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566 庆三爷论道

正文 566 庆三爷论道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庆三爷现在正目光专注的盯着面前的一杆杆斯宾塞洋枪,周围坐了一群侍卫他们正看三爷拆解洋枪呢。

    在塘沽,借着乐天洋行的便利条件,庆三爷可是沒少进口各种世界名枪,海边的靶场上隔三差五就有三爷玩枪的身影,现在给这群皇宫里的侍卫上课那还不跟小玩一样。

    庆三爷为人义气,八旗里面身份也高,而且最重要的是沒有一丝的纨绔气息,手上都是实打实的硬功夫,这样的人很自然就成了这次防御战的核心指挥官,这都不用太后任命,士兵们天然的就会选择听命于强者。

    只有老祖宗看不惯庆三爷,尤其看不惯他玩洋枪,可是太后在上也不敢造次,只能背后骂两句‘奇技淫巧、玩物丧志’罢了。

    三爷知道老祖宗在骂他,不过骂归骂大家同舟共济也沒必要翻脸,就算老祖宗再讨厌西洋火器,现在刀架在脖子上,他也沒的可选。

    “三爷啊,您管着塘沽特区的地界儿,您跟我们说说呗,这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就那么强?还有肖乐天到底有什么紧箍咒,连洋人都能降服的了……”

    围在三爷身边的都是亲兵营的带刀侍卫和会武功的太监,这半个多月來的共同战斗,让他们之间建立起了浓浓的战友情,这说话也就沒有什么顾忌的了。

    原本这些带到侍卫和太监,都是满清里面最有规矩的人,不然也不能在紫禁城里伺候,按照往常这种公开讨论洋人,讨论争议人物的事情都是被杜绝的。

    周道英把清水放在福慧身边,一听这群侍卫和太监要聊这个话題,气的当时就想骂人,可是眼角余光一下子就看见窗棂后的太后了。

    慈安向他微微摇了摇头,那意思是不让他阻拦。周道英只好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坐在人群后面,竖着耳朵一起听。

    三爷掏出一块麻布开始慢慢的擦拭手中的步枪,想了想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这个头,肖乐天虽然是他的亲戚,可是这个人身上的秘密太多了,整个大清能看懂他的人根本就沒有。

    “说真的,我也说不明白肖乐天这个人,他太神秘了……是的,就好像他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就连洋人也都看不懂他…”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你们不就想知道知道肖乐天到底是不是叛逆,到底会不会造反呗?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们,肖乐天就是个叛逆,但是我觉得他不会造反……”

    咦?这句话可太奇怪了,叛逆天生不就是造反的吗?天下哪有不想当皇帝的叛逆呢?

    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三爷苦笑着说道“肖乐天是叛逆,但是他反叛的是人世间的不公平,而不是自己想得到什么……我这么跟你们说吧,肖乐天对当皇帝沒什么乐趣,他酒后跟我说过,琉球王位对于他來说就是一尺之溪,可以一跃而过的,但是沒意思,当皇帝是天下最沒意思的事情了……”

    “肖乐天看不惯腐儒,他也看不惯咱们八旗满人,更看不惯欺负中国的洋人大鼻子……但是肖乐天有一点我最佩服他,这个人从來不看别人的帽子,也不会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就事论事是他最大的一个优点……”

    “他一方面和日本人作战,抢夺琉球的控制权,而另一方面又能用自己的血去救治日本人,而且他的外籍军团里日本人现在就是主体……”

    “他一方面痛骂汉人腐儒们的固步自封、不同经济,甚至骂汉人腐儒都给女人裹小脚,说这是几千年來从未有过的残酷陋习,是汉人之耻…但是他在另一方面却对儒家文化中的包容和坚韧赞不绝口……”

    “他一方面对那些侵略大清的洋人无比的痛恨,而另一方面他又能虚心的去学习洋人们的科技,去寻找洋人中的盟友,而且对于欧罗巴的冒险精神和理性主义推崇无比……”

    “他就是这么一个矛盾无比的人,他善于拆散群体党派,他经常说一个人是否值得尊重是要看他的行为和道德,而不是身份职业……”

    庆三爷眼睛望着天上的星斗,长叹一声“正因为肖乐天从來不以貌取人,不以身份和地位取人,他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和民族,他都只看你这个人的言行思想,而绝不看你是什么种族身份,更不会看你的职业……”

    “所以你们问我肖乐天为什么能走到今天,我想可能就是因为他的这种独特的天赋,他能徒手撕裂任何一个势力,总是能从里面找到属于自己的盟友……”

