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642 少年中国说

正文 642 少年中国说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琉球受到太平洋季风的影响,属于典型的大洋气候,在这里西伯利亚吹來的冷风已经势力非常弱了,整个岛屿气温非常的舒适跟中国北方初秋时候的温度差不多。

    放眼望去整个海盗郁郁葱葱都是绿色,空气中都是潮湿的咸味完全沒有一丝一毫的北中国常见的土腥味。

    同治帝兴奋的站在床头看着无比繁华的港口兴奋的问东问西。

    “那艘船是不是西班牙的国旗,那一艘是不是花旗国的,码头上高高耸立的架子是什么,山岭上黑洞洞的是不是就是保护了那霸的首里城炮台……”

    小皇帝兴奋的跳來跳去,异国风情真实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可比黑白照片还有水彩画上來到直接。

    肖乐天拍了拍他的脑袋笑着说“升旗,告诉琉球我肖乐天回來了……”说话间一面肖字大旗猎猎升空,飘扬在罗马号的桅杆顶端。

    呜呜呜……港口顿时一片悠扬的海螺号声,到处都是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丞相回国喽……丞相大胜回国喽。”

    海面上各国商船紧急避让,汽笛声响彻云霄,海面上礼炮齐鸣,所有人都对这位传奇的东亚首相表达了由衷的敬意。

    要说在亚洲欧洲人在那个国家最规矩,那就首推琉球了,新军这场跟法国远征军的攻防战,结果震惊了整个世界。

    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琉球必败,十艘战舰数千海军陆战队对付一个太平洋的岛国,那还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尤其是这个国家最精锐的军队都被肖乐天给带到欧洲去了,法国人用的还是偷袭这一招。

    结果让人大跌眼镜,所有东亚观察家们就沒想到这个岛国的抵抗会这么激烈,好像亚洲人对西方的那点恐惧心理在此刻全都消失了一样。

    直到最后法国人甚至只能依靠龚半伦的毒计去撬开琉球的防线,而最终的结局更是让人惊愕,法国强大的陆军都已经登岛了可是最终的结果还是失败。

    肖乐天最后的现身给整个攻防战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整个法国远征舰队彻底失败了,布鲁斯少将带着残余的战舰退向香港,而莫里哀则变成了肖乐天的俘虏。

    战果传到欧罗巴,整个西方世界震惊了,虽然法国方面一直抵赖不肯承认失败,他们的宣传一直说这只是一场平局,他们最后还是要报复等等……但是龟速在香港的舰队出卖了他们,英国医院里装满了法国伤兵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法皇的声望顿时一落千丈,国内反对派势力大涨,一个不能带给法兰西胜利的皇帝要他有什么用,民众在大革命时候埋下的革命火种又有点死灰复燃了。

    于法国相对应的就是肖乐天的声望大涨,美国、普鲁士几乎成了肖乐天在西方的义务宣传员,东亚胜利的消息足足持续了各家报纸半个月的版面。

    还有新教,这些从天主教里分裂出來的异端,曾经和教皇发动持续几十年的宗教战争,甚至连荷兰这个国家都是由新教徒创建的。

    而法国历代皇帝都是天主教的绝对拥趸,历代法国皇帝都需要教皇的正名才能顺利登基,拿破仑家族出了三代皇帝,后面要是沒有教皇的撑腰那是根本就得不到民心的。

    宗教冲突自古以來就很残酷,新教现在拿肖乐天当东亚第一觉醒者,亚洲传教事业能否超过天主教去还要仰仗肖乐天的兵威呢,这时候不讨好肖乐天还等什么时候去。

    美洲、欧洲的新教教堂集体动员,所有牧师开始给教民宣传肖乐天所做的一切荣耀事迹,在他们的嘴里肖乐天甚至成为了上帝派往东方的第一大天使。

    强大的军队和经济力量,在加上宗教的拼命洗脑,这时候的欧洲人对肖乐天是又敬又怕,当那霸海湾出现肖乐天的身影后,整个港口的洋人甚至比琉球军民更家狂热。

    汽笛声和礼炮声响彻云霄,所有船只上的船长、大副、水手们都立正向罗马号敬礼,甚至连法国人的商船也得低头行礼。

    罗马号缓缓的靠上了栈桥,码头上到处都是欢迎的百姓,数不清的新军在维持秩序,很多人甚至都被挤到了海里换來一阵哄堂大笑。

    可是罗马号已经停泊了半个小时了,拔刀队员们都已经全部登岸了,可是人们还是看不到肖乐天的身影。

    一身戎装的野平太在人群中大声宣扬丞相的命令“奉丞相令,所有军民立刻疏散,各司其职,各自工作生活,不要迎接……你们都散了吧,刚刚丞相已经乘坐小艇秘密上岛了,估计现在都到首里城了……”

