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477 速醒,速醒乎!

正文 477 速醒,速醒乎!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观礼台上莫里哀在施暴,观礼台下新军冲锋的人潮已经被炸的七零八落,在随后的法军弹雨下,冲锋的军阵再也沒法保持住对敌人的压力,直到尚泰王他们撤退的命令下达后,不甘的新军战士们终于退下去了。

    “快撤……别管我们了……撤回去,活着才能继续杀敌……”

    “该死,该死,该死……”莫里哀骂一句该死枪托就猛砸一下,最后就连尚泰王的额头都中了一枪托,殷红的血已经流下來了。

    “保护陛下,跟他们拼了……”观礼台上的臣子怎么说也有二十多人呢,岂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君王白挨打。

    他们挣扎着挡住莫里哀的枪托,林远渺和金长森甚至抓住枪身來回的争抢,混乱中尚泰王武力值大爆发,冲上去一拳就砸在莫里哀的眼眶上了。

    “混蛋,你们都是瞎子吗,给我砸……”吃疼的莫里哀一声令下,周围的士兵端起枪托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耻辱,简直是百年无法洗刷的耻辱,在欧洲征服亚洲的进程中,还沒有如此**一国君臣的现象出现呢,就算六年前英法联军火烧了圆明园,但是对于留守在北京城的王宫大臣们,也沒有**到这种地步。

    “看见了吧,你们终于看见了吧,这群欧洲人到底是如何对待我们的,你们的希望呢,你们嘴里说的和平呢,告诉我都在哪呢。”尚泰王招架着枪托的攻击,嘴里冲着他的臣子们高喊着。

    所有人都沒法回答这个问題,强烈的耻辱感让这些文臣们心中无比悔恨,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耻辱,他们宁可与国同殉也不会答应什么狗屁的和平谈判。

    硬木枪托砸在人的身体上梆梆作响,听得龚橙一个劲的皱眉“啧啧啧……这是何苦啊,这是何苦啊,早就说过了,以后的世界人家洋大人是老大,非不听、非不信……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何苦,何苦……”

    就在这一片的混乱之中,大海上分散抢滩的舢板终于冲过了岸防火炮的死亡射击带,成功冲到了栈桥边上。

    “好样的……帝国的勇士们马上以连排为基本作战单位,抢占七星山攻击所有的岸防炮台。”布鲁斯将军是个很纯粹的军人,他沒有掺和到对琉球君臣的**游戏中去,他的眼里只有不断变换的战场局势。

    这次登陆的法国士兵足有一千多人,加上之前的三百偷袭军,还有国头村的一千多登陆部队,现在成功登上琉球主岛的法军已经超过了两千。

    肖乐天的新军有多少,一年多的时间里也不过训练处一千多人,在加上原有的一千多御林军,和蔡瑁手中的那大几百水军,现在法国人的兵力优势已经凸显出來。

    是的,琉球有民团,有学生兵,但是这个时代的战争注定是正规军和老兵的舞台,一名老兵在战场上所起的作用远超十名新兵蛋子。

    在法军火炮的掩护下,这些战士开始以连排为基本单位向城市进行渗透,他们经验极为老道,交叉火力相互配合,三三行动小组进行渗透,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开始清理战场。

    他们绝不冒进,他们绝不留情,整个军队如同冰冷的杀人机器一样向前碾压。

    “小心……左面的仓库有敌人的隐蔽火力点……三班突击,其余火力掩护……”

    “准备手雷,炸开这间酒店的侧门……小心里面有人,放火……烧死他们……”

    “报告排长,前面仓库内发现十名市民……”

    “什么市民,我沒有看见什么市民,在我的眼里这些都是对我们有威胁的敌人……我们的军令是什么。”

    “屠城,屠城……”

    一阵惨叫,躲藏在仓库里的百姓化为刺刀上的一缕冤魂,而这样的场景在大街小巷中到处都在上演。

    “哈哈哈……”莫里哀把手中的步枪丢还给士兵狂妄的笑着“跟你们说了无数遍了,法国的陆军是世界第一强的,只要我们能够成功的登陆,那么胜利就一定是我们的……”

    莫里哀当然有狂妄的本钱,看着城市的火点以码头为中心缓慢的向四周扩散,他知道那是勇敢的士兵在清除一间又一间的障碍物,那前进的势头虽然缓慢却带着一股势不可当的勇猛劲头。

    战局顺利的连龚橙都看懂了,他谄媚的在莫里哀身边笑道“特使大人威武,以老兵打新兵,以有备打无备,以建制打散乱,这场仗法国赢定了。”

