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655 江南财神

正文 655 江南财神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让日本人吃点苦头沒坏处,这群过河拆桥的家伙才得到一场胜利就要翘尾巴了,几次暗示新军可以直接登陆日本,但是那四大藩主和倒幕的高级领袖们就是装听不懂。

    还是对外族不信任啊,肖乐天清楚在他们的心中,一直认为胜利的功劳只属于他们自己,新军给予的武器装备支持只不过起到极其微小的作用,再加上日本人对功劳有一种异乎寻常的贪婪,生怕别人分走一丝一毫,所以拒绝肖乐天的好意也就在所难免了。

    至于坂本龙马、高杉晋作这样的开明派在日本国内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而且这些人早早晚晚也会让自己人给折腾死。

    就在肖乐天会晤日本來客的时候,在海港最霸气的乐天洋行交易大厅里,范镰老掌柜遇到了闻名已久却未尝一见的同行,红顶商人胡雪岩。

    今年四十四岁的胡雪岩一身湖绸长衫,外套银狐坎肩,远远一看北地财神范掌柜赶紧快走几步拱手行礼。

    “后辈胡雪岩见过范老掌柜,祝老掌柜康健……”说完一摆手,身后的二掌柜张啸文大步流星的走了上來,双手捧着一根沉香为把、乌木为杆、镶金嵌玉的老龙头拐杖。

    “范老掌柜是我们商界的不老青松,小辈沒什么好礼物相送,一把沉香龙头拐不成敬意。”

    “客气了,雪岩客气了……”范掌柜足足的受了他一礼,结果拐杖试了试还别说真的挺趁手的。

    二人落座上茶,胡雪岩才抿了一小口就感觉不对味了,这茶叶很明显是去年的陈茶啊,虽然看叶片茶汤也算是明前的好茶了,但是陈了一年就是不如新茶有味道。

    这又不是发酵茶讲究个年头,绿茶喝的不就是个新鲜劲吗。

    范镰一看就知道胡雪岩在想什么“呵呵,雪岩是不是觉得这茶有点陈了,“

    “不敢不敢,老掌柜手上的宝贝后辈肯定是看不懂的,这茶一定有我不懂的门道……”

    “哈哈哈……什么狗屁的门道的,这就是陈茶,别说我待客不周,其实在琉球就连我的姑爷,东海肖丞相平日里喝的也是这样的茶……”

    “啊,丞相也喝这个茶。”胡雪岩一脸的不可思议,在他的心中,丞相远征欧罗巴、攻克京师最后还带走皇帝陛下,这样的实权宰相不敢说酒池肉林那样的享受,至少也不应该如此的寒酸喝陈茶啊。

    “你不用一脸不可思议,我那姑爷就是这样,给自己花钱都是能省就省,茶叶、美酒、美食什么的都不在乎,只要沒有坏还能用他都不会挑拣……”

    “但是一旦提到做大事,他是一分钱都不会省,就比如新军穿的军靴、武装带、军服等等,本來我采购的是15银币一套的中档货,可是让丞相一看居然还有20银币一套的高档货,结果就把我的计划丢一边去了……”

    “还有琉球的经济布局,很多厂子我都沒有听说过,过几天你有空去北面大海上看看,大清现在电报线还沒有动工,但是琉球已经开始铺设海底电缆了,那都是钱啊……”

    胡雪岩听的钦佩万分连连施礼“丞相布局不是我等能看透的,万万沒有想到丞相生活居然如此简朴,这次我來琉球带了一批新茶,希望能当面献给丞相,不知道能否有幸拜见丞相……”

    “哈哈,放心吧,我那姑爷沒有那么大的架子,他早就想见见你这位红顶商人了,要说纵横江南商界的传奇人物,谁不想亲眼看看呢……”

    南北两大财神聚首,沒撞出万千火花出來,相反的却温文尔雅如同多年老友重逢一样,谈天说地、谈古论今,直到最后张啸文带着太监小四喜匆匆而來,才打断了二人。

    “老掌柜,告罪告罪,贵人传唤,我得去了……”

    “慢走,慢走,回头我在丞相府摆酒给你接风,到时候我们再细谈……”

    胡雪岩乘着轿子沿街而上,他的心中惴惴不安,二掌柜带來的消息差点沒吓死他,陛下亲自传唤他岂敢不來。

    陛下究竟想要干什么,为什么会说出那么一番话还写了那一行字,几千年的士农工商分类岂是他能够推翻的。

    也许陛下只是想要一笔启动资金练兵,如果那样我究竟应该割多少肉呢,五百万两,一千万两,我的事业刚刚见抬头,江南的经济也刚刚开始恢复,如果陛下要太多了那以后的生意可就真的沒法做了。

    惴惴不安的胡雪岩在轿子里胡思乱想,这次他实在是乱了阵脚了,如果是朝廷里的大员张嘴找他要钱,他自然有各种各样的手腕去推脱或者借势,可是今天遇到了皇上张嘴找他要钱,他可就不知所措了。

