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617 核心的利益

正文 617 核心的利益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翁同龢震惊了,他难以想象曾国藩居然会说出这么诛心的话出來,居然旗帜鲜明的替肖乐天说活,这还是大清的臣子吗,难道说五十万湘军让曾国藩也起了歪心思。

    一股寒意从后腰往上窜,那一刻翁同龢感觉到了绝望。

    但是他不敢跟曾国藩翻脸,别看他可以怒斥肖乐天,但是他绝对不敢呵斥曾大帅,湘军的势力早就遍布朝野,朝廷现在正想尽办法安抚曾国藩,他们和清流也只剩下大义名分这一条绳索束缚湘军了。

    朝廷的对曾国藩的态度非常的统一,那就是捧着他当道德君子,用好话使劲的把他往忠臣堆里面推,张口闭口都是圣人言青史留名什么的。

    在真实的历史上,满清和清流就是这样用道德绳索來栓死曾国藩的,他的家书,他的冰鉴,他的诗歌语录都被朝野集体吹捧,当时那个架势就是要塑造出一个新圣人來。

    湘军里面的将领不是沒做过黄袍加身的准备,尤其是九帅曾国藩,野史中记载他都已经做好了举旗的准备,所谓天国圣库神秘失踪,也很有可能成为了湘军造反的资金储备了。

    说实话朝廷已经拿不出什么手段來对付曾国藩了,打也打不过,用钱收买朝廷还沒人家江南富,至于什么暗杀之流的想都不要想,那就是不可能的。

    最后沒法子,还得从儒家里面找绳索,想來想去还是道德绑架最有用,倾全国舆论之力就把你曾国藩塑造成圣人君子,我看你最后要不要脸。

    翁同龢作为清流领袖他太清楚这一套战略了,所以他可以怒斥肖乐天,但是他却不敢说曾大帅半句坏话,哪怕现在曾国藩当面说出了违逆朝廷的言论,他翁叔平也得老实的听着。

    “大帅啊,如果您都这么想了,那么国朝可就真完了,他肖乐天有兵有钱现在又來邀买人心,这就是造反的前兆啊,难道说几十万湘军打下的太平江山,最后要拱手送给肖乐天不成。”

    “国朝平定几场大乱着实不易,天下百姓乱极思静,需要休养生息啊,这时候怎么能容忍肖乐天破坏这來之不易的和平呢……”

    “够了,你翁同龢真是读书读傻了吧,你口口声声说要和平,要与民休息,另一方面还在鼓动我和肖乐天开战,你就沒觉得自己左右矛盾吗。”

    “琉球是大清的藩国,肖乐天的藩国丞相身份是人家尚泰王钦封的,合理合法咱们国朝凭什么说他是叛逆,就算他带兵,也是人家琉球的内政,堂堂一国丞相带几千兵难道还多吗。”

    “再说说那个塘沽特区,本來就是朝廷下旨同意的,新军作为特区护卫的身份也是朝廷上过了明路的,你们不宣而战最后居然把造反的帽子扣在人家头上,你当天下人都是瞎子不成。”

    一通呵斥,翁同龢冷汗直流,统兵百万的大帅身上自有其威风煞气,只知道读书的书上又怎是他的对手。

    “大帅……大帅这是要抛弃皇上了吗,大帅不可啊……”翁同龢都快被急哭了。

    曾国藩心里暗爽,我让你装,跟我掉书袋,还跟我玩弯弯绕,你还嫩的很呢,不过既然翁同龢服软了,曾国藩也就达到目的了。

    他轻哼一声“哼……朝廷怎么出了你们这么多敢做不敢当,只会惹祸不会善后的糊涂蛋,若是我要抛弃皇上,两年前我就带兵进京了……”

    “你要记住,忠君不是你这个忠法,朝政也不是你们书生脑子里的想当然。”

    翁同龢一听大帅口风渐软赶紧打蛇随棍上“是是是,老师说的对,弟子受教了……”

    解除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屋子里又是一片和谐,曾国藩这才正式开始点拨这名小他十九岁的未來名臣。

    “朝政到底是什么,不是你所说的公理正义,也不是你所说的大义名分,所谓朝政其实就是各种力量相互倾轧并最终达到平衡罢了……”

    “你也别说什么天下百姓的漂亮话,那都是唬人的,你翁同龢会不动官为牧,民为羊的道理,远的不说了驱赶百姓冲阵的计策到底是谁想出來的。”

    一句话说的翁同龢脸色紫涨,嘴唇动了几下就是不敢张嘴。

    “哼……这件事我就不提了,可是三天后的大朝会上,你如果还跟今天这样的愚蠢,等待你们的必定是惨败。”

    “请老师教我……”这回翁同龢总算是服气了。

    “谈判就是做买卖,总得有个讨价还价不是,你不能占尽风头,总不能好处全都给了你们,别人一点都不留。”

    “拉电报线你们说不行,搞报纸你们还说不行,推广西学也是不行,在京师卖点便宜米更是不行,不行不行总是不行,那么我问问你们,这个态度是谈判应该有的态度吗。”

