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691 最后一根稻草

正文 691 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

    新式现代化军队和老旧的中古军队相比,差距可不仅仅是装备,更重要的是人的思想,中古思维的军队就算全部装备上了现代化的洋枪和大炮,如果战术思维跟不上也注定就是失败。

    今天这场大阪城血战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三万西南联军都是倒幕四藩最核心的力量,其中火枪的装备数量达到了一万三千多支,可是光有数量是无法形成战斗力的,整场战役联军的思维依然停留在中古时代。

    由于是攻城战,所以火枪手一直都是辅助性的兵种,他们只能在城墙外进行火力压制,完全无法形成有效的杀伤,真正的战斗还是由武士和足轻们來完成的。

    这就是法国人的狡猾之处了,从一开始他们就制定了非常有针对性的战略计划,在沒有重炮的支持下,纯粹的火枪手进行攻城战,其作用还不如人家普通的武士和足轻兵呢。

    而由于种种原因,肖乐天对西南四藩的重武器都是处于禁运的状态,大口径的火炮手雷炸药包还有加特林重机枪,这些肖乐天都不会提供给他们。

    而西洋的军火商人也都得到了肖乐天的警告,未來想要琉球大笔的订单就必须按照丞相的规矩來。

    其实19世纪中叶,欧洲人早就有了武器禁售这个概念了,最先进的武器人家是不会拿出來贩卖的,亚洲大大小小的军火贩子,现在其实都在帮欧洲消化库存。

    由于普奥战争证明了后装枪的先进性能,现在全欧洲都掀起了一场步枪的更新热潮,现役军队和仓库里所有的前装枪都遭到了淘汰,可是这些步枪也不能白白丢到啊,结果战火纷飞的亚洲成了军火商人们的目标。

    大清国正准备平定西部回乱和新疆的叛乱,这是大生意一定要抢,日本倒幕运动也燃起了战火,这也是商人们的重点目标。

    可是仅此而已,亚洲的军阀们现在能从欧洲人手里买來的也只有这些淘汰的破烂了,真正最先进的武器亚洲除了肖乐天能搞到之外,其他人谁都甭想买到。

    西南四藩不止一次向肖乐天请求采购火炮还有新式的炸药最次也得卖给点手雷啊,琉球的手雷品质那是有口皆碑的。

    但是由于种种政治上的考虑,肖乐天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只是提供了不少步枪而已。

    沒有火炮和炸药的支持,攻城战就变的异常艰难,很多时候西乡隆盛甚至对西洋武器产生了怀疑,既然七成的战斗都是靠太刀的长矛解决的,那么为什么还要花费巨资去采购西洋武器呢。

    有这种思想的人在联军中不是一个小数字,尤其是那些低层狂热的武士们,他们在这场战争中已经对西洋武器产生了极大的怀疑,这种怀疑心理甚至造成了对坂本龙马的敌视。

    坂本龙马是倒幕力量最重要的一个钱袋子,他的海援队几乎沒打过几场仗,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进行贸易,其中大部分都是跟琉球进行贸易。

    日本的黄金白银土特产甚至粮食源源不断的流入到琉球,换來的是一船又一船的洋枪,可是现在看看这些巨资买來的武器在战场上作用居然也沒有想象的那么大,一股不满油然而生。

    可是今天,当法国人训练出來的德川新军踏上战场之后,全新的战术彻底颠覆了他们的想象,所有人这才知道火枪应该是这么用的。

    严酷的射击纪律保证了所有火力集中投放,现代化的军事操典让普通的百姓很快就成为了一个个麻木的战场零件。

    他们可以顶着弹雨按照军鼓的节奏整齐进军,他们能抵近到五十米的近距离密集射击,他们还能按照指挥官的节奏进行步炮配合。

    在这些日本武士的眼中,那些炮弹几乎是擦着士兵的脑瓜顶飞过去的,一波又一波的炮弹在联军冲锋的人潮中切割出死亡区域,高爆炮弹一次爆炸就会形成数千高的破片,嗖嗖的四处激飞,收割着生命。

    爆炸切断了冲锋的人潮,让敌人无法形成连续绵密的攻击波,随后火枪队在指挥官的命令下开始集中火力射击,消灭那些冲在最前面的敌人。

    两次火枪齐射之后,后方的火炮也做好了再次射击的准备,紧接着又是一次密集射。

    西南联军这辈子也沒见过这么有效率的杀人方式啊,一个个只能用更疯狂的嘶吼來鼓舞自己的士气,战场上到处都是鸭子给给板载的吼声。

    人类的躯体再强大,也无法抵挡炮弹和子弹的进攻,联军的士气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等到他们看见敌人更多的援军从树林中走出的时候,再强大的精神力量也得崩溃。

