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713 载淳的爱情故事

正文 713 载淳的爱情故事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

    爱新觉罗.载淳,大清入关后第八位皇帝,国号同治死后谥号穆宗,历史上的同治可以说集幸运与不幸为一身,命运遭遇坎坷离奇,在历代帝王中他的经历也算是让人眼前一亮的。

    六岁登极,十九岁病死,坐了十三年龙椅,匆忙走完十九年人生,人们说他是幸运的,生为皇储,在历史的舞台上并沒有有所作为,却有一个“同治中兴”的雅誉,享受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尊荣,沒有兄弟跟他竞争,安安逸逸地过着锦衣玉食,钟鸣鼎盛的生活,他死后,人们又津津乐道地讨论着他的死因,他本身的政事不堪一提,他的名字却因丑闻轶事而大噪人心。

    同治帝的去世,根据正史记载是死于天花,但在民间流传甚广的是,他因微服逛妓院,染上梅毒而死的,同治死于梅毒的说法通过野史小说电影等通俗载体的渲染而家喻户晓,流传于世,皇帝有嫖娼之爱好,绝非同治一人,可是,好多皇帝嫖了一辈子,都还干干净净,无损威名,可这同治帝,却因嫖送命,因嫖坏名,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其实,热闹的背后,却遮藏了宫廷的隐痛和感伤,子非鱼不知鱼之乐,亦不知鱼之悲,同治失落在**,但又岂能用**说清其中之原委之悲剧,这位年青皇帝,6岁继位,在登极大典上尿了龙椅,每天应景做皇帝,到养心殿摆样子,皇太后垂帘听政,紧握权柄,18岁那年,在娶老婆的问題上和他母亲慈禧产生了严重分歧,自信长大了的他便展开了与母亲针锋相对的斗争,去夺取人生第一份权力,爱的自由。

    据《清代外史》记载,同治帝选皇后的时候,慈禧看中了侍郎凤秀家的闺女,凤女“艳绝侪辈”,但是“举止殊轻佻”;同治帝和东太后慈安却都看中了清朝唯一的“蒙古状元”崇绮之女阿鲁特氏,凤女长得相貌平常,可“雍容端雅”。

    最后,斗争的结果是他得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但同时必须得搭配一个他不喜欢的女人,阿鲁特氏为皇后,凤秀女封为慧妃,事情沒有由此而结束,慈禧太后一直耿耿于怀,看见婚后同治与皇后“伉俪綦笃”,这就更加激起了满腔的不快。

    一个三十八岁的女人,守了十二年孤枕岁月(或许是吧),漫长的日子中,她再沒有近距离接触任何异性,身边的儿子,无疑就是她生命的全部,她本就因儿子择妻不合己意而生闷气,如今现竟不似往日之稚朴爱慕,只与新妇缠绵厮守,不由得生出几分不合时宜的嫉妒。

    故谕示载淳:慧妃贤明淑德,儿宜多加体贴;皇后年少,礼节未娴,儿不应太过耽迷,误了政事,一条冷酷的家规,毫不保留地显露了慈禧对阿鲁特氏的反感,这对仍然沉醉在新婚燕尔的小俩夫妻无异当头棒喝。

    这位天子,恋既不易,离又不能,可谓正处于恋离两难之困境,青葱岁月,却过着尴尬苦难的夫妻生活:想与喜欢的女人相宿,可母后不准;和自己讨厌的女人同床,自己却又不愿意。

    帝后之间的政治斗争被引申到了床上,无可奈何的他的反抗之举,就是干脆卷起铺盖终年独宿乾清宫,隋文帝说:“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其言也哀,其声可悲,世人都想做皇帝,却不知人在其位,难当其身。

    同治帝得天时而不得人和,想振兴大清业绩,恢复先祖荣耀,但时代不允许,环境不允许,母后不允许,傀儡之身,任由摆布,只有噤不声,但还是动辄得咎,慈禧不仅左右着儿子权力,还要左右着儿子的爱情。

    同治被压得灰心,面对前途无望,壮志难酬,他选择了自暴自弃游戏人生,一个幽深禁垣之中的惟一男人,一个红墙绿瓦内培养出的畸形儿,一个皇宫大内里面的“多余人”,在高贵的宫廷之中寻找不到的东西,他却在花街柳巷中寻找到了。

    据说,有人给他进“小说淫词,秘戏图册,帝益沉迷”,于是晓事太监无良侍从带他到宫外作风月之旅,他常留恋忘返崇文门外的酒肆戏馆花巷,在一条不归路上渐行渐远。

    野史记载:“伶人小六如春眉,娼小凤辈,皆邀幸。”又记载同治宠幸太监杜之锡及其姐:“有奄杜之锡者,状若少女,帝幸之,之锡有姊,固金鱼池娼也,更引帝与之狎,由是溺于色,渐致忘返。”

