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469 恶鬼道、菩萨道

正文 469 恶鬼道、菩萨道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琉球立国靠的是明朝的外援,在1372年明朝政府正式和琉球建立联系,确定了朝贡关系琉球正式成为明朝的藩国。

    随后在1392年,明太祖朱元璋见琉球使节來华异常艰难,特赐予闽地也就是福建省擅长造船航海的三十六姓人家,全族迁往琉球,其中金长森和林远渺包括蔡瑁,他们的祖先就來自明朝闽地。

    正是由于明朝对琉球的经济、文化、科技的倾力支持,这才让琉球王国迅速进入了历史中唯一一次的黄金时代。

    1400年之后的一百五十多年时间里,琉球凭借着先进的航海技术开始和东亚各国经商,由于琉球特产丰富,尤其是糖类产品利润超高,这让琉球享受到了一百五十多年的黄金时代。

    饮水思源的琉球人,开始向大明学习,从政治、经济、文化甚至包括服饰都完全照搬,别看后面日本人对琉球进行了两百多年的殖民统治,但是强大的中原文化影响力非但沒有减弱,反而越來越强大了。

    今天这场签字仪式,在范镰这些大陆來客眼里,梦幻的简直无法形容,琉球君臣全部身穿大明朝服,尚泰王甚至戴上了明朝赐予的宝冠,整个会场简直就是大明王朝的复辟啊。

    尚泰王偷偷的抹了抹眼角的泪光,他以前从來沒觉得辫子难看过,可是今天看到了明朝衣冠后突然心中一阵酸楚,眼泪就有点忍不住了。

    站在范镰身边的龚橙眼睛毒辣的很,他一眼就猜到范镰心中所想,冷笑两声低声说道“这可是故国衣冠啊,沒想到老掌柜居然也心系前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满清入驻中原之初,顺治皇帝在位包括康熙年幼的那些年,大明藩国惧怕满清兵威都纷纷來京城朝贡,希望大清能够延续过去大明对他们的政策……”

    “那时候,朝鲜、琉球、安南国的使节团出现在京师之时,所有老人都站在街角暗自抹泪,看着故国的衣衫他们悲恸不已却无能为力……”

    龚橙眼睛里闪烁着猫戏老鼠一样的妖光,根本不管范镰的感受自顾自的说道“可是时间是把杀猪刀啊,当康熙晚年大寿之时,万国來朝,那时候朝鲜、琉球、安南等国,依然穿着这一身明朝衣冠,可是换來的却是京师百姓异样的目光和指指点点……”

    “才几十年的时间,汉人就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祖宗,他们觉得沒有辫子才是大逆不道,他们觉得口称奴才方才是天经地义,躬身施礼不如磕头打千,要是能抬个旗,换个包衣身份,这些汉人估计得连摆三天宴席……”

    “肖乐天不是满口的国家和民族吗,呵呵……就这种贱骨头的民族,你们护着他们干嘛,要我说啊,这汉人的气运早就用完了,都几千年了还总想上风上水。”

    “现在要是把这群琉球君臣送到四九城去,估计满城百姓都得跟看耍猴的一样看着他们,什么叫奇装异服,这就是奇装异服,什么是正统,金钱鼠尾才是正统……”

    “够了。”范镰气的低吼一声“闭上你的臭嘴,你也配当汉人,你也配当中国人,你你你……”老掌柜气的都说不出话來了。

    周围的琉球重臣们都听见龚半伦的话了,不过人家这次攻击的是汉人而不是琉球人,在场的人也就懒得接这个话了。

    法国人正在海上快速向码头接近,现在谁有功夫搭理两个老头的斗嘴,就连尚泰王都不明白这个节骨眼上,龚橙为什么节外生枝去刺激范镰,难道他不怕范镰反悔吗。

    这可就是龚半伦的高明所在了,法军登陆就是一个接近尚泰王的过程,越靠近琉球君臣,这些人心中的压力就会越來越大,天知道到最后尚泰王会不会吓的反悔逃回首里城去,要是那样,所有的谋划可就全泡汤了。

    正因如此,才需要龚橙插科打诨分散一下众人的注意力,让这些待宰的羔羊临死前不要太紧张,要放松,继续放松。

    “老掌柜啊,您看看您,这么大的火气干嘛……您心里惦记着全天下的汉人,可是这天下汉人惦记着您吗,您心里念着母国,可是那母国在哪儿呢。”

    “您也别瞪眼睛,我给您讲个真事您就懂了……前年长毛刚刚被打退的哪一年,南方不少县重回满清朝廷的管制,这派去的县令可就出了不少的笑话啊。”

