属于一切分析的基础,琉球王国君臣都是什么人,干过什么事情,都是什么性格,还有法国人的舰队数据,海军和陆军的编织,指挥官的性格,这一切都是最基础的情报分析依据。

    这是个很庞大的工程,脑容量小的人肯定是玩不明白这些,但是对于皮埃尔來说这些都是开胃的小菜而已。

    现在皮埃尔不仅能说出琉球每一名高官的名字和性格,他也能知道法国远征舰队的每一名船长的脾气秉性,还有大清内部的实权派,东交民巷的洋人外交官都是什么情况,这些情报储备他都在秘密的进行着。

    也正是有了如此充足的基础情报积累,他才能根据每一份变量进行精准的推演分析,刚刚在甲板上,他一手拎着啤酒瓶子,一手扶着栏杆在甲板上來回乱转,远远望去就是一个无用的醉鬼。

    可是所有英国人都不知道,皮埃尔其实是在进行最精密的计算,他把纸卷上的每一个情报变量扔到脑子里储存的基础信息的海洋中,一遍又一遍的去猜测推演后续的连锁反应。

    往往都是经过数十次的推演,他才能敲定一个最大的可能性,而任何一份情报都不是孤立的,而是一个系列的情报组合,可想而知这计算量究竟有多大。

    推演的越详细,得出的结果也就越靠谱,皮埃尔金牌情报员的名头绝非浪得虚名,肖乐天曾经暗中说过,失去了皮埃尔的法兰西,就不亚于失去了一个集团军的兵力,可见他对皮埃尔能力的推崇。

    今天,皮埃尔再一次施展出他逆天的手段,一条条的分析让屋子里的人目瞪口呆。

    “首相大人,我知道您心中的犹豫在什么地方,第一,您不想当逃兵,是害怕留在东亚的亲人、朋友们被迫害,这一点我觉得您有点多虑了,您留在欧洲,利用您在西方国家的影响力向满清、法国施压,那么您的亲人朋友反而会平安无事的,因为您的威慑力还在。”

    “相反,如果您在东亚被捕了,您自己的生命都保不住了,您还想保护住谁呢。”

    “第二,您不想离开东亚,想赌一把,也是害怕普鲁士方面的保护是不靠谱的,我了解您的忧虑,您害怕自己最终会边缘化,在欧洲的乡村里孤独终老,永远也无法接触权力的核心……”

    “好吧,我要说的是,您又想错了,美国人、普鲁士人、甚至英国、奥地利包括一部分法国人,佩服您的可不是您在东亚的权力啊,他们佩服的是您不屈的精神和胸中藏着的奇妙知识。”

    “我敢肯定,在卑斯麦的眼中,您对未來战舰发展的推测,其重要程度甚至大于您在东亚的影响力,您在石桥高地血战的时候,创造性的运用了立体战壕这贡献甚至大于您在整场战役中的贡献……”

    “您知道吗,现在已经有人称呼您为现代战壕站之父了。”

    皮埃尔激动的低吼道“大人您不要悲观,您在欧洲照样能有自己事业和成就。”

    “第三,我清楚您舍不得祖国,您心中的理想是让祖国更加的强大起來,您希望中国能够迅速的追赶上和欧洲的差距,避免六年前的惨剧重演……”

    “可是,暂时的撤退并不代表永久的溃败啊,中国不是有一句古语叫……叫做‘曲线救国’吗,在欧洲韬光养晦积攒实力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在欧洲组织一个中国流亡政府啊,组织一个属于汉人的流亡政府,训练雇佣军,建造大战舰,积攒实力到时候打回去,你一样也可以成就您心中的梦想啊。”

    疯了,皮埃尔今天这是疯了吗,到最后声音越來越大了,萧何信猛扑过去,一把就把他的嘴给堵住了。

    “你这个醉鬼大鼻子,小声点啊,隔墙有耳。”两人咣当一声撞到在地板上。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了,外面传來英国水手的声音“萧先生……您要的水果我已经买來了,请问放在什么地方。”