    “就是你们这一次次咄咄逼人的不行,堵住了所有谈判的可能,结果人家用嘴得不到的东西,只能用拳头用洋枪來抢了,都到这时候了,你们还不醒悟吗。”

    说到这里曾国藩啪的一声砸碎了酒杯“六年前英法联军为什么带兵进攻北京城,又为什么烧了圆明园,明明外交谈判就能解决的问題,你们何苦搞出这么一场兵祸來。”

    “我不是给洋人开脱,洋人想传教,想开港口,我心里也是反对的,可是反对不代表封闭谈判之门啊,在谈判桌上吵的不可开交,总比大军开战要强吧。”

    “同样是一份条约,在谈判桌上谈出來的,跟敌人用刺刀逼出來的能一样吗,就算最后结果还是向洋人低头,可是不用打那场必输的战争,我们何至于丢了京城和圆明园。”

    这可真是振聋发聩的一番言论,翁同龢当时脑子一晕,他万万沒想到曾国藩会说出这么一番道理出來。

    是啊,如果当初《北京条约》《天津条约》是在谈判桌上签订的,那么条件应该不会这么苛刻吧,至少战争赔款是不用了,圆明园也不会被烧了。

    还是自古以來天朝上国的那点脸面作祟,记吃不记打棺材不顶在门上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无脑自大毫无智慧可言,别看天天琴棋书画的,写出诗文足能传世,可是都是一群小聪明,沒有大智慧。

    象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包括李鸿章、张之洞这类的文人,才是真正拥有大智慧的高才,下马能安民,上马能管军,识时务不迂腐,知道什么叫灵活变通。

    如果六年前那场战争主帅是曾国藩的话,大清绝对不会输的那么惨,顶天洋人拿走点传教权和口岸经商权,至于战争赔款那就是甭想,因为战争压根就不会发生。

    翁同龢哆嗦着嘴唇说道“当年……当年朝廷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北京城内凡是企图和洋人谈判的都被扣上了卖国贼的帽子,那时候朝野上下就是一个声音……天朝上国的脸面不能丢。”

    “看看……这就是愤青误国啊,只图一时嘴巴爽了,要知道这个世界实力为尊,你们沒有战胜人家的势力,还要鼓捣朝廷去打仗。”

    “呵呵,反正最后死的也不是你们,到时候脑袋一缩当起了乌龟,活着干脆就否认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把责任往朝廷和军队上一推,你们倒是成了忧国忧民的君子了。”

    “叔平啊,你是清流公认的领袖这不假,但是你自己可别真让那些愤青给蛊惑了啊,你自己心中得有个一定之规啊。”

    “三天后的大朝会上,你仔细想想什么是你们的核心利益,什么又是次要可以放弃的别总想着所有好处都是自己的,小心什么都想要,最后什么全都丢了啊……”

    “核心的利益,可以放弃的利益……”这几个字就如千斤的橄榄一样含在翁同龢的嘴里。

    “我们不能放弃的,就是皇上,就是大清的江山啊。”老翁如梦呓一样的自言自语起來。

    “切……”曾国藩冷笑一声“好好想想吧,你们的核心利益真的是皇上吗。”

    夜已经深了,最后翁同龢也沒问出核心利益究竟是什么,或许这种事情只有他自己才能给出答案吧。

    送走了翁同龢,九帅瞧瞧來到大哥的身边不屑的说道“大哥何苦跟这些人废话,除了一张嘴之外什么本事都沒有,就算是好心也不过就是办坏事的料……”

    “哎……毕竟我和他父亲还是有几分香火情面的,能点拨还是要点拨一下的,至于他是不是能悟出什么來,那就要看他们自己的了……”

    说话间花园里吹來一阵西北风,卷着地上的枯叶哗啦啦的响,九帅赶紧从亲兵手里接过一件银狐披风加在大哥的身上。

    “大哥啊,夜风太凉了,咱们进屋去吧。”

    “冷点好啊,冷点人的脑子就会更清醒,但愿肖乐天刮起的这股寒风能让朝廷清醒一下……你知道吗,西厢房里摆着一支翡翠如意,就是昨日慈禧太后送來的。”

    “呵呵,如意如意,如我的心意,这就开始向我抛橄榄枝了,为了把持朝政这个女人是真豁得出去啊。”

    “哦,那老妖婆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要我说就吃掉他们的香饵,最后还不给他们办事,六年前他杀肃顺的时候,谁在乎过我们的感受,现在用到咱们了,知道送如意了,今天咱就不让她如意……”

    提到了肃顺,曾国藩沉默了,这个救过左宗棠性命,又力保自己练兵的满清大学士,爱新觉罗的子孙,郑献亲王济尔哈朗七世孙,郑慎亲王乌尔恭阿之子,这个亲汉臣而恶满臣的顾命八大臣之首,已经再也回不來了。

    “雨亭啊,你是我所见过的满清皇族里,最重用汉臣的,你也是心思最开明的,如果你还活着,也许大清的洋务运动、工业化就不会这么艰难了吧,可惜你走的早啊……”

    回想恩人的点点滴滴,曾家老哥了都留下了两滴老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