    中国人几千年來对皇权的敬畏让他不敢对皇帝的要求有丝毫的拒绝,可是如果皇帝的要求自己办不到或者会元气大伤怎么办,胡雪岩这些日子已经愁白了头。

    突然轿子外面一阵密集的枪声惊醒了他,打开轿帘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來到一处军营的大门外,太监小四喜正在和哨兵交涉。

    靠着丞相给小皇帝发的特别通行证,一行人很快就进入了军营,不过轿子可抬不进去,胡雪岩只能低调的走进军营。

    胡雪岩也是去过湘军大营见过平叛长毛的大战役的,可是就算他见多识广,等走进军营后也被这里面的杀气震的不寒而栗。

    整个军营透露出來的气势只能用严整肃穆來形容,所有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的,操场上身穿统一军装的士兵正在站军姿,豆腐块一样的方阵横竖斜都是一条直线,一个个如同人性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在军营东侧的山坡上,一百多士兵正在进行实弹射击训练,刚刚惊醒他的枪声就是从这里传來的。

    小皇帝载淳就在队伍的最前面,他跟其他所有的新兵一样趴在泥地里,手里的毛瑟后坐力非常大,震的他整个身子都抖起來了。

    载淳还是年龄太小,力量无法控制住火枪,五发子弹脱靶一发剩下的四发也都离着红心十万八千里了,等教官下令起立集合后,载淳已经委屈的掉下了眼泪。

    岛津大郎沒有搭理载淳,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能四发中靶就已经很不错了,假以时日这个叫同福的孩子一定是一个好兵。

    “今天的实弹射击训练,你们做的很不错,为了奖励你们今天可以提前半个小时解散,准备去吃午饭吧……”

    新兵队伍解散了,这时候藏在角落里的胡雪岩才发现对面那个晒的黢黑的孩子正迎面向他走过來,脸上带着和年龄非常不相称的成熟。

    小四喜赶紧低声说道“这就是陛下。”胡雪岩惊的差点跳起來,但是旁边的二毛一把就堵住他的嘴了“噤声,现在陛下的身份是保密的,跟着我们走,去屋里面谈……”

    载淳从胡雪岩身边走过,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单人间,这是师傅给他为数不多的特权了。

    “臣胡雪岩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呜呜呜……”胡雪岩磕头请安,最后居然哭了出來。

    “嗯,胡爱卿这是何意,怎么就哭起來了。”

    “臣心疼啊,万万沒有想到陛下居然亲自和士兵一起训练,如果不是几位公公告知,在下都不敢认……呜呜呜。”

    同治帝今天的表现让胡雪岩诧异莫名,他怎么也想不到跟着肖乐天游学的陛下居然变成了这样。

    “呵呵,我和新军一起训练有什么奇怪的吗,非要坐在宝座上听朝臣们的叩拜,然后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正确了,何不食肉糜啊,我以前那里知道咱们这个大清已经千疮百孔了,两次和洋人的交手都失败了,败的一点都不委屈……”

    “师傅不止一次说过,商人永远是社会中眼光最超前的,怎么今天一点都不象啊,看來看去你跟那些文官儒生们也沒什么不一样的……”

    胡雪岩被小皇帝说了一个大红脸,他赶紧磕头认错“陛下是千古明君,微臣不过就是在野的一颗草芥,陛下教训的是……”

    “行了,别说假大虚空的漂亮话了,如果嘴上表忠心就能信,我大清这些年也就沒这么多的兵灾了,那些战场上的逃兵之前那个嘴里不会说漂亮话呢。”

    “在琉球这次军训,让朕彻底明白了,过去的一切都不可信,八旗不可信、绿营不可信、满人贵胄不可信、汉臣督抚也不可信……人人都是一肚皮的小心思,嘴上说一套背地里行一套,自家的利益高过一切,我这个皇帝也不过就是一名孤家寡人罢了。”

    “陛下……”屋子里的人都跪下來了,一个个低泣不已。

    “算了,我有不是责怪你们,我只是阐述朝廷的现状罢了……正因如此,朕才要振作起來,我要亲手打造属于我自己的力量……”

    “我要跟师傅学习,赤手空拳的打造出我的嫡系,我不依赖任何人,我更不相信什么大义名分塞给我的遗产……靠着祖宗的庇护执掌一国算什么本事,朕想要的就是改良这一国,让大清真正的中兴起來……”

    “胡爱卿,朕已经开始征召嫡系了,朕要带着他们一起摸爬滚打,从新兵营里走出來,我们也要在战场上用生命和鲜血拼出一个未來,总有一天我会拥有属于我自己的铁军。”

    “而这一切都需要金钱作为后盾,我只想问问你这位江南财神,愿不愿意跟朕做这样的大事业,只要你不负朕,朕就不会负了你。”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