    “散了,都散了……”人群无比惋惜的摇头散开了。

    肖乐天确实不愿意因为自己让整个港口陷入瘫痪,民众的热情是好的,但是不能让这股热情耽误了生产生活,而且人多了也容易出现意外,这是谁都不愿意看见的。

    肖乐天带着同治帝还有龙爷等一行护卫,从七星山登陆沿着盘山小路千万首里城,毕竟尚泰王是名义的国王,肖乐天回來还是要拜见他的。

    从这条路走不可避免的就要路过最威武的首里炮台,280口径的安防巨炮就藏在钢筋混凝土的工事里面保护着整个海湾。

    同治帝早就听说过东亚第一巨炮的威名了,二毛私下可沒少跟他聊琉球保卫战里的事情,对于这门功勋卓著的巨炮早就想亲眼一见了。

    不过当他们逐渐靠近首里炮台之时,却听头顶上传來一阵朗朗的读书声。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变声期特有的嗓音念着由肖乐天抄袭的《少年中国说》一股乳虎初啼的阳刚之气扑面而來,同治帝不由的听呆了。

    “少年强则国强,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好词句,好热血,这是谁的文章。”小皇帝一脸崇拜的问道。

    肖乐天有点脸红,前世梁启超的名作,自己随便改了改就剽窃成自己的了,就凭自己这点古文功底非说这文章是自己做的,也真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龙爷可沒那么客气“是丞相,是丞相所写的《少年中国说》我猜到了,这是又有一批孩子要远渡重洋留学去了……这已经是求学学子们的惯例了,只要走出国门的学子,都要在琉球血战之地宣誓、断发……”

    同治帝看肖乐天的眼睛都冒小星星了,能写出这样雄浑大气的文章,东海肖丞相名不虚传。

    等到大家走上首里城炮台后,果然看见十几名年轻人正在举行落发仪式,一名年长的伤残老兵正在给一个个年轻人剃头。

    “直隶……刘岸辰……此次留学普鲁士,断发以明志,请老兵落发……”

    “直隶……邱威……留学普鲁士,请求落发……”

    “北京……姜育恒……留学普鲁士,请求落发……”

    “北京……恩养众颜兴请求落发……”

    一名名年轻人走上前大声的报名,那名老兵只是用剪刀仪式性的减掉了辫子,然后捧过身边的一身黑色西装,轻声勉励几句。

    “孩子一路走好,记住我这条腿是被法国人炸断的,我们沒有他们的炮厉害,所以我们只能被动挨打……”

    “听丞相的令,早日学成归国,别贪恋他乡的富贵荣华,要给咱们也建大大的兵工厂,咱们也要打出去。”

    这是一群恩养众,刚刚从清国乘坐海船來琉球集合的,在这里他们将进行最后几个月的训练,尤其是军事训练,肖乐天要让他们成为一支有纪律的学生军。

    在琉球有无数纪念仪式要他们参加,肖乐天希望他们能够带着对母国的骄傲离开这里,让他们知道根究竟在什么地方。

    “丞相。”就在仪式即将结束的时候,一名眼尖的琉球留学生看见了炮台水泥矮墙外的肖乐天,在场的人全都兴奋了起來。

    “新军八连三排一班,退伍兵严虎给丞相敬礼。”缺了一条腿的老兵用胳膊夹着拐杖,向肖乐天行标准的军礼,眼眶中饱含泪水。

    肖乐天眼睛也红了,他快步走过去扶住老兵严虎“好好好,退伍了你也是新兵一员,退伍了你也是老虎一只,民族复兴之路上有你的功劳……”

    说到这里肖乐天目视面前的孩子点了点头“看样子你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也就十**岁,年龄小的也就十四五岁,这次关山万里去欧罗巴,怕不怕。”

    “不怕。”所有孩子挺胸抬头大吼道。

    “好,不怕就好,记住我教你们的少年中国说,少年强则中国强,从今往后你们永远要给我记住了,当有人问你们为什么中国会如此羸弱,你们应该怎么回答。”

    肖乐天大吼道“你们应该指着自己的心,向全世界放言,中国之羸弱责任在我,从今天起,我肖乐天的所有官兵军民只能有这一个回答。”

    “中国之羸弱,责任在我,我们要铁肩挑起未來,未來是属于敢担当者的,不是那些推诿的懦夫,你们要永远记住这一点,中国如何强,责任在只在我们自己的身上。”

    同治帝心中咯噔一声,他脑海中一下子就回忆起庸庸碌碌的朝堂了,那些有功劳抢的飞快,有罪过只知道推诿的官僚们,谁能说出这样的话。

    “大清如果不改暮气,早晚真的要亡国。”

    心净大乱谈:人生一世难免会有推诿的时候,我现在的生活不好,可以埋怨社会,埋怨父母,甚至埋怨祖先国家,但是就是沒有人埋怨过自己。

    是啊,人生最难受的不是遭到命运的磕绊,而是自己批评自己,自己否定自己,脆弱的面皮里面包裹着一个自私的小我,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出了错,这种自我纠错的过程痛苦无比,会把自己撕得粉碎。

    但是人生就是这样,不进行自我否定就很难有所寸金,人说活着就是一场修行,而修行哪有那么轻松愉快的。

    活着很艰难,而活明白了更艰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