    “其中就有那读书读傻了的,抱着鱼米之乡非要当清官,哈哈哈,笑死老子了,还想当清官,结果那小子亲爹、亲妈连带着七大姑八大姨把他一通臭骂,媳妇天天给他脸色看,就连小妾都不让他上床了……”

    “最后怎么样,不还是老老实实听了家人师爷们的话,把那无主的土地圈了又圈,有主的人家赶了又赶,现在响当当的也有个半县的名头了……”

    “哈哈哈,瞧见了吗,这就是肖丞相口口声声所爱的国,所爱的汉人,不过就是一群贪婪之辈,一群奴才软骨头罢了……就这还敢骂我龚橙是卖国贼,姥姥的,我龚半伦再不是东西,我也能逼的满清朝廷哑了火,烧了他们皇宫,他们都不敢杀我。”

    “要说世上有英雄……”龚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那也得算我一个。”

    咳咳咳……听到这么不要脸的话,周围一片咳嗦声,这帮琉球臣子们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这人得多不要脸啊,不不不,感觉不是不要脸,这家伙感觉就不是人啊,脑子里装的思想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跟他沟通完全是鸡同鸭讲。

    范镰生生给气乐了“呵呵,我之前真的是错了,你说我跟你置气干什么,你都自称是龚半伦了,人之五伦你都不要了,我还跟你费什么话啊。”

    “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嘴里骂汉人是奴才,是贪腐之辈,可是你不就是这里面的精英吗,你不就是全天下汉人心中的那点肮脏龌蹉所凝聚出來的奇葩吗。”

    “你口口声声骂天下人贪腐无耻,其实只不过就是给你自己贪腐无耻找借口罢了……我的姑爷说过很多次,人心复杂无比,住着菩萨也住着恶鬼,他们的人生究竟是行菩萨道还是恶鬼道,看的就是因缘际会四个字罢了……”

    “身为一国执政者,身为文人领袖,我们所能做的只不过是要拨弄‘因缘际会’让更多的人都有机会向这个世界展示菩萨道而已……”

    范镰摆了摆手“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根本就不明白我们这群人心中到底装的是什么,多说一个字算我白费口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龚橙被范镰说的一愣,就在他心里组织着反驳的语句之时,不远处的蔡瑁突然开口了“龚先生,您还是收起你那一套道理吧,在琉球你的那一套沒市场……”

    “我们承认你说的都对,人生在世谁沒贪婪过,谁沒懦弱过,遇到敌人不论不能打得过,谁心中沒有恐惧,还是丞相说的对,行菩萨道还是恶鬼道,看的就是因缘际会罢了……”

    “在你沒有上岛之前,琉球曾经发生过一次米暴动,成千上万的百姓在恐惧和贪婪的左右下,冲入米店把军粮都给抢光了,那一刻他们心中所想,手上所行的自然都是恶鬼道了,白米洋钱映在眼睛里,自然也就勾动了心中贪婪的魔鬼……”

    蔡瑁冷眼看着龚橙“如果龚先生在场,自然会拍手大笑,跳脚叫好,因为那一幕自然应了你心中所想,你再一次证明了人性本恶,尤其是汉人、亚洲人的本性更恶……”

    “你当然会这么想,因为你行的就是恶鬼道,你的心里住着的就是肮脏的恶鬼,所以你认为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也是恶鬼……”蔡瑁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了这句话,每一个字都沉甸甸的掷地有声,跟一块块青砖一样。

    “我们沒有镇压,我们也沒有驱赶,你知道我们是如何抉择的,我们宽恕了所有抢夺军粮的百姓,十万石军粮,十多万银元我们不要了,沒有了军粮我们官兵一起啃树皮吃野菜去……你猜猜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龚橙小眼睛都缩起來了,他当然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因为整场米暴动就是他所鼓动起來的,后面发生了什么水狗全都告诉他了。

    但是今天他只能当一个听众老老实实的装不知道,对面的蔡瑁居然一脸怜悯的看着他“我们宽恕了民众的贪婪和恐惧,我们度化了他们心中的魔鬼,结果如何,数万百姓冲入深山,将他们自己藏起來的口粮又都还了回來……”

    “你沒有见过那样的场景,你的心也不曾被融化过,在我眼里那些手捧着家里最后一粒米奉上的百姓,他们就是当世的活菩萨,恶鬼道变成菩萨道,就是如此简单,看的只不过是我们所推动的因缘际会罢了……”

    这场议论到最后都引起了尚泰王的兴趣,年轻的王连头也沒有回只是淡淡的说道“尚父曾说过,君臣高高在上统治万民,而万民看的不是君臣如何去说,而是如何去做……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对他们是真好,谁又是伪君子,都瞒不过他们去。”

    “这道理谁都懂,可是真的去做,恐怕沒有几人能做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