    自戕的同治终于病染沉疴,弱不能支,同治十三年(1874年)十二月初五日,同治帝在皇宫养心殿衔憾而去,其实不管同治帝到底是死于天花还是花柳病,但是有一点史学界是公认的,那就是同治帝的嫖宿大大的伤害了他的身体,皇宫和朝廷上的诸多不顺也伤害了他的心灵。

    两股猛火相互攻伐,最终让他的生命定格在了19岁,而他和皇后之间的爱情最终也受到了慈禧的诅咒。

    《我的前半生》曾记载这事:一天同治病重,皇后前去养心殿探视,被慈禧皇太后知道,慈禧大怒不已,闯入暖阁,“牵后以出,且痛抶之”,并叫來太监备大杖伺候,据说皇后情急之下说了句:“媳妇是从大清门抬进來的,请太后留媳妇的体面。”慈禧怒不可竭,同治被吓昏而去从床上跌落在地,慈禧见状,才未对皇后动刑,可这一惊一吓,也重病的同治又掉了几分魂魄,急传太医入阁请脉,但已牙关紧闭,滴药不进。

    末代皇帝溥仪当然是沒见过这个场景的,但是皇宫大内的老太监宫女们肯定是见过当年的场景的,从这些人嘴里得到的消息往往比正史还可靠三分。

    前世的悲惨故事今世肯定是不会套在同治帝的头上了,由于肖乐天的横空出现已经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走向,离开紫禁城游学的同治帝必将摆脱过去的命运。

    但是肖乐天能改变载淳的命运,却无法改变他的本性,甭管他的爱情故事有多么的悲催,但是有一点谁都沒法否定,这家伙就是一个色胚,一个骨髓里都冒黄水的色鬼。

    别看载淳今年才11岁,但是骨子里的根性是改不掉的,面前这个浑身破衣烂衫的日本女孩子,一下子就征服了载淳的心。

    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盯着小皇帝,脸上一道道的尘土污垢也掩盖不住她白腻如羊脂美玉一样的皮肤,唇白齿红看上去就跟一颗甜美的樱桃一样,载淳真想冲上去狠狠的咬一口。

    再看看她的身材……好吧,**岁的小姑娘肯定是看不出什么來的,但是载淳当时就有一种感觉,这女孩长大了身材绝对一级棒。

    铃木太一看陛下的样子就不敢说话了,周围的太监侍卫和卫兵们也表情古怪。

    “你不要怕,生了什么事情,朕给你做主。”不由自主的载淳就把朕这个字给带出來了,好像在暗示自己与众不同的身份一样。

    这个日本小姑娘当然不知道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她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贵气,这绝对是可以救她的大人物。

    “我叫春菜,就住在后面的山中,今天出门挖野菜,结果……结果就遇到了这两个坏人,他们把我掳走,说是要把我卖到江户去……”

    “后來,看见贵人出來打猎,他们害怕坏事暴漏,结果就捂着我的嘴藏在树丛里,后來我趁他们不备咬了他一口,这才逃出來求救……”

    载淳这时候已经被迷的五迷三道了,他一听也不求旁证勃然大怒“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拐卖人口……拖下去枪毙。”

    杀两个日本盗贼,对于6战队员來说一点都是不值一提的屁大小事,两名士兵拖着哭喊求饶的日本盗贼走到树林深处,不一会就传來了两声清脆的枪声。

    载淳微笑着看着春菜“我送你回家好不好。”春菜羞涩的点了点头,载淳一伸手“來吧,上我的马,我送你回家……”

    这时候二毛开口了“不行,陛下万金之躯不能和贱民一起骑马,让她乘坐侍卫的马去。”

    “哎呀,二毛你这是干什么,你是丞相的义子,怎么学会了腐儒那一套,什么贱民不贱民的,我不在乎……”说完不顾二毛的阻拦,伸手就去拉春菜的手,准备把她带到马背上。

    两只手握在一起,滑腻的感觉让载淳心中一荡,就在他准备用力往上提的时候,突然春菜眼神一变,两道寒光射向载淳,只见她空余的左手突然伸到怀中,一把雪亮的匕被抽出,直奔载淳的胸口刺去。

    “陛下。”这时候只有二毛距离皇帝最近,他大吼一声从马背上冲了过去,一把就抱住了皇帝并撞下马去。

    二毛的后背已经沒有了防护,那把匕狠狠的刺入后背直至末柄,鲜血噗的喷了载淳一脸“快……快抓刺客啊……”

    春菜一击得手,根本就不顾自己的性命,也不逃跑紧追而去,另一把匕从她的怀中掏出,这次直奔的就是爱新觉罗载淳的咽喉。

    “鞑子皇帝,你去死吧……”本书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