    说到这里,庆三爷沉默了片刻突然低声说道“我总有一种直觉,我觉得早晚咱们满人也会被肖乐天给生生挖出一块出來……”

    嘶……在场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气氛立刻沉默了下來,也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幽幽的说道“还用得着肖乐天挖吗?现在咱们自己都已经打成一锅粥了,辛酉年间闹了一会,现在六年过去了,又原样來了一次……”

    “哎……前天跟山脚下交火的时候,对面的是我延庆庄子里的一个家生子,现在正在九门提督哪里吃粮,听他对我说梅勒又带兵去打塘沽了,说是要趁着肖乐天不在掏他的腹地去……”

    “三爷您跟我们说句实话,这肖乐天到底死沒死啊?”

    “就是就是……现在西太后势大,如果梅勒再把塘沽那座金山给抄了,西太后又有兵又有钱,那时候可就谁人都制不住了……”

    人群七嘴八舌的说來说去,浑不知身后的福慧已经惊恐的抖如筛糠了。

    庆三爷沒法回答这些个问題,也不想回答因为他很清楚,身边这些人的头脑完全理解不了肖乐天他们所生活的那个世界,鸡同鸭讲纯粹是白费力气。

    可是就在这时候,绮望楼里的东太后突然开口了“福庆……我问你几个问題?第一,你觉得梅勒进攻塘沽,有几份胜算?第二、你为什么说肖乐天不会造反?你的凭证是什么?第三,我想问问你,你和肖乐天相处最久,他的本事你到底学会了几成?”

    隔着窗棂的太后开口了,这群说话的太监和侍卫赶紧转身跪地请安。而慈安仅仅说了一句平身,就死死的盯着福庆,眼神所到之处,三爷汗毛成片的起立。

    “奴……奴才…不敢妄言……”

    “不要自称奴才,你好歹也是大清的官,好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洋务官,还是平身回话吧……至于说什么妄言?呵呵,哀家连口茶都喝不上了,还管什么妄言……”

    周道英一听这话,委屈的顿时哭出声來,他噗通跪倒在地“主辱臣死啊,是奴才沒伺候好,是奴才的罪过啊……呜呜呜…”

    “别哭了,去开几个二毛带來的罐头肉,给值夜的侍卫们熬锅热乎肉汤喝……现在是同舟共济的时刻,只要我们能度过难关,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哀家都不会负了你们……”

    “谢太后…”众人纷纷叩拜谢恩。

    庆三爷这时候也放开胆量,他站起身來沉思片刻“太后,微臣先回答第一个问題。梅勒进攻塘沽,如果肖乐天在塘沽的话,梅勒连半分胜算都不会有,我甚至可以猜到,如果梅勒知道肖乐天人在塘沽,他甚至都不敢进攻……”

    “如果肖乐天不在塘沽,紧靠剩下那三百多新军防守的话……我想梅勒取胜的机会应该有五成,不不不……我觉得他胜利的机会也只有四成罢了…”

    “什么?一万大军攻打一个三百人防守的特区居然机会只有四成?你福庆也太能吹牛皮了……”正在屋脊上眺望战场的老祖宗这下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三爷拱了拱手“老祖宗你不懂,塘沽现在被肖乐天经营的那是铁桶一片啊,三百新军数量虽然不多但是靠的都是深深的战壕和铁丝网进行防御,而且特区的围墙高大无比,上面还有神射手训练护卫……”

    “特区只有三面围墙,东面一侧就是码头,咱们大清又沒有海军,所以特区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物资补给,守十年都沒有问題……”

    三爷眼睛盯着窗棂后的慈安,突然面色凝重的说道“不仅如此,特区里还有数百洋人在里面工作……我甚至怀疑这些洋人都会主动参战的,这不是危言耸听,我至少有九成的把握…”

    “啊…”慈安一声低呼,手一斗差点把一枚长长的珐琅指甲套给掰断了“洋人会掺合进來?肖乐天到底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哪有什么好处啊,特区里面有人家洋人的股份,人家保护自家财产当然要尽心尽力了,洋人可不认咱们的皇帝,他们只认自家的财产……”

    就在这时,突然半身腰传來一阵低呼,紧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二毛和几名侍卫急匆匆的跑了过來,二毛手里还抱着一个黑布包裹。

    “太后……外面的消息可算是送进來了,请屏退左右,外面的局势有大变…乖乖,今天这三千两银子花的真值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