    萧何信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來打开房门笑着说道“谢谢,交给我吧。”那两名水手贼眉鼠眼的还往里面看呢,正好瞅见脑门被撞了个包的皮埃尔。

    “哦,皮埃尔先生喝多了,他沒什么事,冷水洗脸就可以了……”说完点头致谢并关紧了房门。

    这时候皮埃尔也冷静了下來,他从地上爬起來坐在椅子上压低声音说道“我的所有分析都已经摆在这里了,请首相阁下决断吧。”

    肖乐天痛苦的按了按太阳穴,他不得不承认皮埃尔真的是一名天赋异禀的金牌情报官,这么短的时间他居然能拿出这么一套方案出來,难道他的脑袋里装的是八核cPu吗,真想扒开他的脑袋,瞧瞧他是不是机器人伪装的。

    诱惑啊,皮埃尔的提议真的是很诱惑人的,这可以说是面对目前危机最有效的解决方案了,组建海外流亡政府,貌似前世的孙先生走的路也不过如此。

    搞曲线救国,肖乐天可比孙先生更有条件,先别说肖乐天本身就很有钱,用不着到处去筹款,但看肖乐天在西方世界里的人脉就知道了,三年卧薪尝胆肖乐天沒准就能开回一支铁甲舰队堵在大沽口外面。

    更别说肖乐天手里还有属于自己的军官团了,这才是他未來事业最大的基础啊。

    肖乐天眼中犹豫的光芒让虎妞和平儿都看明白了,沒等肖乐天回答平儿居然先开口了“皮……皮埃尔先生,如果按您所说的去做,老爷留在塘沽大宅的姐妹们,都能救出來。”

    皮埃尔知道平儿说的都是什么人,芳官早就跟他说过了,大鼻子诚恳的点了点头“是的,沒有问題,只要首相阁下在欧洲,我们可以施加外交压力,满清是不敢乱來的。”

    “那我的父亲呢。”虎妞也开口发问了,换來的也是皮埃尔的点头“沒问題的,范老先生是商人,还是东亚有名的商人,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对他提供保护的……”

    “那富慧姐姐呢,庆三爷呢。”虎妞追问道。

    “这个。”皮埃尔沒话说了,想了半天只要低头说道“这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毕竟背着那个身份不是轻易能拿掉的啊。”

    船舱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谁都能看出肖乐天心中的纠结,最后连萧何信都忍不住了“大人,其实普鲁士人也是希望您回头的,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回欧洲……我们可以东山再起的。”

    “东山再起。”肖乐天突然怒了“狗屁的东山再起,我逃了琉球得白死多少人,大清里面得死多少人,那都是活生生爹妈生养的人啊,不是牲口。”

    “大人,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形势比人强,我们先得活下去,然后再想报仇的事情啊。”萧何信红着眼睛低吼道。

    肖乐天激动的额头青筋都鼓起來了,可是想发泄却找不到发泄的出口,最后一屁股坐回椅子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斯里兰卡的暖风吹不散肖乐天心中的寒冷,向东走就是九死一生,向西走就是平安喜乐,这道选择題实在是太艰难了,肖乐天终于明白伟人为什么难当了,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肖乐天在印度洋如何纠结先不要管他,现在琉球的局势也已经到了最最关键的时刻,通过一天的忙碌,那霸码头上已经搭建了一座竹竿木头材质的签字仪式台,两米多高的木头平台上有三十多个平方的面积,除了一张桌子在中间之外,剩下都是椅子。

    《琉球条约》的最终文本已经敲定了,通过龚橙的牵线搭桥,双方都已经沒有了异议,等到天光大亮,上午九点之时签字仪式正式开始。

    当条约签字完毕后,法国海军和琉球新军还要搞一个小小的阅兵式,虽然只有几百人的规模,但是也足够法国人炫耀兵威了。

    一切都在按照龚橙的剧本往下走,收网的时刻终于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