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630 游学之路

正文 630 游学之路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京师的大街小巷走出了一条条洪流,分散驻防在京师的新军开始整装待发,在整齐的口号和无数百姓复杂的目光中,一支支军队走上了大街汇成更大的洪流,想广渠门外进发。

    那一刻京师的空气顿时为之一滞,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天到來了,人们内心非常的复杂,对于新军他们有点狠,毕竟满大街沒了大拇指的八旗兵都是新军造的孽。

    而且这个时代民众还沒有彻底抛弃满清,他们觉得新军就是异国的军队,攻占了四九城让所有人都沒了面子。

    可是新军带來的变化是真实的,米价恢复到了康乾盛世之时,龙须沟变成了旅游区,所有的胡同街道焕然一新,老百姓们就沒见过这么干净的北京城。

    更何况肖乐天还拐走了他们的圣君,这让大家伙心中都不是滋味,总感觉怪怪的。

    最终还是那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和吃屎的孩子第一个憋不住了,那些带着红袖箍的女人,还有吃过新军糖果的孩童第一个冲上去。

    “你们真的要走了,你们还回來吗,丞相以后不管我们了吗。”

    “兵叔叔,你们还会给我们糖吃,给我们讲故事么……”

    一切的问題都沒有答案,回应他们的只是沉默,很快孩子们就哭开了,那些红袖箍大婶们也都抹眼泪了,从古至今未曾见过的铁军,一支从不扰民纪律严格的新军,今天真的是要离开了。

    情感的闸门一旦放开那是会传染的,女人和孩子的悲戚同样影响了男人们,想想丞相给大家带來的几个月好生活,他们也是知道感恩的。

    四九城送别新军的百姓已经越來越多了,哭泣还有低声的问候,所有人心情都很压抑,他们看见了人群中顺天府衙役的身影,还有九门提督兵丁仇恨的目光,百姓们不敢过分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他们知道今天一旦说错话等待他们的沒准就是年后的打击报复。

    朝廷在整个同治五年就沒干一件漂亮事儿,尤其是满清朝廷更是脸丢到茅坑里了,他们惹不起肖乐天,但是可以拿百姓出气,尤其是这群让肖乐天养肥的百姓。

    沿街的米店终于又开张了,满眼仇恨的老板手里攥着米价一百文的木板,就等新军滚蛋就要挂牌了。

    “这群贱民,吃了好几个月的百米,养的够肥了,老子给你们减减肥。”

    还有那些藏在人群中的便服官员们,心中早就合计要多加点练新军税了,肖乐天给百姓们撒的那点油水,用不了半年就得全回到朝廷的手里。

    就在洋人钟点指向上午九点之时,**广场南边的大清门突然开放正中的大门,一身黄袍的同治皇帝和肖乐天在一群新军的簇拥下终于走上了北京城的大街,出现在了百姓的眼前。

    四九城所有百姓都轰动了,他们纷纷跪拜在街道两边山呼万岁,很多人甚至激动的热泪盈眶。

    “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一路平安,游学顺利哦。”

    晚清是满人统治的末期,越是这时候统治者的心就越封闭,四九城的百姓已经很久沒见皇帝的身影了,相反在康乾盛世的时候,皇帝都是经常出现在民间的。

    有时候沒落就是从封闭的心态开始的,当帝国的统治者都是被深宫妇人养大一辈子都沒出过京城,这样的皇帝带给帝国的也只有无尽的衰亡。

    同治帝在这段时间内整个人的气质彻底焕然一新,在景山居住的时候,他可以敞开的玩火枪,新军最精锐的神枪手当皇帝的教官,全世界各种各样的步枪小皇帝玩了一个够。

    还有马修、雷奥这些西方人,更是带來了一摞摞的异国风情照片,肖乐天只要有空了就带着小皇帝在北海边上滑冰车,开烧烤会,一边吃一边听肖乐天吹嘘海外天边的美景。

    随便抓起一张照片出來,都能给小皇帝讲半天,嘻嘻哈哈的一点都沒有当帝师的样子。

    肖乐天非常清楚孩子们的心理,一个十岁的孩童你天天给他立那么多的规矩,他不逆反等什么呢,只有顺着他的情绪走,在大是大非上立规矩这才能事半功倍呢,可不是鸡毛蒜皮一把抓。

    短短十几天的功夫,同治帝已经对肖乐天崇拜的五体投地了,肖乐天俨然成了小皇帝身边的第一帝师。

    “陛下,可以向百姓挥手了,记住我教你的方法,不用怕,你是皇上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天经地义的……”肖乐天低声的提醒道。

    小皇帝脸红扑扑的,点了点头扬手止住了仪仗队,只见他翻身下马,走到路边一名跪着的老者面前。

    “老人家,您年龄大了,不要跪着了地上寒啊……请起,请起。”说完小皇帝就去搀扶那名老头。

    跪着地上的老头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八旗闲汉,一辈子沒干过什么出息的事情,一看皇帝居然搀扶他,当时老泪长流膝盖发软。

    “陛下折煞老奴了……我是皇上的奴才啊,应该跪,应该跪。”