    老卖国贼说的还真沒错,这场战斗打的就是这么窝囊,先别说什么老兵新兵的问題,现在琉球新军就连建制都沒有彻底恢复,从城外向码头狂奔的这一路上,很多人都脱离了建制,最后再让法国炮火一通狂轰滥炸,新军超过九成的建制全都被破坏了。

    这是战争中最可怕的事情,士兵找不到他的长官,连排长找不到他的手下,班长回头一看自己居然成了光杆司令。

    幸存下來的士兵们只能聚在一起勉强相互配合,同敌人纠缠这时候他们甚至连弹药去哪里补充都不知道。

    而法国人则不然,一艘小艇就是一个班,从登陆那一刻起他们就沒有分开过,在班长、排长、连长的带领下,他们配合默契沉着应对,一条街一间房的慢慢清理过去,不一会的功夫码头通往七星山的街道就已经易手了。

    尚泰王捂着自己的额头,鲜血跟小溪一样的往下流,血糊住了眼睛,让他的视野中一片殷红。

    整个城市全都是鲜红色的,枪声、爆炸声、火焰烧塌房屋的轰响声,当然还少不了垂死者的惨叫声,整个那霸彻底变成了修罗地狱。

    “这就是养育我们数百年的城市,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国,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们睁眼看一看,难道你们不痛心吗。”尚泰突然沒头沒脑的喊了出來。

    旁边的文臣们顿时一片哭声“陛下啊,怎能不心痛,咱们这一国亡了啊。”

    尚泰王并沒有接茬,他依然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琉球,1372年由大明太祖皇帝下诏谕,赐藩国身份至今已有将近五百年的国祚……自从三山一统之后,我们琉球就是东海上的仙山,就是万国的津梁……”

    “琉球人、汉人、日本人、朝鲜人……还有无数欧洲远渡重洋來的西洋人,大家都踏在同一片大地上,头顶着同一片天空,面朝的是同一片大海……”

    “五百年了,我们琉球国沒有欺辱过任何一国,就算是受到岛津家的欺凌,我们琉球到最后也沒有用鲜血去报复,我们依然善良甚至卑微的活在东亚这片天地间……”

    尚泰王话里有话,他话里绝对有话,这口气配上古怪的台词,让所有人都有点听不懂了,龚橙和莫里哀下意识的就认为这位年轻的王已经疯了。

    但是尚泰依然执着的进行着自己的演讲“五百年了,我们琉球用仁善统治这一国,哪怕处在国破家亡的边缘,我们也不改初衷……但是我们所有的付出最后换來的是什么,看看这座城啊,祖先的英灵睁开眼,看看这座万国津梁吧。”

    “这里有琉球人,有汉人,有日本人,还有无数追求幸福的人们……他们正在遭受屠杀,刽子手不分男女老幼,不分国籍人种,只要不是白人,他们都在屠杀啊。”

    “速醒乎……速醒乎。”

    悲愤的吼声震的所有人心一颤,莫里哀顿时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而來,但是他并不知道这危险到底从何而來。

    “速醒乎。”在尚泰王撕心裂肺的吼声中,突然有百人同时呐喊疾呼,紧接着莫里哀眼前一片白光闪过。

    只见岛津大郎所带领的那一百名武士,突然扬起太刀向身边的法军奋力劈砍,锋利的刀锋砍断敌人的动脉,鲜血如箭一样喷在恶鬼面兜之上,望之更加触目惊心。

    龚橙就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立,他身边的水狗反应更快抓住老头嗖的一声跳下了观礼台“不好了,这群日本武士又反叛了……”

    是的,岛津家的武士这回真成了墙头草了,短短两天的时间他们居然变脸三次,从新军拔刀队变成龚橙的护卫,然后又变成观礼仪式上法军的内应,最后还沒过一个时辰呢他们居然又变脸了,又称为了尚泰王身边忠诚的战士。

    “拔刀队……列阵……杀杀杀。”岛津大郎已经彻底化身为杀神,一米多长的太刀在人群中奋力劈砍,他就如同绞肉机的核心叶片一样,泼风一样在法军中杀出一条血路。

    这可是妥妥的贴身肉搏,冷兵器比步枪可好用多了,这群恶魔武士招式大开大合,全都是一往无前的杀招,哪怕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尊丞相令……亚洲乃亚洲人的亚洲,任何外敌侵犯……必杀之。”

    “拔刀队,献出你们的忠诚吧。”岛津大郎如下山猛虎一般直扑莫里哀而去,那一刻他们之间只有五步的距离。

    莫里哀虽然是骑士头衔但是也沒经历过这么残酷的肉搏战,他下意识就要跳下观礼台,岛津大郎怎会给他这个机会,只见太刀化身为一根标枪,如闪电一般射了过去。

    一米长的太刀刺穿了莫里哀的左腿,又顺势钉在了木板之上,入木足有三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