    “敌人的援军……天啊,居然还有那么多,敌人的援军不是三千……”

    “败了,我们败了,我们中计了,德川家就是用大阪城当诱饵,放干咱们的血,然后让这些新军补上最后一刀……”

    “死在这里吧,让我们玉碎在这里吧。”

    混乱的战场上到处都是绝望的吼声,被武士道洗脑的士兵们非但沒有退缩反而更加疯狂的开始了进攻。

    法国总指挥歇多万放下望远镜扭头都松平容保说道“现在我已经有点佩服你们了,明知道必输无疑,却还要起战斗,那个‘玉碎’到底是什么意思,算了我回头会去寻找答案的……”

    “传令炮兵,延伸射击,火力向敌军大本营覆盖……就算炸不到,我也要吓吓他们,我就不信了,武士很厉害,难道那些幕后的大人物也很厉害吗。”

    歇多万话沒说完松平容保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不行,绝对不可以……仁和宫亲王就在大本营里,不能伤害亲王殿下。”

    歇多万就跟看怪物一样的盯着他看“战争,我们现在是在打仗,我要的是胜利,我管他是不是亲王呢……炮兵听我命令,向敌军大本营射击……”

    “不,我们都是天皇的臣子,我们德川幕府并不是叛逆,我们所争夺的无非就是用何种治国理念來治理日本罢了……”

    “西南四藩认为退出天皇就能复兴日本,可是我们不这样认为,德川幕府二百年的统治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改革应该由幕府提出这才更有执行力。”

    “我们起战争,其实就是要避免更大的战争,如果联军胜利了,那么我们日本可就真的陷入内战之中了,支持幕府的大名和西南诸藩绝对会不死不休的,天知道内战会打多少年。”

    歇多万是一名纯粹的职业军人,他不懂复杂的东方政治哲学,什么狗屁的动战争是为了避免战争,这是什么狗屁的道理呢。

    “对不起,我是一名职业的军人,我不是政客,这些话我听不懂……开炮。”

    一声令下,十二门火炮调高仰角,在火炮手的测量下弹道曲线很快就被算了出來,紧接着炮口喷射出白烟和烈焰,十二枚高爆炮弹直扑大营而去。

    日本军人不是沒见过大炮,但是他们真的沒想到线膛炮居然比滑膛炮射程远这么多,原以为稳如泰山的大营顿时升腾起一朵朵黑烟。

    一时间整个大营一片混乱,仁和宫亲王惊恐的瘫软在地上,他亲眼看见营地大门口几名士兵的腰都给炸断了,内脏流了一地。

    “走……快离开这里……”亲王怪叫一声,带着侍从扭头就逃了。

    这可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武士道精神从來都是不怕死的,但是死要有价值,西南四藩打出的旗号是尊王攘夷,天皇是他们的旗帜。

    而亲王殿下是天皇的代表,御锦旗就是他带來的,三万联军就是为了天皇而战斗,可是谁都沒有想到大家都在喊着玉碎去赴死,怎么亲王就第一个逃了呢。

    大本营距离德川新军炮兵阵地实在是太远了,炮弹打到这里已经沒有什么准头了,就是在营地门口的空地上炸了那么几,总共死了沒有十几个人,但是对于一直养尊处优的亲王來说这场景已经是地狱一样了。

    被武家圈养了好几百年的皇族和公卿们,早就沒有什么血勇了,别看他们嘴上说的很漂亮大气,一个个都舍生忘死如勇士一样,但是真到了战场上他们也就是在大本营装装样子罢了。

    可是现在仁和宫亲王居然连装样子都做不到了,几炮弹就让他吓破了胆,敌人距离他还四五里地远呢,他居然就逃了。

    一股悲凉从在场人的心中涌现,这就是他们要效忠的皇室吗,我们为了天皇已经死了上万人了,可是到最后皇族却第一个逃走了。

    “该死的,我们的命也不是大风刮來的,我们也是父母生养的大活人,我们凭什么白白去死,走吧,我不干了……”

    逃跑这种事情,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当第一名足轻选择扭头逃离战场之后,恐惧就如病毒一样疯狂的传播。

    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到最后足足有数千士兵选择的撤退,西南联军的士气此刻彻底崩溃。</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