    “朕让你起來就起來,看你的年龄也到耄耋了吧,我还小呢,敬老是应当的,來人……”小皇帝一招手,二毛手捧一个大托盘上面全是鹰洋。

    “过年了,朕要游学去了,不能再护佑你们了,赏你几枚银币,算朕敬老了,來拿着……”说完塞在老头手里面五枚鹰洋。

    老头已经感动的嚎啕大哭了,这不就是戏文上的圣君吗,我这糟老头子免跪不说还给银子钱。

    同治帝沿着跪拜的人群慢慢的走去,凡是年长的老者他都亲自搀扶好言抚慰,并给五枚银币的赏赐。

    那些总角小童也有赏赐,小皇帝摸摸他们的头说几句吉祥话,然后给一枚银币当压岁钱。

    “好好长大,健健康康的,将來一定是个读书的好苗子……给你一枚,也给你一枚。”

    “诸位长者,朕要远行游学去了,请诸位子民莫忘莫忘……不要忘了我爱新觉罗载淳,不要忘了我同治帝。”

    在同治帝身后跟随的清流儒臣们一个个跪在地上痛哭圣君,就连他们都被小皇帝给感动了。

    这就是一次秀,一次肖乐天提前排练的作秀,在古代中国老百姓那见过这种深入民间演戏一样的作秀啊,所有人都被感动的痛苦流涕。

    雷奥和马修在人群中记录下了所有的一切,相信用不了多久皇帝亲民的照片就会传遍整个大清国,同治帝的威望将极大的提升。

    这是肖乐天的未雨绸缪,他知道皇帝离开权力中枢,自然会有很多野心家跳出來,不说别人,就一个恭亲王奕?就沒法保证他的忠诚。

    现在唯一能帮助小皇帝的只有他在万民中的声望了,只要把圣君的声望值刷的高高的,民间的力量就是小皇帝最大的助力。

    莫说一句好言无用,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口口相传的力量无比巨大,尤其是封建王朝里,皇帝早就被神话了,天子能够如此爱民,可以想象亲眼目睹过今天的百姓都将成为皇帝的死忠。

    一路走,一路抚慰万民,清朝的四九城远沒有后世那么大,当小八万的银币分发完之后,广渠门已经近在眼前了。

    现在所有的百姓都知道小皇帝是一名尊老爱幼的圣君了,在百姓们朴素的价值观里,一个尊老爱幼的皇帝,不是圣君也是仁君,而且是千古难寻的明君。

    长街上到处都是哭声,小皇帝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所有的人,满城现在只有一个吼声“万岁一路平安啊……一路平安。”

    到处都是哭喊的百姓,到处都是万岁的吼声,长街上人们磕头都磕疯了。

    肖乐天也被感动了,他揉了揉眼角的泪光心中想到“该死,我这个被前世影视、新闻作秀熏染的油盐不进的铁人,今天怎么也被感动了,哎……这个时代的百姓太淳朴了,欺骗老实人真有犯罪感啊。”

    沒错,这个时代百姓可沒见过新闻和影视作品,甚至连报纸上的舆论引导都沒经历过,人们淳朴善良的有些迂腐,只要你稍微做做样子,他们就会被很容易的感动。

    就在肖乐天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从人群中冲出一群头上扎白巾的儒生,打头的正是在家养病的翁同龢。

    老翁也被小皇帝的作秀给征服了,他哭的鼻涕泡都冒了出來,横在仪仗队的前面冲着肖乐天大吼道。

    “呜呜呜……肖乐天,陛下乃是千古圣君啊,你要是让陛下受到一点的伤害,老夫就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翁同龢吼的脸都变形了,他跪在同治帝的面前,额头猛的撞在地上“皇上啊……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臣好狠自己啊,我狠我的无能,我狠我怎么就护不住皇上。”

    说到这里翁同龢突然带着一群清流翰林,冲到肖乐天的面前,吓得龙爷差点挡在丞相前面,不过这次老翁不是來打架的,他们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推金山倒玉柱,向肖乐天跪下了。

    “东海肖丞相,我们不是你的对手,我们这一跪是为了皇上跪的……万里游学路,无数风霜雨雪,求您看在大清亿万百姓的面上,看在朝廷的面上……求你照顾好陛下,他还小呢……”

    呜呜呜,一群儒臣失声痛哭,所有人都给肖乐天跪下了。

    广渠门前准备给皇帝送行的朝中大臣们,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还有恭亲王、醇亲王等人也都压抑不住情绪了,一个个全都跪在了地上。

    “肖乐天……陛下就托付给你了……请善待陛下啊。”

    同治五年,1866年的小年,爱新觉罗载淳,跟随肖乐天于广渠门出京,踏上了漫漫游学之路。

    注:一个大阶段终于收尾了,后面的故事将会更精彩,历史上针对坂本龙马的刺杀这次还会不会成功,日本的明治维新就要开始了,肖乐天会如何应对,全新的舰队如何组成,留学普鲁士和美国的学子们会遇到什么样的大事件。

    还有同治帝的游学,又会遇到怎样的离奇经历,一切都在后续的剧情里面。

    好吧,现在依然是心净宣传书友群的时间了,116253076这是大清隐龙的书友群,心净请求大家加群,沒有别的意思,因为心净的一些近况只会在书友群里宣传的。

    还有无线阅读基地,也就是和阅读的读者们,你们的留言心净都看到了,但是我沒法回复,因为有些话我只能在群里面说,而不能在人家网站的地盘里讲。

    所以希望粉丝们加群,这就是一个沟通信息的渠道,沒有别的意思,您來了哪怕就是潜水呢,我也不会说什么的。

    两个手腕的腱鞘炎又犯了,太痛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